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八章 强人
    陈彻吗?

    旷古烁今的六首状元,十年后的吏部天官?!

    慕婳主动退婚的对象竟然就是陈彻!

    状元时常见,六首状元从诞生科举起,只有陈彻一人。

    他不仅是六首状元,迈入仕途后,在官场上呼风唤雨,步步高升,颇得当今的赏识。

    她的灵魂禁锢在灵位上时,时常听去寺庙上香的夫人同闺秀提起陈彻,她甚至听到贵女们向佛祖许愿嫁个如玉郎君时提过陈彻的名字。

    当然贵女们最想嫁得如玉郎君还是魏王世子,陌上君子如玉,才华惊绝天下,他还是圣上最为倚重的宗室子弟。

    灵牌被雷电劈裂,禁锢十年的灵魂因此脱困,却被一道惊雷闪电弄到了十年前她刚死之时,重生在慕婳身上。

    小慕婳留给她不多的记忆中关于陈四郎的一切都很模糊,甚至根本就没在意过陈四郎,最深刻的记忆是小慕婳急切想回京城,想要证明……陈四郎右臂受伤,无法科举,无法做官就不能回京,她等不起,也不打算继续等下去,于是她主动悔婚了。

    慕婳撩起的水珠击打在脸颊上,天真的小慕婳不知她错过了什么,她主动舍弃的陈四郎能带她回京,能带给她尊荣富贵,她不用再羡慕任何名门贵女,只要她能熬过嫁给陈四郎两年中的清贫日子,以后就是贵女们羡慕她了。

    听说陈六首品行端方,仕林声望极高,似他这般爱惜名声的人绝不会做出富易妻惹人非议的丑事。

    她占据慕婳的身体,该怎么解决这道难题?

    慕婳并不后悔退掉这门婚事,也没想过挽回陈彻。

    陈彻将来再显赫富贵,同她悠然度日的愿望不和。

    倘若她凭着知晓陈彻会是六首状元就各种抱大腿,求原谅宽恕,她都瞧不起自己!

    门外,王管家稍稍活动跪得发麻的膝盖,“小姐,您还在听吗?老奴真心是为您出气,他配不上您。而且陈四郎即便能中秀才,他再难寸进。”

    慕婳略觉好笑,一个别院的管家竟然敢说陈四郎无法中举?

    无知者无畏,以后他见陈六首状元游街,会不会吓尿裤子?

    “陈家穷得叮当响,哪有银子给他应酬?而且他同两个守寡的嫂子同处一室,瓜田李下,难免不清不楚,科举考试先德后才,德行不好,再有才都不会被考官取中。”

    王管事听见里面只有水声,语重心长的继续劝说,“这些话老奴同小姐提过,当初小姐也是赞成老奴所言,老奴知晓您想回京,回永安侯府,陈四郎只会是您的拖累……您让老奴去陈家退婚,陈老汉他们不肯答应,更不肯退还信物金银,还说小姐您的嫌贫爱富,不是个好的,老奴这才气不过推搡了他们。”

    原来陈四郎的怨气是从王管家这来的,以陈彻的骄傲不屑说谎,慕婳在悔婚时肯定还做了折辱陈家的事。

    父母被欺辱,嫂子们被污蔑,陈四郎当然会登门来讨个说法。

    在慕婳的记忆中,她脾气的确不怎好,可内心却是个善良,吃苦耐好的好姑娘。

    “退婚就退婚,何必闹得陈家不得安宁?”慕婳身体再一次沉入温泉水中,水面倒映她漆黑深沉的眸子,“你经历过许多事,又是静园的管家,眼看我羞辱陈四郎的母亲而不阻止我?不管是何原因,违背婚约是我。”

    “小姐怎能这么说?您是谁?陈家婆娘只是个老妪,被您骂两句,是您瞧得起她。”王管事抬高声音,“您就算惹下天大的事,永安侯夫人都会替您做主,断然不会让您受委屈。”

    “这门婚事,永安侯夫人知道吗?”

    “您没同夫人说,倘若夫人提前知晓,她肯定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夫人很疼小姐您,当初保证过,等三小姐病情好转,便接您回去。”

    王管家在说谎!

    慕婳不是少不更事的小姑娘,对陈四郎记忆如此模糊,甚至记不住陈四郎的名字,怎么会把终身托付给完全记不住不清楚的陈四郎?

    这门婚事没人促成就奇怪了!

    慕婳不愿去京城,不是怕见曾经熟悉的人,而是没有必要。

    原主灵魂最后也是最强的执念,她怕是无法满足了。

    但是慕婳就算不回京也要弄明白定亲,悔婚背后的真实原因。

    倘若有人算计过小慕婳,她不介意让那群人付出代价!

    “宛城很好,我已经不想回京了。”

    慕婳看着手指上的茧子,握过镰刀的手会留下这样的茧子,记忆中也有小慕婳面朝黄土,背朝天耕作画面,还有在冰冷的河水中洗着成堆的衣服,因王管家提起永安侯夫人,她仿佛才解锁了深埋在脑子深处的记忆,“你给永安侯夫人带个口信,不必来宛城接我。”

    王管家失声道:“小姐,您,您不是一直都盼着夫人接您回京?您别闹脾气了,老奴劝您一句,向夫人服个软,你依然是侯府的小姐,即便比不过三小姐她们,总比待在穷乡僻壤的宛城强。”

    “宛城人杰地灵,以后没准会出现了不得大人物,宛城绝对不是穷乡僻壤。”

    等陈彻成为六首状元,宛城人走到哪都是挺着胸膛的,好似魏王世子也是在宛城长大的,还有让朝臣闻之变色的病阎王锦衣卫慕指挥使。

    小小一座宛城为大秦贡献三位杰出的英才,他们必然会在大秦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不过她听打扫寺庙的小和尚提过一句,他们三人虽是都出自宛城,关系很不好,尤其是慕指挥使对陈彻横挑鼻子,竖挑眼,也就是陈彻机灵才没被慕指挥使抓住把柄……

    慕?

    对哦,慕婳突然灵光一现,慕指挥使姓慕来着,慕婳的慕。

    莫非他同慕婳是亲戚?!

    她不记得慕指挥使的名字。

    恨他的人叫他病秧子,短命鬼,畏惧他的人叫他病阎王,佛门清静之地,扫地的小和尚也不会多说狠辣无情的慕指挥使。

    王管家暗暗嘲笑慕婳异想天开,慕婳若是肯留在宛城,永安侯夫人交给自己的任务岂不是很容易就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