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十五章 内情
    长明灯浮在水面上,一飘一荡,顺引进来的水流飘向远处。

    远去的灯光忽明忽暗,一如慕婳的人生晦涩不明。

    “十三爷,咱们是不是把王管事捉回来?”

    一直充作木头桩子的国字脸男子稍稍移动脚步,跪伏在眺望长明灯的慕云跟前。

    他比慕云大上十余岁,已有而立之年男子的成熟,本身又是世袭锦衣卫,在锦衣卫中也是一方实权人物。

    当初被指派给十三爷时,陆鸣极是不服气,瞧不起病怏怏的慕云。

    晓得慕云被慕婳‘虐待’,被一个静园管事欺负,对慕云的轻视之意更浓,别说静园的管事,便是永安侯府,陆鸣都可随意去得。

    刚一见面,病秧子慕云就露了一手,轻轻松松把陆鸣打得没了脾气。

    让陆鸣彻底对慕云言听计从得是昭狱的一幕。

    慕云躺靠在软椅上,一边咳嗽,一边吩咐对庭讯之人抽筋拔骨,许多闻所未闻的审问手段和刑具令见惯世面的陆鸣不寒而栗。

    此后慕云顺利坐上锦衣卫十三太保的位置。

    他是十三太保中资历最浅,年纪最小的一人。

    论计谋之深,手段之阴狠凶残,陆鸣觉得在十三太保中间,十三爷是头子!

    偏偏无论是在锦衣卫都指挥使,还是在厂公陈公公的眼中,慕云都是一个病弱的美少年!

    所有凶残的事都是他们这群跟随慕云的属下做的,慕云只是比别人聪明一点罢了。

    锦衣卫都指挥使更看中慕云的谋略。

    从千户晋升为总旗的陆鸣觉得自己后背的黑锅很沉,然对慕云的敬畏深深扎根在心头。

    陆鸣觉得十三爷的志向高远,十三爷未必把刘指挥使放在眼中。

    慕云负手,背对单膝跪地的陆鸣,反问道:“你是不是忘记刘指挥使让我待在宛城的目的?”

    “……可是,王管事对您……属下怕他回侯府生事,破了您的计划。”

    倘若慕云心中还有一块净土柔软的地方,一定住着静园的主人——慕婳。

    陆鸣是最早跟随慕云的人,慕云外出办差时,会收集一些当地的小玩应。

    十三爷领人抄家时,也总会截留几件女孩子喜欢的珠宝。

    有一次,十三爷把玩一对祖母绿的耳环时,低咛一句,‘慢慢带它会很好看。’

    陆鸣曾陪十三爷在京城最富贵的地段购买过宅邸,比之永安侯府无论从地段上,还是装饰都要好上许多,左邻右舍多是真正的权贵名门。

    十三爷亲自设计庭院,命人按他的要求布置,打造家具,一草一木,他都要亲自过问。

    府邸最好的庭院自然是留给慕小姐,闺房中每一件摆设,慕云都是仔细推敲才能定下来。

    慕云曾在微熏时对陆鸣说过,此处宅邸是他和慢慢的家。

    十三爷有必须待在宛城的理由,然陆鸣清楚,十三爷不是只能留在静园。

    以十三爷今日的身份地位,根本不用受制永安侯。

    完成差事之后,慕云总会心急火燎赶回静园的柴房中受苦受难,陆鸣一度怀疑十三爷有病。

    后来才明白十三爷对慕婳用情至深,被薄待,被欺辱,依然把慕婳放在心尖上。

    慕婳定亲很突然,悔婚也很快速,他们看得是眼花缭乱,还没来得急向从昏迷中刚刚清醒的十三爷禀告……十三爷被慕婳赶出静园。

    不,是十三爷主动离开静园。

    并半夜三更不睡觉,在水边放用来祭奠亲人的长明灯。

    十三爷得知王管事等人被赶出静园后,派人去静园取根本不值钱的衣物。

    静园如今没有家丁护院,别说他们锦衣卫,就是个毛贼也能摸进慕小姐闺房。

    “王管事仗势欺人,曾对您不敬。他对慕小姐用心险恶,属下认为一旦他回到侯府,少不了编排慕小姐的不是……”

    “咳咳咳。”

    慕云的咳嗽声打断陆鸣的话,手帕轻轻捂上嘴唇,绢帕中间染上一抹鲜红,撕心裂肺的咳嗽之后,慕云平复良久,嗓音沙哑,“不必理会。”

    是不必理会王管事?

    还是不必理会慕小姐的危险处镜?

    虽然静园门口墙壁上留着慕小姐的劝学诗,才华横溢的陈四郎没讨得任何好处,然而慕小姐在宛城的处境依然艰难。

    以前还有护院在,毛贼们不敢妄动。

    一旦永安侯夫人再多些小动作,年轻漂亮且名声不好的慕小姐不得被风流好色的公子哥掠去?

    无依无靠的女孩子被乡绅糟蹋的事层出不穷。

    大秦虽可称为太平盛世,当今清正爱民如子,女孩子地位得到提升,然而再是政通人和的盛世在民间依然会有悲剧惨剧。

    “我说不必理会!”

    慕云突然抬高声音,似说给陆鸣听,更似在坚定自己的心。

    袍袖翻滚,慕云直径转身离开,宛若逃避什么,走得很快。

    陆总旗摸不清十三爷真正的意图,直到听见两名小旗的禀告,问道:“你们没说谎?慕小姐用两块点心就把你们教训了?把你们赶出静园?”

    两个丈高的汉子羞得满脸通红,讪讪点头,同时埋怨陆总旗不近人情,说什么大实话啊。

    “还好,还好。”陆鸣转头望向十三爷离去方向,“总算不用担心慕小姐被毛贼或是公子哥儿强行掠去。”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陆鸣总觉得十三爷将来会后悔。

    “陆大人,您看我们该如何向十三爷回禀?”两人最关心这件事,怕被十三爷责罚。

    “买两件旧衣服应付应付。”陆鸣脸色微变,好似发觉了不得了的秘密,捋胡须轻声嘀咕,“不会是十三爷故意试探……试探……”

    “试探咱们的办事能力?”两人不又是欣喜,又是担心。

    凡是经过十三爷考验的人都升官了。

    偏偏他们看轻慕小姐,办砸了简单的差事。

    陆鸣回以两人看傻瓜的眼神,一人一个脑蹦儿,“你们这对蠢货,还用得上试探?”

    回到干净舒适的卧房,慕云一头载到地上,脸色惨白,手臂颤抖取出随身携带的瓷瓶,倒出一颗一半黑一半红的药丸,吞进口中,“慢慢,二哥解决完杂碎,就会去找你,等等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