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十三章 认清
    闺阁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慕婳望进慕云的眼中,他瞳微缩,迷一样的漆黑蕴藏暴风雨般的愤怒,好似席卷一切,令天地失色。

    慕云面部肌肉紧绷,狰狞之色抹去病弱,精致的眉眼平添一抹冷峻,气势变得冷厉无情。

    他就是五年后的锦衣卫都指挥使!

    此刻慕婳毫不怀疑昔日听到的慕指挥使赫赫凶名。

    然慕婳一字一句的说道:“慕云,我不是慢慢。”

    慕云手臂一挥,宛若灵蛇吐芯朝向面前的女孩儿。

    慕婳眼前极快闪过一道残影,下意识仰头。

    她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男人捏住脖子,一只苍白骨感的手卡住喉咙,手臂上泛着淡青色的血管,骨结分明的手指只要轻轻用力便能捏断她的脖颈。

    饶是命门被控制,慕婳不见任何惊慌慌乱之色。

    慕云眸光微沉,慢慢的颜色十分出色,嫌少有女孩子比得上。

    她终于肯听他的话,洗去厚重的脂粉,除掉闪花人眼的珠翠金簪,她身上罩了一件素色妆花褙子,挑金线同色长裙,松散的发髻只用一根乌金簪子,有股说不出的立落洒脱,女孩子的瑰丽娇嫩,别有一番楚楚风姿。

    “慢慢。”慕云执着般喃咛,垂放在身侧的手缓缓抬起,抽掉慕婳头上的发簪,乌黑顺滑的发丝垂下,衬得她巴掌大小脸艳如海棠,“说,你是慢慢。”

    不知是不是错觉,慕婳竟然从慕云的威胁中听出颤音,以及一丝的祈求。

    明明被卡主脖子的人是慕婳,反倒像是慕婳拿捏住慕云的命门。

    “只要你肯答应,慢慢,我一切都依你。”

    慕云愿意把最好的一切都捧到慢慢面前,“你是慢慢,对不对?”

    声音已有不容错辩的哽咽,漆黑的双眸覆盖薄薄一层水雾。

    他该是后悔的!

    后悔慢慢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他没来得及保护她,没来得及给予她最想要的东西。

    眼见慢慢在小人的鼓动下,走向死路。

    她不知慢慢的灵魂是如何消失的,只记得她醒来时,枕头湿了大半,那个女孩子该是在绝望中默默消失的,带着对残忍世界的痛恨无奈,以及悔意。

    在灵魂离开时,她已经明白自己犯下的错。

    否则慕婳方才不会同慕云说话那般的放松随意,宛若嫡亲兄妹一般。

    只要她肯应允,凭着慢慢留下的记忆,她就是慕指挥使最疼的妹妹,捧在手心中的至宝。

    然慕婳坚定的说道:“迟了,慕云,你回来迟了。”

    慕婳从蛛丝马迹中推测慕云并非一直住在柴房。

    慕云将来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此时他已经入了锦衣卫,时常出门执行秘密任务。

    慕云在京城出入永安侯不方便,远不如在宛城,不易被人察觉。

    简陋的柴房根本很少人靠近。

    慕云再挑衅慢慢几句,以慢慢的冲动自然会对二哥置之不理。

    她再生气为讨好永安侯夫人也不会真想饿死二哥,更多是王管家阳奉阴违,处处针对慕云。

    手指轻轻下滑,滑过慢慢的额头,鼻梁,唇瓣……慕云神色恍惚,“为何为何不等我?慢慢,你为何不等等二哥?”

    眼泪顺着慕云的眼角滚落,澄澈的泪珠晶莹,亦是苦涩的。

    慕婳感觉脖子上的手轻了,他的手指最后眷恋般拂过她的肌肤。

    慕云转身背对慕婳,身影大半没入屏风的暗影之中,拉长的影子显得孤单而寂寞:

    “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代替慢慢……用慢慢的眼睛看尽世上风景,看清楚该遭报应的人如何凄惨哀鸣。”

    在慕云的腿跨过门槛时,听到身后一句:“对不起。”

    他的身体僵硬如岩石,动弹不了分毫。

    “慢慢说,对不起,二哥!”

    慕婳眼角微微泛潮,在那段艰苦清贫的日子,慢慢唯一的寄托就是慕云,而在慕云悲惨的童年中,慢慢是他唯一的光明。

    他们如同迷失在丛林中,被噬人野兽团团包围的幼兽,互相依偎,互相慰藉取暖。

    慕云率先挣脱枷锁,避开陷阱成长起来,而天真的慢慢却被陷阱和人心吞噬了。

    “她觉得不该苛责你而讨好永安侯夫人,不该不去过问你的衣食住行,不该同你争吵,不该不听你的话。”

    慕婳知晓此时的话对慕云的杀伤力有多大,然慢慢最后的意识让她不得不伤害慕云,逼慕云认清现实,慢慢的消失……慕云也有一份责任。

    “慢慢从未怪过二哥,她期望你得偿所愿,虽然她始终不明白你所追求的东西。”

    慕云的拳头深深陷入门框中,木屑划破他的手臂。

    他赤红染血的眸子盯着慕婳。

    慕婳挺起腰背,自然做出对敌之态,垂放在身侧的手缓缓握成拳头。

    方才她受制于慕云,并非是没有戒备,而是代替慢慢同慕云摊牌。

    慢慢未尽之言已经说完,她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无需再对慕云客气。

    慕云是个昳丽的少年,慕婳欣赏他的颜色,欣赏他的性情,甚至欣赏他对永安侯府的恨意,对庶出身份的抗争。

    慕云眼底的血红渐渐散去,随之消散还有方才对慕婳的纵容宠溺,她不是慢慢……慢慢真的消失了。

    昳丽的少年浑身散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轻轻扯了一下嘴角,“看在慢慢的份上,有难处,你可凭令牌找我。”

    一块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的令牌被放在慕云拳头砸出来的窟窿中,令牌上刻着蟒蛇,阳面刻着镇抚司三个字。

    慕婳赞赏般看向慢慢消失的慕云,他已经是北镇抚司实权人物!

    莫怪几年后,慕云便掌握整个锦衣卫。

    “小姐,小姐,慕少爷走了?!”胖丫气喘吁吁跑过来,“我拦不住慕少爷,小姐怎么办呀,外面的人一直不肯放过小姐。”

    王管家同护院都被小姐赶跑了,如今静园除了妇人小丫鬟外,再没能顶事的人了。

    慕婳懊恼般嘟囔:“还是二哥呢,令牌在宛城谁认识?”

    胖丫很是着急。

    慕婳懊恼来得快消失也快,摩拳擦掌道:“好在我从不曾指望过旁人,倒要看看谁敢打上静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