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五十七章 遗忘掉的人
    “不要,不要!”

    皇后再无方才的气势,听闻将在冷宫孤老,哭喊道:“皇上,臣妾不要,求求您相信臣妾,对七公主的谋逆一事,臣妾事先毫不知情,臣妾只是……”

    “朕不想继续听你狡辩,刚才朕不让你进来便是给你留最后的机会。”

    皇上眸子泛着冷漠,微微摇头:“你让朕很失望,非常失望。朕本以为会同你维持夫妻名分,朕一直认为你不容易,你几次在太后跟前出卖朕,朕都可以不计较不追究,毕竟朕做得也不够好,朕同你说实话,从头到尾,朕等得人不是你和七公主!”

    太子身体一颤,再一次低下头,感到父皇的目光,尽量维持温顺忠心的样子,心头却道一声好险,得亏最后听表妹一言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若是按照计划他在七公主得手后杀进来,此时他……眼角余光扫过七公主的尸体,也同她一样了吧。

    那时候倒霉丧命的人绝不单单只有太子和他的幕僚属臣,皇上进而能扫除一些左右摇摆的朝臣,进一步掌控朝局。

    皇上再仁慈也不会宽恕随着皇子逼宫的臣子!

    “朕的儿子都很聪明,很孝顺,凸显出七公主蠢笨,所以她被太子处死了。”皇上看着痛哭悔恨的皇后,说道:“你去冷宫未尝不好,省得把命丢掉,只要你在冷宫老实安分,朕可以保证没人会去打扰你,也不会在吃穿住用上亏待你。”

    “皇上……臣妾在冷宫纵然什么都不缺,臣妾还有前途吗?臣妾这些年辛苦操劳,百般忍让求得是什么?一世尊荣,永远都是皇上的皇后!”

    “果然在你心里皇后的位置比我重要。”

    皇上苦笑自嘲道:“也是,怎么可能有女子心仪上……别做梦了!”

    皇后缓缓起身,“您对臣妾不公平,臣妾撞死在你心爱的女子面前,让她在天之灵永远得不到安宁,以后史书上会留下她魅惑帝王的记载,比她的战功,比她壮烈牺牲还要受后世人瞩目,纵然有七公主谋逆,可后人只会说皇上为给她尊荣,逼死了明媒正娶的皇后,下辈子她若为女子,只为小妾,或是娼妓……”

    “啪。”

    皇上抬手给了皇后一个耳光,好似不解气一般,又在明显发愣的皇后脸上重重扇了两个耳光。

    “你给朕闭嘴!”皇上仿佛一只彻底被惹怒的狮子,眼里迸发出嗜血的光芒,“你威胁朕?不,不是威胁朕,是你自寻死路?”

    皇上直接伸手卡住皇后的脖子,皇后的身体愣是被皇上提离了地面,双脚虚悬在离着地面一尺的地方。

    慕婳一脸震惊,皇上?也有不错的功夫内劲?!

    否则怎么可能单臂就把皇后举起来?

    再一次确认皇上身体状况没有看起来那般病弱!

    皇上的身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的秘密?

    皇后呼吸困难,一只大手禁锢脖子,求生的本能让她挣扎撕挠,双腿用力蹬踏,一道道血痕留在皇上的手臂上,然而皇上依然很轻松让卡住皇后的脖颈,“你不该诅咒她,哪怕朕知道你的诅咒永远不可能成功,但是朕就是忍不了,忍不了你竟拿娼妓来说她。”

    柳三郎看了慕婳一眼,拖着受伤的胳膊几步赶到皇上身边,没有受伤的胳膊拽住皇上禁锢皇后的手腕,“伯父。”

    皇上通红的眸子望过来,他心头一紧,有种随时都有可能被盛怒的皇上吞噬的错觉,下意识道:“我是三郎,拙谨,伯父,我是拙谨!”

    “……朕送你的字拙谨。”皇上染血眸子多了一分清明,仍然不肯放下皇后,“你也要阻止朕?”

    “不是。”

    柳三郎坚决掰开皇上的手,“听了皇后的诅咒,您生气,我亦然,我宁可帮皇上动手处死皇后,也不愿意您背负杀妻之名,而且在少将军的面前,伯父……不该让这些人玷污了她的眼!”

    “您随时都可以处置皇后,何必非要在今日,在此不可?她不愿意见您手上染血,还是您妻子的血……”

    “够了!”

    皇上面色铁青,胸口上下起伏,“三郎,不要再说下去,不要再说下去,你不明白,不明白……我的确不能让她再见……我杀人。”

    他缓缓松开手,皇后滚落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方才差一点差一点就死了,在濒临死亡时,她远没有想得无畏不怕死,当时只想着活下去,冷宫也不是难以接受的。

    没人去关心皇后,柳三郎轻轻松了一口气,眉头皱成川字,皇上扭头看向慕婳,“我不会杀了她……”

    慕婳脑中闪过极快的片段,是什么?她想不起来,扯起嘴角:“我同他不一样,不会阻挡皇上。”

    皇上铁青的脸色转白,身体晃了晃,向慕婳身边走了两步,又停下,扶住停灵的棺椁,“也是,你对朕只有忠心。”

    慕婳理所当然的目光令皇上脸色更显得惨白,他甚至不敢再同她对视,转头看向少将军的灵位,手掌下的棺椁又硬又冷,阵阵的冷意冻结滔天的怒火,皇上说道:“把皇后他们带下去。”

    “你们都出去,全都出去!”

    这句话是对慕婳和柳三郎说的,两人行礼后,退了出去。

    早一步出门的太子凑到柳三郎身边,郑重道谢:“方才没有堂弟,父皇险些铸成大错,有你在父皇身边,父皇总能听进去几句劝,堂弟不是皇子,却比孤这些做儿子更得父皇的心。”

    “也许正是因为我不是皇子,皇上才敢宠爱我。”

    柳三郎用没有受伤的手扶住太子,“皇上心里依然有您,您最后时刻的选择皇上是不会忘记的。”

    太子讪讪然,“为父皇尽忠也是做儿子的本分,孤听到些许风声立刻回禀父皇,本以为七公主只是一时气话……她的胆子太大了,她的党羽,孤也不会放过,没有同谋,她做不到在香料里参毒。”

    “一切听太子殿下吩咐。”柳三郎自然不会阻止太子给其他皇子身上泼脏水。

    慕婳走开几步,远离无比虚伪的两人,扶着白玉栏杆,站在台阶上眺望宫门,方才闪过的画面到底是什么?

    她和皇上之间肯定有被自己遗忘的事。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