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死后追封
    烈日当空,晴空万里。

    无庸公公满脸是汗听着徒子徒孙们的禀告,对他们低声交代一句,越过谈话显得很投机的三公子和太子殿下,凭着本能走到慕婳身边。

    “郡主。”

    “嗯?”

    慕婳示意无庸公公继续,听到无奈忧虑的话语:“皇后已经被送去冷宫,七公主身死,这事宫里宫外传遍了,皇上没有发布明确的圣旨,说什么的都有。”

    “那都有说什么的?”慕婳很感兴趣问了一句,眼见无庸公公宛若心脏骤停一般,改口道:“我能做什么?”

    无庸公公擦拭额头的冷汗,压低声音道:“需要皇上尽快让朝臣入宫,后宫的妃嫔到是问题不大,奴才怕前朝……”

    声音格外低沉压抑,无庸公公眼角扫过明显注意这边动静的太子,“听说宫外已有朝臣被太子殿下锁拿。”

    “太子殿下处置谋逆七公主和皇后,他拿下她们的党羽是皇上默许认可的。”

    “可是……”

    “七公主动摇不了皇上根本,太子亦然。”

    慕婳带出几分敬佩,“没人能动摇陛下的根本,陛下很厉害,很强大的,以前我太轻视陛下了。”

    如今安乐郡主的威名有多少是陛下帮忙抬高的?她自己都算不清楚。

    无庸公公慌乱的心稳当不少,侍奉一位强大的帝王,他本无需过多担心有人谋逆,听郡主的意思,宫门口的乱局是皇上故意而为,纵容太子殿下借此机会排除异己……或是让赵王齐王也参合进七公主谋逆案?

    不自居打个哆嗦,无庸公公不敢再揣测圣意。

    “不过总不能让少将军的葬礼继续耽搁下去,皇上不露面,人心难免浮动。”

    慕婳抿了一下嘴角,利落转身再次走进灵堂。

    太子自然一下子就见到了,失声问道:“她这是作甚?怎么……怎么突然闯进去?都不同堂弟你商量一二么。”

    “太子殿下此言诧异,我只是个平头百姓,郡主无需同我商量,一般情况下,我只需听话不给郡主添乱就成。”

    太子丝毫看不出柳三郎有任何的勉强,一头雾水般感慨:“堂弟真是好性子,若是孤有……怕是受不了,而且堂弟哪里只是平头百姓?孤一直把你当做最为亲近的堂弟看待,皇叔对你是最为看重的,还有父皇对你很信任,堂弟无需忍让任何人。”

    “我不觉得委屈勉强,反而心甘若怡,太子殿下没有碰到过,自然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我。”

    柳三郎一脸骄傲,太子暗暗骂了一声,懦夫蠢货!

    灵堂内,皇上在慕婳跨进来时,说道:“只有你慕婳敢进来打扰朕,三郎那小子滑溜得很,他巴不得越多人被谋逆废后案诛连,总能从中得到好处,横竖对他的人只有好处。”

    “他是唯一负伤的人,总要有点特别的好处。”

    慕婳满不在意的说道:“伤员要抚恤,有任性的资本,他自己纵然不说,我也会帮他讨要好处的。”

    “你的语气……朕怎么听着似在宠着三郎?”

    “有吗?我一向如此,宠着宠着也就习惯了,他也没反对啊,您就不必替我们操心了。”

    “……”

    皇上鲠了片刻,缓缓吐出一口气,铁青苍白的面色渐渐恢复一丝神色:“女孩子太过强硬也好,也不好,有时候柔顺一点未必就是软弱,三郎的性子,朕比你了解,心思多,心虑过重,他不会一直处于下风,单论计谋心智上,你算不过他。朕盼着你们和美,不愿见到你们最后惨烈收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朕……朕怕是会被你们给活生生的气死!”

    “您误会了,他何时完全听我的?您也被他外表蒙骗了。我是算计不过他,不过我能打过他啊。”

    慕婳不在意的耸肩,轻松自在的说道:“我同他相处很舒服,很愉悦,若是有一日他让我不高兴,或是他觉得不开心,我们完全好聚好散。”

    缓缓走到皇上身后,慕婳抬眼正好见到端正放置的灵位,眉梢跳动了一下,“皇上也没任何夫妻之间的经验,您那点心得不必同我说啦。”

    “你这话有点打朕的脸啊。”

    皇上转身过猛,差一点撞到身后的慕婳,漂亮的女孩子信任看着他,近在眼前,他只许轻轻抬手就能……伸出的手猛然收回放在身后,连后退半步,不是不想退得更远,再退会碰到棺椁。

    “您果然是认识我的,对不对?”

    慕婳认真的问道:“我们到底是何关系呢?皇上能不能告诉我?我不喜欢被人瞒着。”

    皇上嘴唇动了动,背在身后的手握诚拳头,大步走向门口,“时辰到了,无庸立刻传旨,百官入宫!”

    慕婳盯着灵位许久,“现在您不说,以后您再x说,我未必肯听。”

    皇上同样低声道:“朕没什么可说的,婳婳,朕希望你能无忧无虑生活下去,别再弄得……弄得尸骨无存了,朕怕再来一次会彻底的疯掉。”

    到时候什么国家,什么使命,他都顾不上了!

    慕婳轻轻抚摸上好的棺椁,怕是陛下殡天都未必再能找到这样的好板子,秘密若是说出来让彼此都痛苦,那还不如永远尘封。

    沐少将军那一世已经过完了,她无需再为过去的人生犯愁。

    慕婳毕恭毕敬对着灵位棺椁鞠躬,算是对过去的道别。

    皇上漆黑的眸子不知想什么,直到无庸公公压低声音提醒才回过神。

    “皇上,百官已经进宫,叩拜沐少将军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把朕写好的圣旨念给他们听。”

    “遵旨。”

    无庸公公摸了摸怀里已有温度的圣旨,这道旨意发布天下,会震动很多人吧,可惜百官再反对也无法让皇上改变注意,经历了七公主谋逆的朝臣又有几个会站出来反对强势的皇上?!

    百官勋贵按照品级跪在两侧,一个个面带哀愁,符合吊唁的氛围,不知何时厂卫打扮的人站在不远的地方,木齐一身盔甲领着神机营精锐同样默默注视着朝臣。

    等到无庸公公宣读完圣旨,早有准备的朝臣不由抬头看向屹立在灵前的帝王,“什么?燕王?皇上竟然追封她为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