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23章 毒对毒
    在雪山飞狐的原作剧情里,并没有对一嗔去找石万嗔的这段描写,徐逸超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到来改变了剧情走向还是剧情里原本就没有提及。但无论基于哪种原因,现在他先知先觉的信息优势都已经不存在了。

    其实在成功套路胡一刀,从他手里拿到胡家的拳经刀谱之后,徐逸超就已经可以回九州大陆了。不过距离武林通鉴上回归的时间还有几天,恰好一嗔邀请他一起南下对付石万嗔——说这个人才是害了徐逸超真正的幕后黑手,他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其实徐逸超心里清楚,一嗔之所以会叫上他还是因为没有放弃要收他为徒的打算,特别是在看到昨天晚上自己那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表现之后更是如此。

    他当然不会同意,不过他觉得两位顶级的用毒大行家较量还是有必要见识一下的——也许还能再增加一些毒术属性呢?

    就这样,两人便踏上了南行之路。

    一嗔行走江湖多年,经验丰富,徐逸超一路留心观察之下也跟着他学到了不少东西,这给他日后在九州大陆的生活带来了不少帮助,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话说这老和尚耐性也当真是可以,在这一路上依旧不停地向徐逸超安利医术和毒术的各种好处,特别是这些话由他这个有着让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毒手药王外号的人口中说出,显得格外有说服力。

    有那么几次,徐逸超险些就一时冲动答应下来。

    不过他毕竟还是个有原则有底线的人,一嗔老和尚再怎么说也救过他一命,要是他真的答应下来,等时间一到回归九州大陆岂不是会把他坑死?

    本着做一个纯洁正直,三观端正的少年的打算,他还是坚定的拒绝了。

    就这样,两人马不停歇,终于在出发第三天的上午,于一条甘凉道上堵下了石万嗔。

    这时距离徐逸超回归也已经只剩下了一天。

    “师兄,好久不见!”

    石万嗔身材就像一根竹竿般又瘦又高,左手拿着一只虎撑,肩头斜挂药囊,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已经被洗得褪了色的青布长袍,脚上拖着一双破烂泥泞的布鞋。

    只看他这身打扮的话,就完全是个普通的走方郎中,不过徐逸超注意到他看向一嗔的双眼目光炯炯,顾盼似电,再加上颧骨高耸,五官奇大,相貌独特,是那种让人一见就会留下深刻印象的类型。

    此刻他看到一嗔和徐逸超似乎并不惊讶,仿佛是早就猜到他们会将自己堵在这里一样,面不改色的和一嗔打起了招呼。

    “阿弥陀佛,师弟你屡教不改,如今又将鸡呜五更断魂香交给普祥那种恶人,今天我就要替师傅清理门户!”

    听到一嗔的话,石万嗔不屑地一声冷哼:

    “我说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找到我,原来是那个没用的家伙告诉你的。”

    他顿了一顿,又说道,“我便是将鸡鸣五更断魂香给了他又如何?咱们这一门讲究使用毒药,既然有了这个‘毒’字,又何必假惺惺的硬充好人?姓石的宁可做真小人,不如师兄你这般假装伪君子。”

    一嗔摇了摇头道:

    “老和尚我几时害过一条无辜的人命?”

    石万嗔却是嘿嘿冷笑道:“师兄你害死的人难道少了?你自然说自己下手毒死之人,个个罪大恶极,死有余辜,可是在旁人看来,却也未必如此。至于死者的家人子女,更是决不这么想。”

    一旁的徐逸超听到这话,耸了耸肩,心想:“他这话倒也不算错,历来都是屁股决定脑袋,屁股坐在哪边,立场肯定就偏向哪边。”

    却听一嗔说道,“师弟,正因为我深悔一生伤人太多,这才出家做了和尚,礼佛赎罪。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师弟你不要再如此执迷不悟下去了!”

    “假仁假义,又有何益?”石万嗔的目光向一嗔身旁的徐逸超瞟了一眼,见他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只当是一嗔新收的徒弟,全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师兄,咱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手底下见真章吧!”

    “阿弥陀佛,师弟,这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一嗔说着就朝徐逸超使了个眼色,之前徐逸超就按一嗔的吩咐在口中含了一颗药丸,就是怕两人在斗毒的时候误伤到他,此刻看到一嗔的眼色,便主动退到了一旁。

    接下来徐逸超就亲眼见证了这两位当世一流的用毒大行家的斗法,双方所使药物之烈,毒物之奇,看得他大开眼界,兴奋不已。

    除了蝎子、蛇、蜈蚣、蟾蜍、蜘蛛这些常见的毒虫,还有一些徐逸超之前根本闻所未闻的毒物,两人使用的药物也是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整整进行了一天一夜,到了最后阶段,真正让一嗔奠定了胜利的还是一种最常见最普通,毒性却又十分猛烈的毒药——断肠草。

    当石万嗔的双眼被断肠草熏瞎的那一刻,徐逸超猛的反应过来,敢情这就是书中所说毒手药王和毒手神枭之间的最后一次斗法。

    这次斗法之后,毒手神枭逃出中原十余年,等到治好眼睛再次归来的时候,毒手药王早已离世。

    本以为天下无敌的他却在天下掌门人大会上一时不察,又在无嗔大师的关门弟子程灵素手上栽了一个跟头。

    只可惜他和无嗔的两个徒弟同流合污,最终还是害得程灵素为救胡斐而死。

    一嗔见石万嗔双眼已瞎,顿时又起了恻隐之心,眼见着石万嗔要逃,徐逸超就急了,叫道:

    “千万不要放过他!否则你一定会后……”

    话未说完,他突然就凭空消失了。

    一嗔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反倒是石万嗔双目已经失明,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听到徐逸超的这句话后还当一嗔改变了主意要对自己动手,连忙加快速度,撒腿就跑。

    等一嗔反应过来,却发现他早已经逃远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一个大活人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徐逸超……你究竟是人是鬼,亦或是仙佛妖魔……”他想到徐逸超在消失之前说得最后一句话,喃喃道,“……看来,我是时候改名叫微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