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22章 唯有套路得人心
    “且慢!”

    看到徐逸超就要和一嗔离开,胡一刀转头看向妻子,但见她微微朝自己点了点头,便下定决心,一提马缰赶上前去。

    “大哥还有事情吗?”

    徐逸超一脸疑惑地望向胡一刀,仿佛是真的不知道他因为什么事情叫住自己一般。

    “你……真的要走?”

    胡一刀望着徐逸超,经历了刚才那件事,他内心深处才感觉这个兄弟的确是真心实意为自己好。

    “好兄弟,我们才刚刚认识几天你就要走,大哥实在是有些舍不得。不如你等苗兄收拾完那群鼠辈,我们四人畅饮一番再走如何?”

    徐逸超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大哥,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况且我已经答应了一嗔大师要和他同去办一件事情。”

    看到胡一刀还要再说,不等他开口徐逸超就打断了他:“能够认识大哥,对小弟来说已经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了,不妨等我办完这件事情,再来陪大哥开怀畅饮如何?”

    “好!”

    胡一刀也是个豪爽之人,见徐逸超这么说便不再扭捏,取出胡家的拳经刀谱直接塞到徐逸超手上。

    “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黄金白银大哥猜你也不喜欢,这本刀谱就送给你了。”

    徐逸超一听就连忙推辞:“那怎么行,胡家的刀谱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妻,大哥能将胡家刀法传给我已经是莫大的恩情,我怎么可以厚着脸皮再要这本刀谱?”

    他说着脸色就是一变,“莫不是大哥以为我当真是为了这本刀谱而来?”

    “贤弟万万不可误会!”胡一刀一见徐逸超如此,生怕他误会自己,连忙解释:

    “原本我的确是想将刀谱由你大嫂传给斐儿的。”

    他说着转头向身后的胡夫人和她怀里的小胡斐望去,脸上满是柔情。

    “可现在已经用不着啦!我既然还活着,由我亲自来教他武功肯定比他自个儿对着刀谱摸索更快,所以这本拳经刀谱就由大哥做主送给你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胡一刀脸上满满都是自信。

    徐逸超又道,“可大哥祖传的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等徐逸超说完胡一刀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在做出决定之后他就显得果断多了,“大不了老子再写一本就是!”

    这一次徐逸超没有再拒绝,将刀谱收下之后郑重地向胡一刀行了一礼,“大哥已经把话说到这种地步,我若是再推辞反倒矫情,既是如此,我收下便是。”

    看到徐逸超终于收下了拳经刀谱,胡一刀这才高兴起来:“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贤弟,下次见面的时候,希望你的武功能超过大哥才好。”

    “大哥说笑了,那怎么可能呢?”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徐逸超却敢肯定,假如他们真有再见面的机会,胡一刀绝不可能再是自己的对手。

    “好了,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就不要这么伤感了”,徐逸超朝着胡一刀夫妻一抱拳,“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大哥,大嫂,我们后会有期!”

    这句话我一直想说,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他在心中如是说道。

    望着徐逸超和一嗔远去的背影,胡一刀哑然失笑:

    “我这贤弟才加入江湖没多久,这说话的口吻倒是学了十足十。”

    “好啦大哥,叔叔和一嗔大师已经走了,我们还是先去和金面佛约好的地方吧。”

    听到妻子的话,胡一刀一拍额头,“哎哟,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掉转马头向来路返回。

    夫妻二人都很清楚,从今天开始,他们以后就要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喽!

    “拳经刀谱终于到手了。”

    此刻的徐逸超也是心情大好,尽管最后还是套路了胡一刀一把,不过好歹也是保住了他们两夫妻的性命,算是一个双赢的结局吧。

    至于苗人凤究竟会怎么处置田归农,那就不是自己应该操心的事情了。

    接下来他要做得就是以这本刀谱为基础,为自己打下学武的基础——毕竟他真正的敌人可是在那个武学不知道比这个时代高出多少倍的九州大陆啊。

    “徐施主,你当真不愿意拜我为师?”

    正思忖间,不妨一嗔突然开口问道。

    一听一嗔又提起了这一茬,徐逸超不禁莞尔,这个老和尚还是真是执著啊。

    “大师,应该我由我先来问你才对吧?对于你那三个徒弟,你还没有下定决心吗?”

    听徐逸超提起这个,一嗔便沉默不语。

    看到他的模样,徐逸超就知道他还是下不去手,考虑到他之前救了自己一命,徐逸超决定还是要提醒他一下。

    “大师,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不知道你听过农夫和蛇的故事没有?”

    一嗔摇了摇头。

    徐逸超这时才想起来这个故事貌似是伊索寓言里的,便又将这个故事给一嗔讲了一遍。

    “施主,你将老和尚的三个徒儿比成毒蛇,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是不是过分,大师的心里难道没有点数吗?”

    听到徐逸超这么说,一嗔再度陷入了沉默。

    看到他这个样子,徐逸超也懒得再说,好话不说二遍,自己说到底也只是个外人,言尽于此,到底怎么做还是看他自己了。

    想到这里徐逸超索性便将话题扯开:

    “大师,你确定你那个师弟就在南边?”

    “不错,谅那普祥也不敢对我说假话。”

    徐逸超心说那是,谁敢在毒手药王面前说假话。

    “对了大师,你把普祥怎么样了?”

    “我联系了一个武当的老朋友,把他交给了武当。”

    “哈?”徐逸超一愣,“交给了大师在武当的老朋友,不知是哪位?”

    一嗔微微一笑,“武当现任掌门,马真。”

    “原来是他。”

    徐逸超心想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两人一个差不多是被徒弟气死的,另一个更惨,干脆的被师弟害死——都被自以为信任的人害死,简直堪称苦逼界的楷模。

    当然这话自然没必要再说,接下来只要能够围观毒手药王一嗔大师搞定石万嗔那货就可以了。

    一说起石万嗔,徐逸超不由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