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6章 你们也是穿越来得?
    正因如此,所以当徐逸超翻看拳经刀谱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这其中的某些理论竟然已经和现代武学理论相差不远了,高中水平就能轻易读懂不说,理解起来也是相当轻松。

    很快徐逸超就将整本刀谱的内容牢牢记住,对这本书来说他完全可以做到过目不忘,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去好好理解一番,假以时日,他相信自己也能够成为像苗人凤那样“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人物。

    “少爷,请喝茶。”

    徐逸超一怔,从“金系武学衰退论”和对拳经刀谱的www.yuehuatai.com中回过神来,就看到一杯已经沏好的热茶被摆在了他面前。

    他抬头望去,只见床铺什么的早已经铺好,甚至就连这间屋子都被重新收拾了一遍。

    其实这间屋子原本就干净,但经过这个丫环一番布置之后,明显要比之前顺眼多了,就连空间都感觉变大了些。

    这小姑娘不赖啊!

    徐逸超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这是普通程度的丫环水平,还是说徐家的丫环素质要比平均水平高,但无论怎么说,小丫环的这番表现都让她在徐逸超心目中加了不少分。

    他正打算夸上两句,却有些意外地发现在徐逸超的脑海中怎么也搜索不到这个丫环的名字。

    看来以前的徐逸超肯定觉得她的所作所为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也只有这一个理由了。

    不过不要紧,不懂就问嘛。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我前段时间被惊马撞到,有部分记忆比较模糊了。”

    徐逸超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在放下茶杯之后他就好像是顺口问了一句,嗯,茶的味道也不错。

    对于这种小丫环,他完全可以为所欲为,就算连自己记忆全失这种话他都敢说。

    果然,听到徐逸超的话,小丫环没有任何的疑惑,马上回答道:

    “少爷,我叫十六夜咲夜。”

    “噗!”

    徐逸超刚刚喝下去的一杯茶被他悉数喷了出来。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徐逸超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叫十六夜咲夜。”

    她有些疑惑地看向徐逸超,完全不明白自家少爷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徐逸超一脸蛋疼地盯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开什么玩笑,难不成这个丫环也是穿越者?

    徐逸超盯着她仔细看了半天,模样的确称得上清秀,家务方面也是一把好手,身份加上能力倒是和那位完美女仆勉强对的上——可这尼玛也太坑爹了吧?

    这个名字的画风根本不对好吧?

    “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徐逸超可以肯定,尽管九州大陆并不属于他所熟悉的任何一个历史朝代,但十六夜咲夜这个名字却和大环境不相衬,特别在徐家更是如此。

    尽管不知道自家少爷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名字有兴趣,但听到徐逸超问起,她依旧还是很开心地解释道:

    “我是老爷在正月十六的一个夜里在街边捡到的,听老管家说他那晚貌似是刚刚打败了敌人,喝了点酒有些高兴,索性就叫我十六夜了。”

    这倒也说得过去……

    徐逸超心想自己老爹总不能是穿越者吧,又问道:

    “那你怎么又叫咲夜了?”

    “后来夫人嫌一直叫十六夜麻烦,就干脆叫我咲夜,可老爷坚持要叫我十六夜,最后就成了现在这个名字。”

    好吧,是在下输了。

    徐逸超心说自己这爹娘还真都是人才,就连起个名字都能强行转变画风,简直是不服都不行。

    “那……咲夜”,徐逸超想了想还是觉得顺从自己爹娘的意思吧,尽管叫起来总感觉有些怪怪的,“我接下来要看书,晚饭就不吃了,你和其他人说一声,不要来打扰我。”

    “是,少爷。”

    十六夜咲夜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就很有眼色地离开了屋子,顺便为徐逸超带上了门。

    “十六夜咲夜,十六夜咲夜……”

    徐逸超将这个名字重复念了好几遍,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随即又将思绪收了回来,全部放到了拳经刀谱上。

    明天就是资质测试这个小说中的经典桥段了,霸天派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能够从中窥到一斑了。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又查看了武林通鉴,确定自己提升了一些拳法和刀法的属性值后,徐逸超这才躺下睡觉。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在徐逸超准备睡觉之前,十六夜咲夜执意要先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暖被窝。

    又一次搜索了之前的记忆,徐逸超发现以前的自己还真是让她这么做过,索性也坦然接受了。

    不过还真别说,被她暖过的被窝带着一阵淡淡的处子幽香,睡起来倒还真是舒服。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刚一亮,徐逸超心中一动,睁开双眼,就看到负责照顾他起居的十六夜咲夜正在朝自己走来。

    不错,看来自己的感知能力又提升了,换成是以前的话,像这种没有敌意的人靠近时他是不会有反应的。

    “你已经醒了就太好了,少爷,有位高公子来找你。”

    高旭的儿子高天行吗?

    听到这里徐逸超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接过十六夜手中的毛巾擦了把脸,温度不烫不冰,刚好合适:

    “他人在哪里?”

    话一问完,就看到十六夜呆呆地望着自己,一言不发。

    “你看着我干什么?”

    徐逸超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拿起毛巾又擦了把脸。

    “那个……少爷您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干脆就起床……”

    十六夜越说声音越小,不过话里的意思倒是很清晰的传达了出来。

    徐逸超一听便恍然大悟,以前的徐逸超从来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即便偶尔因为有事导致要十六夜叫他起床,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起来,赖上十几分钟那都是常事。

    不过应对这种情况对现在的他而言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今天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哼,我可不想让霸天派的那群家伙看扁了我们徐家人!”

    因为以前的徐逸超对于自己身为徐家少主的事情还是很自豪的,骨子也始终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所以这番表现倒也说得过去。

    果然,徐逸超这么一说十六夜顿时就释然了,她从徐逸超手里接过擦脸毛巾便道:

    “那位高公子现在就在屋外的天庭。”

    “带我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