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十二章 坦白
    整支的金簪没入回廊柱子中,蔷薇簪头故意留在柱子外,足金打造的蔷薇好似原本就长在柱子上,静静反射阳光的光辉。

    慕婳从面前的首饰盒随意拿出一支簪子,随手挥了出去。

    王管家屁滚尿流,裤裆湿漉漉的,地上多了一滩的水渍。

    胖丫闻到刺鼻的尿味。

    慕婳继续挑拣首饰盒中的首饰,时不时拿出步摇戴在头上,或是在胖丫的头上比划,最终挑了一只石榴发簪插在胖丫头上,欣赏般颔首,“很合适你。”

    胖丫连连推辞,“不行,这枚簪子太贵重,我……”

    “首饰就是用来佩戴的,难不成我自己一个人能用得了这许多的发钗和簪子?放在首饰盒中只会让首饰蒙尘。”

    慕婳抓住胖丫正欲拔下发钗的手腕,“女孩子韶华之龄也就这几年,此时不美,更待何时?”

    随后又选了几样首饰,坠角送给胖丫。

    “小姐……”王管家鼻涕泪水横流,“奴才知罪,知罪!”

    慕婳这才从首饰上移开目光,让王管家心惊胆战得是慕婳手中还把玩着一根簪子。

    以前他但凡提起永安侯夫人,或是拿回京说事,慕婳总会听他的。

    然今日王管家看不透慕婳。

    人还是一样的人,眼前的慕婳让他害怕,令他涌起一股无所遁形之感。

    簪子在慕婳手中灵活的旋转,簪头垂下米粒大小的珠子因转动而莹莹发亮。

    “听说女孩子处置不听话的奴才总要分几步,动些手腕展现实力,起到杀鸡儆猴的效用,原本我想同你慢慢玩,一下子把你吓住显不出我是女孩子。”

    慕婳方才露那一手簪子入木,已足够惊人,他不敢同慕婳玩,小命要紧!

    “我是真心不想动拳头,太粗鲁,太暴力。会吓到胖丫,不似女孩子作为。”

    慕婳遗憾之意更重,话锋一转,“你鼓动我涂抹厚厚脂粉出门,让我满头珠翠,穿金戴银显得庸俗无知,在外惹事回来向我告状,请我出面维护永安侯府的名誉,使得在宛城我最不受人待见。”

    王管家头越来越低,不敢去看慕婳洞察一切的眸子。

    在屏风的慕云死死咬着嘴唇,手中的直裰被揉成一团,他们怎么没说慢慢被一个奴才欺骗利用?!

    他早该想到那个女人不会放过慢慢。

    不让慢慢声名狼藉,众叛亲离,她怎能凸显亲生女儿的无辜和美好。

    慕婳靠着椅子后背,身姿笔直中平添一抹慵懒,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这些事我都不打算追究,你只不过是忠人之事,在你主子眼里你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把你收拾得惨兮兮,你的主子会记得教训?似你这样的奴才,你主子怕是不少。慕婳倘若不是过于相信你们,急于回京,证明自己是勋贵小姐,露出破绽,便不会被你利用抓住短处。”

    慕云半边身体探在屏风外,慢慢,不值得,她不值得你伤心。

    唰,慕婳手中的簪子再次扔出,这回儿没入王管家面前的地面,簪头的花纹竟被慕婳抹平了……他尿意再次不由控制,湿了衣衫。

    “原本我只想做个安静的,无忧无虑的,娇花般的女孩子。”从慕婳的语气中不难听出真诚和向往,“你非逼我动手,一旦我动手,何时停手可由不得你们说得算,不是你们求饶,我就会收手。”

    砰砰砰,王管家疯狂般磕头。

    “你和你招来的家丁做了不少危害乡里的事儿,做错了事就要去向苦主道歉。”慕婳手肘撑着椅子扶手,托着下颚慢悠悠的说道:“领着你的狗腿子挨家挨户道歉,该赔礼赔礼,该赔钱赔钱,乡里乡亲若是原谅了你们,你们就回京城去,是向你们主子告状,还是说委屈,都随你。”

    慕婳眉间的红痣似火焰燃烧,“横竖我是不怕的。”

    胖丫痴迷望着自家小姐,什么陈四郎,柳三郎,慕少爷,宛城所有英俊的公子哥都比不上小姐!

    王管家仗着永安侯府势力和好糊弄的慕婳,他做了不少的欺男霸女的勾当,此时登门道歉,挨揍是一定的,能不能活着回京都说不好。

    他又不敢再欺骗慕婳。

    “怎么?你想留下来让我练手?”慕婳眸子闪过一抹亮光,“我正准备打一套飞镖刀具,你留下也不是不成……”

    王管家连滚带爬,“奴才这就去道歉,一定让小姐满意。”

    “等等。”

    “……”

    王管家不敢向前爬了,脸上挤出巴结讨好的笑,“您说,您说。”

    慕婳淡淡的说道:“静园的账本和田产地契,你还没交给我,倘若你在账本上动手脚贪了我的银子,你该知道怎么办,前几日你是怎么说陈四郎来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就不要你利息了。”

    “奴才,奴才一定还钱。”

    王管家以为慕婳不识字,贪墨银子的假账做得极是敷衍。

    慕婳这般聪明厉害,怎会看不明白假账。

    事实上慕婳未必能看得懂,她没受过看后宅采买账本的教育。

    在她手中流出的粮饷军需等开支数以万计,后宅这点小钱微不足道,说那番话只是诈一下王管事,听王管事说还钱,慕婳思索讨回多少银子合适。

    “还有,你不向二哥赔罪?”

    慕婳指了指慕云,“二哥和我不一样,他是堂堂正正的永安侯府少爷,入了宗族族谱,你只是侯府的奴才,狗仗人势欺辱二哥,也要分地方,我还管不了永安侯府,在我的静园,任何人都不得侮辱二哥。”

    王管家向慕云磕头,“二少爷高抬贵手,饶了奴才这张臭嘴。”

    噼里啪啦,王管家重重自打耳光。

    慕云一直出神的望着慕婳。

    听了十几巴掌耳光声,慕婳一抬手,“滚!”

    王管事在地上飞快的爬走。

    “胖丫,你去看看厨房的饭菜可准备妥当了。”

    慕婳打发走胖丫,侧头同慕云对视。

    “慢慢……”慕云轻声道。

    慕婳幽幽叹了口气,缓缓起身站在他面前,复杂且真诚的说道:“慕云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不是慢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