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救美的英雄不好当
    惊悚,震惊!

    哪怕有遥远的记忆,慕婳都被皇上决定吓傻了。

    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错,眼见柳三郎等人不可置信的模样,耳朵和眼睛不可能同时出错,唯一的解释皇上果真同皇后和离?!

    这比皇上废后还令人难以接受。

    慕婳同纯正的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没有区别,即便她本能认为女子不该只能依附男子,着力提高女子的地位,也没想过皇后可以同皇上和离。

    “我很佩服……佩服那位上师,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上师,他是比我师傅更厉害的存在,能扭转一个皇帝的思想和本能。”

    柳三郎微微颔首赞同慕婳,大有深意说道:“会有机会见到他的。”

    “父皇不能这么做,您不能同母后和离。”

    “律法上明文规定夫妻可以和离,为何朕不能?”

    “您是皇上啊。”

    “你们还知道朕是皇上?朕以为你们都忘记朕是皇帝,朕可以做随心所欲的事,废后或是和离,皇后你自己选,朕不敢再耽搁你。”

    “皇上您是要逼死臣妾吗?”

    皇后翻到平静下来,抬眼看向皇上,“臣妾这些年兢兢业业打理后宫,不吃醋拈酸苛责皇上的宠妃,也没有动过抱养皇子的想法。”

    “不是你没有动过这念头,而是这些年后宫的女人就没有为朕添个皇子或是公主。”

    皇上嘲讽说道:“朕答应过你再有皇子就抱给你养,你敢说你没有期待过亲自抚养皇子?只可惜朕有再多的女人也没有添个皇子,太子他们被太后抱去养大,纵然你在太后陪尽小心,为太子说尽好话,太子也从未把你当做母亲看待,朕的成年皇子都是有母妃的,她们还都活着!”

    皇后犹如被人剥皮,撕裂开心头最深的痛。

    “朕本不想说这些话,最近朕心情很不好,总是做梦想到一些……一些难以忘怀的事,朕在竭力控制自己,可你们一个个不停的冒出来触怒朕,自以为是劝阻朕,打着为朕好的名义让朕按照你们的要求做,做一个被你们拥护认可的皇上!你们从来替朕想过,朕罢朝半月,除了哀悼少将军外,最大的原因是朕……朕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心!”

    “伯父!”

    柳三郎快速赶到皇上身边,握住皇上的胳膊,“伯父稍安勿躁,我让皇后和七公主尽快离开。”

    “走,我们为什么要走?柳三郎你就是魏王叔的儿子也没资格命令本公主!”

    一直关心皇上的柳三郎感到腿上被针刺了一下,眼前一黑,摔倒在地,“有毒?!婳儿快走。”

    “谁都走不了!”

    七公主慢慢起身,弹掉衣裙上不存在的灰尘,看着抱起柳三郎的皇上:

    “是父皇逼我的,谁让父皇对他们比对亲生儿女更好?当日姑姑没有成功是因为父皇提前告密,今日我做到姑姑没有做到的事,父皇还觉得姑姑选择慕婳是正确的?”

    皇上承受不住柳三郎的重量,跌坐在地上,依然不肯放下柳三郎,紧了紧手臂,按着发涨昏沉沉的额头,“原来你用了仙人醉,连朕都骗过去了。”

    慕婳笔直站在原地,好似对眼前的危险无动于衷。

    “没用的,你内劲再强,仙人醉一时半刻排不干净,整个灵堂中的香料都添加无色无味的仙人醉。”

    七公主冷冷说道:“父皇至今还能保持清醒,已经让儿臣很是意外了,您的龙体没有外表看起来的病弱。”

    “小七?!”

    皇后蠕动嘴唇,显然她是意外的,“你为何要这么做?”

    “向偏心的父皇证明本公主才是姑姑的继承人!”

    七公主得意轻笑,抽出匕首向慕婳走去,“你就是个臣女,凭什么同本公主争?你以为外人称赞你几句,你就能骑到本公主头上去?本公主是在皇宫长大的,见得多看得多,知道得也多,更清楚该如何掩藏起自己的野心,耐心的等候一击必中的机会。”

    柳三郎拳头却攥得紧紧的,话说得震天响,依然还是无法护她周全,他竟然忽视七公主?!

    “我很喜欢你的这双眼睛,明亮璀璨,清澈漂亮,不如你把眼睛给我,好不好?”

    无需慕婳答案,七公主挥动匕首向慕婳双眼刺去,慕婳没有动,七公主却被人用力撞开了。

    “三郎?!”

    皇上大为惊讶,方才还虚弱躺在自己怀里的少年胳膊染血,挡在慕婳面前,柳三郎盯着震惊的七公主,牙齿被血染红:“你别想伤她一根汗毛!”

    一字一句,一字一顿。

    他的胳膊上同样插着一把匕首,面见皇上,哪怕是他和慕婳再得宠,也会把枪火利器上交,但是插在他胳膊上的匕首是皇上……皇上身上携带的。

    仙人醉能让人松软无力,不过在药效不深的时候,剧烈的痛处可以一时摆脱仙人醉的影响,七公主很小心怕人发觉,仙人醉的用量不是太多。

    “英雄救美?!恭喜啊,三公子,这一次您总算不被美人所救了。”

    七公主笑意盈盈,“魏王叔知晓此事,一定会为你高兴,如此他可以少些丧子之痛。”

    柳三郎没有躲闪,直面划过脖子的匕首,死在慕婳之前也好……“下辈子,我不会再轻视任何人……”

    身体被向后拽去,一道身影迅速在眼前闪过,当啷一声,匕首落地,七公主握着手腕,惊讶道:“怎么会?你没有中毒?!”

    慕婳堂而皇之的转身,把后背让给七公主,查看柳三郎的伤口,微微摇头:“你就是不信你自己,也要相信我啊,我是谁?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

    “你看皇上都没有着急,你跑过来做什么呢。”

    慕婳说着说着突然拔掉插在柳三郎胳膊上的匕首,柳三郎闷哼一声,脸庞煞白,“疼。”

    “你还知道疼啊?扎得这么深,差一点伤到筋骨,你是不是不想考状元?不想迎娶我了?!”

    上药,包扎伤口一气呵成,慕婳眼底闪过一抹柔意,“以后再敢乱捅自己,我就先把你关起来,让你一辈子没机会拿刀。”

    ps为悲催的三公子求月票,三公子智商无双,但是还年轻啊,有成长空间,他的对手不是朝臣,而是老妖精,关心则乱,他太在意慕婳了,身体本能驱使他跑过去,为本能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