<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十七章 观美
    慕婳见胖丫蜷缩般睡在身侧,莫名童心大起,伸手去戳胖丫红扑扑的脸庞。

    “呜呜。”胖丫向一旁躲闪,喃咛:“小姐又欺负我。”

    “小丫头,该起身了。”

    胖丫睁开眼睛,撩起幔帐看了一眼天色,“都这么晚了?坏了,坏了,小姐还没用早膳!”

    慌忙跳下床榻,胖丫捂着仅仅穿裹胸的胸口,寻找昨夜同小姐疯闹时丢掉的亵衣,小姐太坏了,总是弄得人痒痒的。

    “慢点,慢点,不着急。”慕婳头枕着手臂,意味深长的说道:“秀色可餐,我很饱了。”

    胖丫明知小姐是故意逗弄自己,心还是忍不住碰碰乱跳,“谁有小姐颜色好?您才是真正的绝色!”

    偏偏小姐仿佛不知她颜色有多好。

    在小姐眼中,好似任何平庸的女孩子都是美人,都应当得到尊重或者疼惜。

    就连她这样卖身为奴的小丫鬟都能被小姐宠在手心里,好似一下子成了高贵的,独一无二的女孩子。

    慕婳支撑起身体,捋了捋头发,这具身体的颜色的确是天下少有得好,可惜……麻烦更多。

    “小姐,您怎么了?”胖丫关心的问道,“您是担心去陈家?”

    “今儿咱先不去陈家,我带你去看一场热闹。”

    慕婳是爱美的,喜欢漂亮衣裙和首饰,既然是女孩子,她长得又好,便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尽情享受做女孩子的好处。

    然她却挑了一件素色马面裙,梳了个长辫子,选了一套银饰戴在身上。

    在胖丫疑惑的目光中,慕婳抿嘴一笑,“我不美吗?”

    没有华服美饰,慕婳清纯动人,宛若枝头绽放梨花,纯白无瑕。

    应了那句话浓妆淡抹总相宜!

    胖丫不自觉回道:“很漂亮。”

    只要小姐不把脸涂得同挂了白面似的,整个宛城就没比小姐更漂亮的女孩子。

    即便在京城,小姐都算是有数的美人。

    慕婳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总要为小慕婳守孝三月,证明世上还有人记得她。

    今日正好是城隍庙赶大集,十里八乡的人几乎都来到城隍庙,使得宛城格外热闹,人声鼎沸。

    有人烧香祈求一年平安,有人提着自家的产出,期盼能卖出个好价钱,还有人专门为自家的媳妇儿女买布料的。

    亦有一些精心打扮过的富庶人家女孩子从小轿子上下来,她们身边自是好不了粗使婆子和壮汉保护。

    这些女孩子多是相约一起来城隍庙烧香,彼此关系极好,凑在一起谈笑风生,令阳光都明亮上几分,成为城隍庙门前一道最靓丽的风景。

    一路走来,慕婳一个劲给胖丫买一些零嘴,胖丫左手拿着糖人,右手提着板栗,吃得自是不亦乐乎。

    慕婳笑着抹去胖丫嘴边的污渍,“慢点吃,又没人同你抢?”

    胖丫羞红脸庞,“您看,您看,是县尊大人的千金,啊,宛城第一才女也在。”

    慕婳依然专注帮胖丫弄完后,才把目光移到一众小姐们身上,赞叹道:“梅兰竹菊,各有千秋,都是美人呀。”

    “嗯嗯。”胖丫先是点点头,随后认真说:“没小姐美!”

    “小丫头学会讨好本小姐了,继续说,本小姐愿意听。”

    慕婳笑容灿烂,从不曾因为自己过于美丽就担心太引人注意,或是谦虚否认女孩子特有的美丽。

    不过她还是更愿意欣赏美人。

    城隍庙香火鼎盛,大姑娘小媳妇进进出出。

    慕婳领胖丫向略显清净的茶楼走去,相比较酒楼,进出茶楼的人多是长衫的文人或是有几个闲钱追求风雅的公子哥。

    胖丫亲耳听过慕婳说,要尝遍美食,建议:“左侧的一品轩是咱们宛城最好的酒楼,听说厨子最擅长炒菜,被一品轩的老板从京城有名的酒楼挖过来的,您喜欢美食,不如去一品轩。”

    “茶楼视野好,方便欣赏美人。”

    慕婳负着手,“能让我放弃美食,也只有美人了。她们结伴出行,青春靓丽,若少人欣赏赞美,于她们也是遗憾。况且我推迟去陈家的理由不是为一品轩,找个好地方看王管家……”

    “对哦,您让王管家向被欺负过的人赔罪。”

    胖丫着急向茶楼冲去,一定要帮小姐占个好地方,“王管家赔罪之后,宛城人就知晓小姐您是无辜的,他做得腌臜事,小姐都不知情。”

    慕婳身形消失在茶楼门口。

    聚在一起的闺秀们小声议论,“方才那人是慕小姐?她……她颜色好似更好。”

    慕婳在欣赏美人时,不知有多少男男女女在偷偷欣赏她。

    慕婳并没感觉出任何的异样,顾盼生姿,沉稳洒脱。

    “不知陈四郎会不会后悔?”

    “咯咯,他还有功夫后悔?我看他如今只能抱着书本苦读,早日高中,还能赢些尊重。”

    “这你就猜错了,他地位越高,慕小姐名声越显赫,他能高中,有大半都是慕小姐督促得来的。”

    小姐们凑在一起,说起前两日在静园门口的事端,饶是陈四郎品貌出众,但慕婳凭着一首诗词赢得女孩子们的好感。

    哪个女孩子都不希望有男子在家门口写提写诗词,讽刺自己有眼无珠,嫌贫爱富。

    “对了,对了,我记得你同说过。”其中一个女孩子轻轻捅了捅没有说话的同伴,小声问道:“你曾遗憾陈四郎同慕小姐的定亲,现在他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你的机会不就来了?陈家虽是清贫了一点,陈四郎可用左手应试,肯定能中秀才。”

    当得知这门婚事时,宛城的女孩子都为陈四郎惋惜过,慕婳配不上俊俏文雅的陈四郎!

    同伴目光闪烁,扬起下颚,“慕婳都不要的陈四郎,我会稀罕?”

    *****

    茶楼中,小二不停在慕婳面前道歉,“对不住,楼上雅间都满了。”

    不仅楼上满了,楼下也没空地方,和慕婳抱着同一个念头的人不少,都是来欣赏美人的。

    正准备出门,慕婳眼前一亮,喃喃道:“原来真有身披彩霞,令日月无光的少年!”

    “柳三公子,快请。”小二殷勤的迎上去,不由自主放轻声音,“您定得雅间空着,西湖龙井已帮您备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