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有人告密
    慕婳怎么可能没有中毒?!

    七公主不可置信望向慕婳,她同平时一样,没有任何的不适,七公主咬牙再一次冲过去,直奔慕婳的后心,这一次她不会再大意。

    慕婳既然敢用后背对着七公主,亮出要害,自然是有底气的,听到耳边传来的风声,她后面好似长了眼睛,躲开七公主的杀招,把柳三郎向身侧拽了一把,有她在,别说让柳三郎被七公主伤到了,就算柳三郎想要动手自保也插不上手。

    于是,慕婳带着一个‘伤患’柳三郎同七公主你来我往打做一团,顺便慕婳还能帮柳三郎处理后续的伤口。

    柳三郎被慕婳护得滴水不漏,苍白失血过多的脸庞很是严肃,眼角隐隐跳动,他怎会落入这般的境地?!

    大敌当前,慕婳能不能专心对敌?

    不要再理会他了。

    他没有虚弱到需要保护的地步。

    七公主被慕婳羞辱得胀红了一张脸,慕婳的漫不经心让拼尽全力,誓死一搏的七公主颜面扫地,没有比这更打脸的。

    一心对付的敌人竟然……竟然轻轻松松就能应付她的杀招,七公主扪心自问自己和慕婳的差距如此巨大?

    “简直是天和地的差别,你和慕婳之间隔着……隔着十个三郎啊。”

    “皇上!”柳三郎恼羞成怒,他成了计量差距的工具?!

    “咳咳咳。”

    方才瘫坐在地上的皇上没有起身,直接端坐,眉眼弯弯说道:“朕单指身手功夫,并不是说三郎赶不上七公主。”

    柳三郎冷哼:“您还不如不解释!”

    皇上的笑声痛快而愉悦,一扫过去几日的沉闷阴郁。

    七公主越打心越凉,到底怎么回事?父皇不是该中毒?太子哥哥不是早该领人杀进来?

    怎么一切同秘密商议的不一样?!

    她本就不如慕婳,又被皇上和柳三郎联合嘲讽一顿,七公主心浮气躁,感到末日降临,略一走神,胸口挨了慕婳一拳。

    慕婳的拳头不大,力气不小,又沉又重,同七公主对阵,慕婳看似闲庭信步,但是她从不曾放松大意,也不会为故意羞辱七公主拖延下去,见到取胜的机会,慕婳从不留情,务必把敌人彻底打得失去反击的力量。

    噗,七公主喷血,胸口好似被慕婳打得炸裂开,连退几步都无法止住颓势,一屁股坐在地上,折断的肋骨胸骨刺破衣服,白森森染血的骨头裸露在外,鲜血染红她的素色衣裙,七公主喃喃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皇后抱着脑袋尖叫,“啊,啊。”

    “你给朕住嘴!”

    皇上依然盘膝坐在地上,端是潇洒惬意,手肘拄着膝盖,手掌拖着下颚,“婳婳,没听见她问你为什么吗?”

    “皇上,重臣勋贵还等在宫外……”慕婳着实不想痛打落水狗。

    “让他们等着!”

    皇上异常霸气,丝毫不在意宫外的朝臣勋贵,以前他就是太仁慈,他们才一次次犯上!

    慕婳对耍无赖的皇上无可奈何,扶着柳三郎坐在垫子上,皇上都在地上坐着,柳三郎也不好坐椅子不是?

    没见仅存的无庸公公都是跪着吗?

    在少将军的灵堂,只有慕婳依然站着,好似这里成了她的地盘一般,慕婳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棺椁,又荒诞又有几分宿命的感觉。

    “七公主一直很看不上太子妃,也打心里看不上慕三小姐,你总认为自己比她们眼界宽阔,手段高深,其实在我看来你们都一样。”

    慕婳随手甩出两根从柳三郎身上取来的毒针,细弱牛毛的毒针没入地面半分,就在七公主面前

    “除了用针,用毒外,你们还会什么?当日太子妃对沐国公用毒,慕三媛虽然还没对至亲用毒,可离她给永安侯夫人的秘药,怕也是来路不正。你们自以为趁人不备,用毒就能致胜,毒药若是百战百胜,还需要练武么?”

    “这世上唯一最值得信任就是拳头,也只有自己的拳头和苦练出来的功夫不会欺骗你!”

    “我的确闻到仙人醉,用内劲排除毒药不容易,若是我提前用了解药呢?我可以告诉你,毒药几乎对我没用。”

    慕婳扯了扯嘴角,不得不感激师傅,“论玩毒和秘法上,鬼谷子一脉甩你七公主二十条街,你所用的毒药都是我……师傅玩剩下的。”

    “毒药可以取走一人的性命,想用毒药威胁一国之君,七公主还是太天真了。”

    “我不知当日红莲长公主宫变的详情,不如七公主知道得多,也不住在皇宫。”

    慕婳把七公主方才的自得话语全部还了回去,“以我推测,长公主绝不会用毒,她看不上七公主,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而是七公主不堪造就。”

    “噗。”

    七公主这回是被慕婳气得喷血,呼吸越来越轻,“父皇,父皇。”声音同样很轻,哀求道:“您就看着您亲生女儿被慕婳……”

    “生在皇家,你改明白胜者王侯这句话,对于失败的人速死反而是福分。”

    皇上话语冷淡且无情,好似从来不曾宠爱过七公主这个女儿,以前的温柔宽和严于律己的帝王逐渐消失了。

    “杀了帝女,慕婳你一定会……会有报应的,父皇现在我的气,以后想念我的好……”

    七公主拼尽全力撑起残破的身体,“你……不得……”

    “太子,该你出场了!”

    皇上抬高声音,说道:“只是通风报信无法取信于朕,该怎么做才能让朕满意,无需朕吩咐你吧。”

    太子缓缓走进灵堂,七公主睁大眼睛看清楚来人真是同自己密谈的太子哥哥,“你……出卖我?”

    一切明明都是太子计划的,她只是顺势而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没有长公主的能耐胸襟,智商势力,却有不可控制的野心。”慕婳走到柳三郎身边,轻声叹息:“太天真了!”

    柳三郎握住慕婳的手,“不愿意看就……”

    “不过是兄妹相残罢了。”慕婳不在意耸耸肩,“我没你想得情感细腻,再残忍的事我都经历过,见到过。”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