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19章 踌躇
    胡一刀的为人徐逸超很清楚,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讲比他本人还要清楚。

    雪山飞狐虽然名义上的主角是胡斐,就连雪山飞狐这个外号都是胡斐的,然而徐逸超却觉得这个故事的真正主角其实是胡一刀。

    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飞狐中十分单薄,到了飞狐外传,也就是雪山飞狐的“前传”中才渐渐成形。

    武侠小说中真正写侠士的其实并不很多,大多数主角的所作所为,主要是武而不是侠。

    但胡一刀却是一个急人之难、行侠仗义的侠士,这一点毋须多言,通读原著的徐逸超早就知道。

    但知道是一回事,亲身经历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他带着目的去接近胡一刀,动机原本就不纯,但胡一刀却仅仅因为他给胡斐取了一个名字就对他另眼看待,这两天更是坦诚以待,就连胡夫人也受了胡一刀影响,真正把他当成了自家兄弟一般来对待。

    如果等到他们夫妻二人死后再去夺取刀谱,是不是有些太没人性了?

    其实一开始他的确是这样想得,毕竟这是最方便,也是最快捷的获取刀谱方式。

    不过随着他后来和胡一刀的接触,这个念头就已经被他打消了。

    为此他还拟定了一个新的计划,只要他能够代替跌打医生阎基去见苗人凤,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不但能够顺利拿到胡家的拳经刀谱,而且还能保住胡一刀夫妻的性命。

    但偏偏天公不作美,这件事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得武当派叛徒普祥给搅黄了。

    这样一来,缺少了这关键性的一环,他的那个计划就无法继续实施了——想要保住胡一刀夫妻的命不难,但再想取得刀谱就难了。

    想到这里徐逸超就忍不住想要点艹普祥和给他毒药的石万嗔。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在这个世界毕竟只是个过客,而距离武林通鉴上回归九州大陆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一旦等他离开,胡一刀夫妻是死是活,胡斐将来还能否成为飞狐,毒手药王到底能不能下定决心做掉他的三个徒弟,一切的一切都和他再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如果是那样的话,把自己在这里的经历当成是一场梦,亦或是一个游戏不就得了?对于梦中人和游戏NPC,有必要那么认真,投入那么深的感情吗?

    这样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可胡一刀那豪爽的声音,胡夫人能够融化冰雪的笑容,一嗔老和尚带着殷切期望的眼神,嗯,再加上普祥猥琐的表情好了——这一切都让徐逸超无法把他们当成游戏中的一堆数据,把这场经历当成是自己的一场黄粱大梦。

    辗转反侧,翻来覆去,踌躇犹豫了大半夜,直到天色发亮,徐逸超依旧还是没有能够做出决定。

    “贤弟,你的眼睛怎么了?”

    看到徐逸超的两个熊猫眼,胡一刀关心地问道。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徐逸超打了个哈欠,指挥着平四将昨天那些兵器用绳索系在屋檐上,略一思忖,他又暗中嘱咐平四盯住跌打医生阎基,以备不时之需。

    一阵北风吹来,徐逸超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那些刀剑锤鞭也如同风铃般叮叮当当响了起来,颇为好听。

    “现在正是腊月,叔叔要注意保暖才是,我这就去熬一锅姜汤,大哥,你也喝上一碗。”

    “夫人,我就不必了吧,我……好,我也喝上一碗。”

    被胡夫人瞪了一眼,胡一刀就立刻改了口。

    等到胡夫人离开,胡一刀讪讪地笑道:

    “你大嫂虽然平日里看着温和,但要是倔起来可连我都得让着她。”

    “大嫂是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如此本也正常。”

    “哈哈,还是贤弟有文化,这样的话你大哥肯定是说不来的。”

    徐逸超笑着摇了摇头,“大哥和大嫂伉俪情深,我也是很羡慕的。”

    “贤弟这么说可是想媳妇了?别急,等打这完这一仗,我就让你大嫂给你张罗,保证给你找个合适的!”

    “千万别!”

    徐逸超吓了一跳,这种Flag可不能乱立。

    “哈哈,没想到贤弟你竟然也会害羞!”

    我这哪里是害羞,分明是怕被你的Falg害死啊!

    谈笑之间,苗人凤带着一堆小喽啰又来了。

    他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抬头一瞧,见了这些兵刃,已经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向跟随他来的众人狠狠瞪了一眼,那些人自然是低下头不敢瞧他。

    苗人凤骂道:

    “不要脸!算什么男子汉?都给我滚开!”

    那些人自知理亏,也不敢做声,都退开了几步。

    苗人凤是个坦荡君子,便向胡一刀说道:

    “胡兄,这些没出息的家伙吵得你难以安睡,咱们今日停战,你好好睡一觉,明日再比。”

    胡一刀看了自己妻子一眼,又笑着拍了拍徐逸超的肩膀,对苗人凤说道:

    “是内人和我贤弟打发的,兄弟睡着不知,咱们来吧!”

    听到是胡夫人出手苗人凤尚不觉得什么,但听胡一刀说还有徐逸超,他有些惊讶,不由向徐逸超这边多看了两眼。

    之后胡苗两人客气几句就又打了起来,徐逸超则是继续从容旁观,自是受益匪浅。

    这已经是两人大战的第三天,到了晚上依旧不分胜负,苗人凤就提出要住下来和胡一刀连夜畅谈武学。

    范田两人自然是大惊失色,坚决不同意,不过被苗人凤凶了几句之后也只能悻悻然地离开。

    这一幕看得徐逸超连连摇头。

    无论是自己穿越之前的世界也好,九州大陆也罢,还是这个由武林通鉴带着他来到的雪山飞狐位面,强者为王,实力至上的基本法始终没有变过。

    人,一定要靠自己。

    想到这里,徐逸超隐隐觉得自己心里有了主意。

    到了晚上,胡一刀叫掌柜开了一间上房,要和苗人凤两人抵足而眠,彻夜长谈。

    让徐逸超意外的是,胡一刀竟然也叫上了他,而且还隆重地把他介绍给了苗人凤。

    “苗兄,我这贤弟可远远胜过你那些胆小鬼朋友。”

    “哼,那些家伙哪里配得上做我的朋友,至于这少年——既然胡兄你如此推崇,他身上必有过人之处。”

    苗人凤上午听胡一刀说徐逸超动手打发了那些人时就已经觉得奇怪,此刻见胡一刀如此隆重地向他介绍起徐逸超便更加诧异。

    他本来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此刻虽然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多问,转而和胡一刀讨论起武功来。

    从这两天的比试中他已经看出胡一刀是在有意指导这个少年,此刻这个少年既然能被胡一刀拉过来,他自是明白胡一刀的意思,因此丝毫没有避讳。

    两人谈完武功又谈人生,谈完人生又谈情感,谈完情感又谈经历,越谈越是投机,越谈越是兴奋。

    就在徐逸超眼见着这两人越来越有向着基佬方向发展的趋势时,苗人凤叹了一口气道:

    “倘若你不姓胡,或是我不姓苗,咱俩定然结成生死之交。我苗人凤一向自负得紧,这一回见了你,那可真是口服心服了。唉,天下虽大,除了胡一刀,苗人凤再无可交之人。”

    “那也未必。”

    便在这时,徐逸超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