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九章 布局
    慕婳手指在水面上曲起,一下,一下轻轻弹着水珠,好看的眉头皱起,将来的慕指挥使同永安侯夫人是不是有关系?

    他倘若姓慕,除了慕婳的慕外,永安侯爷也姓慕!

    小慕婳记忆中那位端庄,贤淑,善良,慈悲的……母亲永安侯夫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她两世都为女儿身,从未弄懂过女人,都是在妙龄时就战死了,是不是因此不明白做母亲的心思?

    看着水面倒映出来的影子,皮肤纵然不够白皙,但是五官容貌精致,难得的好颜色,慕婳贪婪般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真是个美人呢。

    这辈子她要做个真正的女孩子,相夫教子,彻底体会一把做女人的喜怒哀乐。

    家族兴衰,国政征战的大事就让男人去操心。

    “小姐就这么放过陈四郎?”王管家咬了咬嘴唇,永安侯夫人让人代来吩咐不得不听,“陈家欠着咱们银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亲事不成,小姐您不必再好心宽容陈家,老奴明日就去陈家讨回银子。”

    “你是要去趟陈家。”

    王管家听到慕婳的吩咐,心中一喜,随后浴室的门开了,慕婳披着一件玫红外褂,披散着湿漉漉乌发走出来。

    因沐浴,她脸颊酡红,滴着水润的光泽,衬得她颜色越好,美得惊魂动魄。

    恰恰慕婳好似对自己的魅力无所察觉,狐疑问道:“你怎么好似看到了天人?”

    王管家赶忙移开惊艳的目光,磕磕绊绊的说道:“老奴这就去准备,定要让陈家吃不了兜着走……”

    “我是让你去陈家道歉,你多准备一些礼物,打听打听陈四郎的父母喜欢什么。”慕婳见过当家夫人为礼单发愁,仿佛送礼很有讲究,“算了,还是我亲自给陈家准备礼物,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慕婳兴致勃勃的想着,做女孩就从准备礼单开始,这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啊。

    她倒不是知晓陈四郎将来的成就转而讨好他,而是记得小慕婳在陈家大吵大闹过,还踹断过陈家的大门……纵然她不明白如何做女孩子,也知道小慕婳所作所为很不讨喜,从陈家人口中许是能打听到定亲悔婚的详情。

    王管家问道:“小姐说是去给陈家送礼?”

    “陈家欠了多少银子?”慕婳反问。

    “有五十多两,银子不多,可您登门去给陈家送礼,旁人会说您怕了陈四郎,您到底是永安侯府的小姐,堂堂金贵一般的人儿何苦去讨好一个穷酸,还是侮辱您的穷酸。”

    王管家慢慢收声,目光躲闪不敢去看慕婳。

    慕婳盈盈一笑,洞察一切却又毫不在意王管家的挑拨,有股说不出潇洒。

    小俏婢胖丫端着果子酒跑过来,小脸上挂着汗珠。

    慕婳迎上去,背对王管家,“那点银子就当我资助陈四郎求学了,寒门学子求学不易,我少买一盒胭脂水粉省下的银子都不止五十两。”

    王管家莫名心头一颤,莫非慕婳发觉每日支出的猫腻?

    “旁人不知我尴尬的身份,你该知道我从来就不是永安侯府的小姐,以前不是,以后也不是。”慕婳语调轻快,丝毫听不出勉强积愤:“你主子永安侯夫人该放心了,我彻底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再不会奢求不属于我的富贵。”

    王管家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慕婳接下婢女手中的酒壶,嗔怪婢女跑得太急,摔倒了怎么办。

    几句温柔关心的话语弄得小丫鬟春心荡漾,脸庞羞红。

    对小丫鬟温柔的慕婳就是方才点明他真实主子的慕婳?

    洗去满身的脂粉,慕婳容貌上清丽脱俗,明艳动人,言行上更是变得潇洒大方,毫无以前的时而鲁莽冲动,时而羞怯自卑。

    旁人眼中泼天富贵的永安侯府,在慕婳眼中同寻常人家没太大差别。

    王管家觉得纵是永安侯夫人都没慕婳这等气魄,好似慕婳本就生长在钟鸣鼎食之家,见惯了极致的富贵尊荣,刚刚恢复爵位的永安侯府档次略低。

    一直不愿慕婳回到侯府的永安侯夫人知晓慕婳不肯回京的真正心思,只怕会有几分尴尬。

    以前怕慕婳攀永安侯府,如今慕婳根本就没把侯府放在眼中。

    “小姐,小姐,酒不是这么喝的。”胖丫虽是觉得小姐举杯喝酒的姿态潇洒雅致,可是小姐一般不都是小口小口的抿酒,或是用袖子遮挡住樱桃小口慢慢浅酌。

    慕婳放下酒杯,手指点着额头,该死,又忘记了,难怪那一夜夏七少年始终不肯承认她是女孩子。

    想做一个合格的女孩子还有很多毛病要改正。

    “胖丫,以后我就靠你了。”

    “小姐……”

    胖丫羞涩般垂头,对着拇指,一抹酡红在她脖子上晕染开去,“小姐那样饮酒也很好看。”

    慕婳心情极好,拽住胖丫的小手,“走走,陪我沐浴,同我好好说说女孩子都是怎样饮酒的。”

    王管家眼瞧着小俏婢半推半就被慕婳重新带进浴室,听着里面俏婢羞怯娇笑,时不时还有慕婳宠溺纵容的笑声,“小胖丫,我等着你擦背,要不,我先帮你擦?”

    这哪是女孩子?!

    明明就是个风流潇洒的公子哥儿嘛。

    永安侯一家从苦寒的辽东回京后,他才入侯府当差,知晓慕婳是侯爷的义女,永安侯夫人让他伺候慕婳,他便随着被送出京城的慕婳来到宛城。

    对慕婳真正的性情了解不深。

    慕婳身上毫无瑕疵,言行潇洒从容看不出任何伪装痕迹。

    王管家弄不明白慕婳原本性情就是如此,还是因慕婳被送到宛城后大彻大悟,不再偏激固执?

    最让他为难得是如何同永安侯夫人回话,永安侯夫人一直很关心慕婳,等着宛城传过去的消息。

    他相信侯府上上下下,包括最疼爱慕婳的永安侯都不乐意见如今的慕婳。

    “你……你……说什么?”慕婳罕见结巴,“我哥哥,额,我竟然不给他饭吃?他快被我磋磨死了?”

    小胖丫口中备受她磋磨的慕云,不会就是慕指挥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