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一章扫墓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动玉门关。

    皎洁的明月当空,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空旷深远,长风拂过半人高芦苇荡漾出壮阔的波浪,磅礴中亦有苍凉孤寂。

    一月前的狼烟烽火渐渐散去,将士的尸骨早已收殓,唯有玉门关同古道依然存在。

    月华如水,清淡朦胧,犹如在草原上笼罩着一层薄烟。

    一株古树旁堆砌一块巨大的青石,一个做少年打扮的人站在青石之上,月光化作清泉洗濯他昳丽的俊容,眉眼如画,英气逼人。

    慕婳睁开眼睛,草原好似震动一瞬,她的眸子璀璨明澈,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稳重,看破一切的平静。

    在她的眸中幻化出不同画卷,隐隐有一股伤感。

    犹如身处山中不知朝夕的老者突然现在世,发觉世间早已经物是人非。

    慕婳清醒后便单人单骑来到西北玉门关前找寻曾经的痕迹。

    “……一梦十年,你困住我灵魂十年,我依然能够还阳重返人间。”

    嗷呜,嗷呜。

    银狼仰头长啸,群狼紧跟着对月长啸嘶鸣,在一阵阵此起彼伏的狼啸声中,夹杂着人声:

    “不好,有野狼。”

    “射箭,快射箭。”

    “不行,狼太多了。”

    慌乱,无措的声音传入慕婳耳中。

    她跳下青石,而后犹如大鹏展翅极速奔去,似一道流星坠入被群狼包围的人群之中。

    寒芒闪烁,犹如一道银龙在狼群中撕扯开一条通道,几只野狼如同稻草人一般被划开皮肉,气绝身亡。

    目现双月的头狼好似有灵性凝视慕婳,嗷呜一声,带领群狼向草原深处遁去。

    慕婳收回利刃,都说畜生无情,可不记得她的人何其多,那只被她救过的小月芽记得自己。

    即便她换了一副皮囊。

    小月芽还记得她。

    当初的小奶狼已经长成强健的头狼。

    “多谢壮士相救……”

    火光照耀下,拜谢的人看清楚眼前击退狼群的少年,真真是个昳丽英俊的少年郎。

    慕婳从狼群远去的方向回神,展颜轻笑,“我是女孩子!”

    领头的男人大约有三十多岁,国字脸,络腮胡,肌肤若古铜色,大嘴张得不能再大,怀疑他看到的一切,“你逗我?!”

    虽然西北的女孩子一惯彪悍,方才少年利落精湛的刀法,一往无前的气势,便是上过疆场的男人多有不如,咋可能是女孩子。

    “你若是女孩子,我就是太监。”

    男人身边站着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脸上还残留着血痕,没有少年相救,他早死在狼爪下了。

    慕婳英姿深深印在他脑海中,崇拜的救命恩人竟是女孩子?

    倔强活泼的少年无法接受自己竟然不如女孩子。

    “夏七,够了。”男人呵斥赌气的少年,向慕婳尴尬的笑了笑,“您别见怪,这孩子让我给惯坏了。”

    “五叔难道认为他是女孩子?他哪里像女孩子?”

    慕婳低头看了一眼女孩子最重要的特征——胸部,虽不够丰满,还是有起伏的,夏七随着她目光落在她饱满的胸前,瞬间羞红双颊。

    “我不知你是不是太监,自家晓得自家事,我就是女孩子。”慕婳笑盈盈,昳丽的脸庞神采飞扬,“要不你同我再打一场?你输了,就要承认我是女孩子,哪里都像女孩子!”

    众人皆默,或是低头看草芥,或是抬头看明月。

    夏七少年一脸挫败,“我打不过你,女孩子断然不会像你……这么说话。”

    “那该如何说?”慕婳好奇的问道,认真求教令少年哽咽。

    她星子般眸子让少年夏七恍然失神,古铜色脸庞浮现一片绯红,脚尖踢着小草,一派别扭羞涩。

    男人轻轻咳嗽一声,慕婳眸子望过来,三十多岁经历过风霜的男人一样失神了,一瞬间回到情窦初开时。

    方才觉得少年杀狼帅气,仔细再看,雌雄莫辩的少年不仅昳丽,精致的眉眼缓缓展开犹如明艳的海棠,纵是女孩子没几个能胜过她颜色好。

    男人走南闯北多年,也见过京城中千金大小姐,少年——不,面前的女孩是天下少有的绝色。

    艳丽的海棠会被人捧在手中珍藏,女孩那身高深莫测的功夫,英气卓然的气势,令人不敢有任何亵渎之意。

    “……咱们还是坐下说罢。”

    男人比夏七少年率先清醒,恭敬请救命恩人坐在火堆旁,犹豫片刻,递上旅途必带的鹿皮酒壶,倘若是女孩子的话……慕婳直接举高酒壶,嘴唇离着鹿皮酒壶半寸,美酒流入她口中。

    夏七坐在五叔旁边,呐呐说道:“我就说她不是。”

    烈酒让慕婳脸庞多了一抹红晕,眸子水润漂亮,她把酒壶扔给少年夏七,“不是什么?”

    夏七握紧酒壶,一个劲往嘴里倒酒,驱散心头莫名涌起的琦念。

    “夏七是我侄子,蒙人看得起,认识我的人都叫我一声夏五爷。”

    男人自我介绍,并把一行人中比较有身份的人介绍给慕婳认识。

    慕婳拨弄面前的火焰,火光照亮她的脸庞,“我听过夏家商行的名头,北直隶实力前三的商行。”

    夏五爷稍楞片刻,“公子……不,姑娘也不简单,单凭一句话就能点破我的身份。”

    他是夏家商行地位最重的执事,是夏家家主左膀右臂,手中掌握百万生意,“这次承蒙姑娘相救,夏某感激不尽,以后姑娘若有吩咐,夏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慕婳手持挑火的柴禾在草地上勾勾画画,“不必以后,我现在就有一件事……吩咐。”

    夏七少年变了脸色,你呀懂不懂谦虚矜持?

    “姑娘请说。”夏五爷按住夏七的手臂,神态依然谦恭,再无方才的热络。

    慕婳仿佛没察觉出夏五爷突然的冷淡,燃烧跳跃火焰印入眼中,“玉门关之战后,沐家去了何处?”

    “沐将军?姑娘说得是宁西公沐家?”夏五爷一脸敬畏,赞道:“沐少将军以弱胜强,以少胜多扫平强敌,当今天子册封沐老将军为宁西公,沐少将军为五成兵马司右军都督,封为世子。据说沐世子回京时,京城闺秀为他疯狂。沐世子一战,功在千秋,利在万民,不是这场胜仗就没有畅通的丝绸之路……”

    慕婳打断夏五爷对沐世子的称赞,“战死的将士埋骨何处?侥幸生还的将士可曾得到晋升封赏?”

    “你问这些做什么?”夏七皱着剑眉,显然不大高兴慕婳无视沐世子,“你身手是厉害,可敌十人,兵法大家万人敌沐世子才是真正的英雄!”

    慕婳似笑非笑,“我吩咐你五叔,你多嘴作甚?”

    “你吩咐五叔?”夏七惊讶,“你竟把五叔给出的承诺用在……用在打听消息上头?”

    他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傻啊,他们夏家是巨富皇商,好不好?

    慕婳扔掉柴禾,缓缓起身,手指放在唇边,尖锐的哨声在宁静的夜晚格外清晰悠长,一匹枣红马由远及近飞驰而来,马鬃飞扬,马蹄有力,慕婳不等骏马停下,抓住缰绳翻身上马,行云流水,动作极是熟练潇洒,向看傻了的夏七少年勾起嘴角,“我所求之事,你做不了,我亦不缺银钱。”

    夏七:“……”

    “后会无期!”慕婳策马而走,身后传来夏五爷浑厚的声音,“战死的将士埋骨在玉门关西山,离此地有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