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13章 你可知自己已经惹上了杀身之祸
    “当然就是!”

    听到徐逸超的话后,高旭立即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你是货真价实炎黄血脉,这一点不用怀疑。”

    看着徐逸超用“你TM在逗我?”的眼神看向自己,高旭又解释道,“我只是想说传说级的血脉并不是只有炎黄血脉一种而已。”

    “请继续。”

    听到这里徐逸超朝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

    “据文献记载,传说级的血脉数量其实并不少,除了你身上传承的最广为人知的炎黄血脉之外,还有与之齐名的蚩尤血脉,号称是被诅咒的鬼神之力,远东的瀛洲也曾出现过大蛇之血,还有许多传说级血脉虽不知名,却也有记载。”

    蚩尤血脉?被诅咒的鬼神之力?大蛇之血?

    徐逸超面色古怪的看着高旭,想确定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到底是穿越到了一个什么世界啊,为什么这些设定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啊喂!

    原本徐逸超只是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类东方高武异界,但现在看来这苗头似乎是有些跑偏的节奏啊?

    他这么一分神,高旭的话就从耳旁溜了过去,连忙不再多想,听他继续往下说:

    “……只不过传说级的血脉实在是太过稀有,整个雷州已经有近千年没有出现过哪怕是一个传说级血脉的传承者了。但是就在今天,失落千年的炎黄血脉传承者却出现在了我霸天派的新入门弟子资质测试者中。”

    说到这里高旭突然收口,目光炯炯地看向徐逸超:

    “徐小子,你知道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徐逸超略一思忖,试探着问道:

    “从此以后我在这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正是如……当然不是!”

    听到徐逸超的话,高旭是又好气又好笑,“我看你平时就是这样嚣张跋扈惯了才会犯到众怒,不知道惹到了谁纵使惊马撞了你——对了,听说你们在来得路上还遇上了劫匪?”

    “这你也知道?”

    徐逸超清楚这件事情徐克是肯定不会告诉高旭的。

    “如果连这个都搞不清楚,我霸天派也真是枉称雷州西北境最大的门派了,也不知道你爹是怎么回事,什么都没和你说清楚就让你过来……”

    高旭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徐小子,你知道为什么你爹不自己教你修炼,却要让你到我这里来吗?”

    徐逸超耸耸肩,一摊手说道:“他懒呗!换成是我有个朋友在办学校,肯定也会把他送过去,有系统化的教育方式不用非要自己亲自上阵,那不是没事找事吗?”

    高旭:“……”

    作为整个霸天派里唯一一个踏入先天境界的人,高旭早已经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地步,但他发现自己在和徐逸超说话的时候,竟然有好几次被他搞得一阵无语。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徐清啊徐清,你这儿子和你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得!也不知道姚雪那般人物,当年怎么就会看上一身流氓气质的你?

    他并不知道此徐逸超非彼徐逸超,徐清真正的儿子早已经魂归九泉,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则是一个顶替了他相貌,来自另一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

    高旭想起徐清写给自己的那封信,觉得徐逸超说得还真不能算错。

    “这只是其中一方面,另一个方面就是因为他的修炼方式并不适合你,所以他才想让我这个经验丰富,一手创立了霸天派的人来指导你。”

    一想到徐清这种明显把自己当成免费劳动力的行为高旭就是一阵不爽。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一开始就表现的不冷不热,还吩咐自己的儿子给徐逸超上点眼药,一方面是出口气,另一方面也是煞煞徐逸超这个纨绔的威风。

    没想到徐逸超的表现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还没有入门,仅仅是一次资质测试,就已经让门派中除他之外的其他两大长老都被惊动,最后更是闹到了要卷铺盖走人的地步。

    眼见着他要是再不出面,事情恐怕就要闹到没法收场的地步,他这才姗姗来迟。

    只不过他原本是打算力挽狂澜,却没想徐逸超年纪不大,竟然已经有了徐清当年的几分无赖风范,还带了一个打手,差点就激得姬圣约当场暴走。

    其实这一点他倒是误会徐逸超了,惊动了姬圣约和黑手两大长老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这样啊……”

    听到高旭的解释徐逸超恍然大悟,“看在你是我爹朋友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留在这里好了。”

    从一开始徐逸超就很清楚,既然徐清能够让他来霸天派培训,那高旭就绝不可能对他不利。

    所以昨天徐克说起霸天派对他冷淡态度的时候,徐逸超才表现的那么镇定,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有武林通鉴在手,心里总是有底气的原因。

    虽然说他也觉得高旭和霸天派对他的态度的确是有些问题,但是基于以上两个方面的原因,他看得反倒是比徐克透彻,所以倒显得比徐克更要冷静。如今再听高旭这么一说,自然是完全明白了。

    “什么叫做勉为其难留在这里!”徐逸超的话让高旭几乎要忍不住要吐槽了,“明明是你老子求着我来教育你的!”

    不过想到自己身为徐逸超的长辈外加一派掌门的身份,在一个晚辈面前这么说实在有失风度,他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连忙转换了话题:

    “你可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杀身之祸?”

    徐逸超再一次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不是吧,一派掌门也要和普祥那个淫道一样想要套路我?

    看到徐逸超怀疑的目光,高旭连忙咳嗽一声,继续说道:

    “徐小子,你可曾听说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

    徐逸超自然听过这句话,机智如他心思一转就已经猜到了高旭的意思:“炎黄血脉竟然已经珍贵到了这种程度?”

    高旭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抛开容易惹人生气这一点,徐逸超的领悟能力绝对没得说,毕竟是徐清的儿子。只不过,容易招人生气这一点貌似也是从徐清那里继承来的……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不要说是雷州西北境,即便是整个雷州都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过传说级血脉了,如果让其他人知道我霸天派有个炎黄血脉的传承者,嘿嘿……”

    “那海沙帮和五虎断刀门恐怕就会像嗅到血的苍蝇一样疯狂涌过来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