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11章 等打完这一仗我就教你武功
    也许其他人在听到一嗔这个名字还会觉得有些陌生,可徐逸超是什么人?他原本记性就好,再加上一向注重细节,因此对书中的一些支线情节也记得很清楚。

    一嗔,正是毒手药王在出家之后的法名之一。

    一般而言,在金系武侠系列中有四大医仙,他们分别是阎王敌薛慕华,蝶谷医仙胡青牛,杀人名医平一指和毒手药王无嗔和尚。

    四人当中唯有毒手药王并没有真正出场,仅仅出现在别人口述中,正因如此他反倒显得比其他三人更加神秘。

    单看他的徒弟程灵素和师弟出场时各种酷炫,就已经给人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师弟和徒弟已是如此,那师傅就更不用说了。

    至于一嗔这个法名也是有来头的,程灵素在给苗人凤治眼睛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师父出家之前,脾气很是暴躁。

    他出家后法名‘大嗔’,后来修性养心,颇有进益,于是更名‘一嗔’。

    他老人家收我做徒儿的时候,法名叫做‘微嗔’。

    三年之前,他老人家改作了‘无嗔’。

    他老人家撒手西归之时,早已大彻大悟,无嗔无喜,哪里还会把你这番小小旧怨记在心上?”

    想到这里徐逸超看向一嗔,见到他双手手指完好无损,暗暗点了点头。

    “是了,现在胡一刀还没有死,苗人凤自然也不可能去找毒手药王算账,算起来的话,这个时候他应该刚刚改名叫一嗔不久。”

    想通了这一节,徐逸超再看向老和尚的时候目光就有些不一样了,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机会见到毒手药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这应该算是主角才有的待遇吧?

    “这么说昨晚我听到的那声‘阿弥陀佛’也是他,严格地说救了我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一嗔?没听说过,我告诉你,这迷药可是毒手药王亲手给我的,你竟然敢解他下的药,就等着被他报复吧!哈哈哈哈哈!”

    “毒手药王?”胡一刀一脸惊讶。

    “毒手药王?”徐逸超只觉得好笑。

    “毒手药王?”一嗔表情平淡,“你用这药糟蹋了不少良家女子吧?”

    普祥梗着脖子道,“是又如何?女人都是水性杨花之辈,就算不被我插早晚也要被别人插,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又有什么区别?

    想当年那个老杂毛的女儿嘴上说着不要,到最后还不是被道爷我干得只剩下一个好字?

    偏偏他爹问起来的时候却又说是被我强迫的?哼!女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天生就是被人X的!”

    这人有精神病啊!

    徐逸超和一嗔还没说什么,胡一刀却是勃然大怒,抽出单刀就往普祥头上劈去:

    “老子一刀劈了你这个淫道!”

    “施主且慢!”

    “大师为何还要拦我,你没听到他刚才的那些话吗?作恶多端却还不知悔改,这种人渣还留着他干什么?”

    胡一刀单手持刀停在半空,怒气冲冲地问道。

    “此人自然该杀,不过给他迷药的人也脱不了干系,你若是杀了他,又怎么去寻那人?恰好那人也是贫道的故人,就请施主将他交给贫僧,此事由贫僧处理便是。”

    “既然一嗔大师这么说,自然没有问题。”

    胡一刀听到这里横过刀朝普祥的后脑一拍,这一下力道正好,普祥顿时直挺挺的躺下晕了过去。

    “阿弥陀佛”,一嗔看了床上的徐逸超一眼,对他说道,“徐施主无需担心,你身上的毒性已被贫僧用药祛尽,只要再休息一两日便可全愈。只是施主他日行走江湖还需小心,须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不可只图逞一时口舌之快,惹来杀身大祸。”

    他这么一说徐逸超顿时就明白过来:

    “大师那晚也在?”

    “阿弥陀佛!”

    一嗔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高深莫测地看了徐逸超一眼,便提着已经被打晕的普祥离开了房间。

    “这位一嗔大师当真是个奇人,听来他似乎和毒手药王也有关系。”一嗔离开之后,胡一刀有些好奇地说道。

    徐逸超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次真是栽了,一嗔说得不错,这次他还真是因为只图逞一时口舌之快才惹来了这场杀身大祸。

    如果不是那晚一嗔恰好认出普祥,一直盯住了他的话,恐怕自己真要死在这个淫道手上了。

    一直以来,徐逸超都坚信一个道理:

    人,一定要靠自己。

    这次是自己运气好,那下次呢?

    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像小说中的主角一样,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这次的事情恰恰给他敲响了警钟,他已经不再生活在那个国家民主富强,社会稳定和谐,人民敬业友善的和平年代,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万万不能装逼了。

    却听胡一刀说道,“贤弟,这人当真可恶,竟然把迷药交给那淫道去干那下三滥的勾当,害了那么多良家少女,倘若早让我碰上,必将他一刀劈成两半!”

    不知不觉间,胡一刀对徐逸超的称呼已经从徐兄弟变成了贤弟。在他看来,徐逸超在遭人暗算之后首先为没有能替自己送信这件事情懊悔,的确是仁义之极。

    他略一沉吟,便道:“贤弟,等打完这一场我就教你胡家刀法,别的大哥不敢保证,但若再有像那淫道这样的人来,管教你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喂喂,哪有那么多淫道来找我啊?

    你这话说得好像普祥昨晚是来刚我的一样啊喂!

    还有你这句打完这一仗再教我刀法又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妥妥的死亡Flag吗喂喂?!

    听到他的话徐逸超忍不住就在心中吐槽起来,此时此刻,他仿佛看到了胡一刀的头顶有一颗死兆星正在闪亮。

    不过他转念一想,按照原本的剧情,几天之后胡一刀夫妻的确是死了,再看他现在这副模样,徐逸超不禁有些心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徐逸超没有说话,胡一刀还以为他是累了,就叮嘱他好好休息,自己则先回去了。

    毕竟明天就是和苗人凤的大战,高手对决,胜负只在一线间,他现在必须要调整心态,好以最佳的状态应对这场大战。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徐逸超一个人的时候,他便将武林通鉴具现化,之前正因为武林通鉴发出了警兆,他才能够在半夜惊醒,逃过一劫。

    “咦!”

    便在这时,他发现武林通鉴和刚刚穿越时相比,竟然产生了一点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