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章 赠诗
    坐在马背上的人比周围看热闹的人高上半头,围观邻居让开一条通道。

    慕婳利落翻身下马,牵着缰绳向府邸走去。

    她身穿素色衣裙,风尘仆仆,昳丽精致脸庞挂着汗珠在烈阳的照耀下,颗颗晶莹,宛若最最清澈的宝石,她唇角噙着和熙温柔笑容,令人心生亲近。

    方才专心偷看陈四郎的女孩子全部将目光转移到慕婳身上。

    她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年轻公子,允文允武,潇洒爽朗,迷人极了。

    便是上了年岁的妇人不由多看她几眼,乍一看似昳丽的少年,细细看过少年其实是漂亮的女孩子,以独特的风姿让人钦慕,再难以开眼儿。

    “慕婳?!”

    “慕小姐?!”

    “怎么可能?”

    抽气声此起彼伏,有人使劲揉眼睛,不敢置信指着慕婳,“她就是宛城第一讨人厌?”

    慕婳直径穿过人群,来到写满字的雪白墙壁前,仔细鉴赏书法,赞道:“你深得颜体精髓,纵观全篇书法,一气呵成,字字相属,虎虎有生气,劲挺豁达,直抒胸臆,字里行间横溢着不愤,又有鲲鹏展翅,笑傲天下的自信,你写得一手好字!”

    她竟是他的知音?

    整个宛城读书人都算上,无一人能凭着一篇书法看穿他的心绪。

    她还是那个恨不得把所有金银都穿在身上,整日涂抹厚厚看不出肤色的脂粉,顶着掉脂粉惨白脸庞同人吵架拌嘴,性情暴躁的慕婳?

    洗掉让人不敢直视的脂粉,她竟是一绝色!

    她肌肤不如养在深闺的小姐们白皙细腻,泛着健康的光泽,再结合她周身英气,尽显雌雄莫辩之美。

    既有少年的潇洒,又有女孩子特有的妩媚。

    陈四郎心一下子跳得飞快,赶忙移开目光,怕被慕婳那双通透的眸子看破。

    “以你的年纪由此颜体功力,真真天下少有,没成想宛城竟有你这等奇才,书法大家。”慕婳佩服般赞叹,“宛城果真藏龙卧虎,人杰地灵,尽出天下英才。”

    “慕小姐,你比我还小两岁……”

    她以看后辈的目光格外令陈四郎难受,陈四郎全然忘记以前从未叫过她慕小姐。

    慕婳佯装继续鉴赏书法,她总是忘记此时自己不过是十三岁的女孩子。

    静园的管家直冲过来,他身后跟着好几个壮硕的,提着棍棒做家丁打扮的凶汉:

    “臭小子竟然敢侮辱我们小姐?陈四郎,你是不是不想在宛城呆下去了?今日我非打断你另一条胳膊不可!彻底断了你科举之路。”

    “打,打死打伤算我的。”

    听见管事叫嚣,家丁在宛城也是横着走的,还怕一个寒门子弟陈四郎?

    他们在外欺行霸市,总有永安侯府为他们善后。

    陈四郎是一书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然不是残暴家丁的对手,突然袭击过来的乱棒,纵然他有心躲闪,奈何他动作笨拙着实躲不开。

    闭上眼睛,陈四郎做好承受棒伤的准备。

    砰砰砰,棍棒落地,陈四郎听到家丁的哀嚎。

    他睁开眼睛只见到慕婳挡在自己身前,婴儿手臂粗细的棍棒生生断成两半,断裂处泛着白茬,一如一众看热闹邻居的心泛着寒意。

    慕婳抚了抚衣袖,向陈四郎嫣然一笑,“我不会让这群人毁了你写字的手。”

    陈四郎:“……”

    他一点都不感激慕婳!

    慕婳看他的手,比看他目光还热切,仿佛他的手才是稀世珍宝。

    慕婳察觉不到陈四郎复杂的心思,对着倒地的家丁道:“你们在犯罪,知道吗?你们差一点让后世少了价值万金的书法。”

    “小姐,小姐,我们是替您出气,陈四郎写诗骂你!”

    管家一双斗鸡眼几乎聚拢在一起,慕婳突然失踪,他惊恐慌张,慕婳突然回来且形象大变,管家还没来得急试探,似往日为小姐出气,却被小姐揍了。

    倒地不起的家丁伤势不轻。

    慕婳轻轻一拳便棒断人飞。

    管家猛然拍了脑壳,恍然道:“我忘了,小姐不大识字……陈四郎这臭小子写得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陈四郎扯了扯嘴角,斜睨告状的王管家,慕婳不识字?

    原本他相信慕婳不识字。

    今日慕婳说出颜体,讲出颜体的精髓,她能不识字?!

    她若不识字,他就是没有读过书的白丁文盲。

    “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慕婳再一次看向墙壁上的颜体书法,“你字好,写得更好,少年人就该由此志气!”

    陈四郎开口道:“前些日子你要退婚,还一直羞辱我父母。”

    底气略有不足,陈四郎把心一横,“成亲本是结两姓之好,你看不上我陈家,婚约就此作罢。”

    “信物已经奉还,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陈四郎走到墙壁前,抬手抹去尚未完全干涸的书法。

    漆黑的字,雪白的墙,金色的阳光令这篇书法似发光一般。

    笔下有情,这是一篇佳作!

    “不必抹去。”慕婳笑声清脆愉悦,“以后等陈四郎功成名就,这处宅邸的价值会翻上数倍。”

    “小姐……他骂你啊。”王管家声嘶力竭的说道,“他功成名就,岂不是证明您有眼无珠?”

    慕婳沉思片刻,正当陈四郎等人以为她会改变主意之时,她开口:“借笔墨一用。”

    陈四郎迟疑一瞬,把常年用得毛笔递给慕婳。

    慕婳踱步到另外一面雪白的墙壁前,悬空抬高手臂,芊细手腕沉稳,运笔如飞,龙蛇竞走,铁画银钩,每一笔似要从墙壁上飞裂开去。

    片刻功夫,她停下毛笔,颇为满意点点头,随手把毛笔扔还给陈四郎,“回府,关门!”

    慢悠悠走进静园,慕婳顺手带上府门,漆黑镶嵌碗口大铆钉的府门隔绝外人或是惊讶,或是迷恋,或是不知所措的目光。

    有识字的书生念出来:“李杜诗篇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好诗,好诗。

    通俗易懂,便是不识字的妇人都能感觉一股上涌的热血。

    未嫁的姑娘们多是捂着胸口,双眸含春,期期艾艾望着静园大门。

    “附赠一言,英雄莫问出处,有志不惧年少,君有凌云志,何苦刁难弱女子。落款——劝君进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