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10章 又拿错了剧本?
    普祥很郁闷。

    他来到平安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原本一直都是顺顺利利的,谁知道就在他准备干完最后一票撤走的时候居然栽了跟头——早知如此他就不对徐逸超动手了!

    他之所以要杀死徐逸超,首先是为了泄愤。在那么多人面前被徐逸超套路,在他看来这无疑是一种侮辱,以他锱铢必较的性格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则是要通过杀死徐逸超来保住他的招牌。

    这种事情他之前就没少做,但凡被他说是有血光之灾而又没有破财免灾的,通通都被他用这种方式暗算了,正因如此,他的招牌才会这么响亮。

    特别是徐逸超这种自以为是当众打脸的,如果他不干掉这个人的话,这块半仙的金字招牌就砸定了。

    只是他没想到徐逸超并没有睡着,反而在蛰伏后狠狠揍了他一顿,更让他意外的是在他用药迷倒徐逸超之后又冒出了一个胡一刀,遇到这种情况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不过尽管被胡一刀生擒,他却并不担心。

    因为这种迷药的解药只有他有,所以他笃定胡一刀想让徐逸超清醒的话就不敢拿他怎么样。

    但他万万没想到徐逸超竟然自己醒了!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你来杀我是为了保住你的招牌?”

    徐逸超也没想到来杀自己的人居然会是那个算命的,但他反应多快?仅仅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为什么想杀自己的原因。

    “什么招牌?”

    一旁的胡一刀听到后忍不住问道。

    徐逸超便将自己套路这个老道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心里则是越发苦涩,早知如此这样那天就不要多管闲事,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江湖骗子竟然就为了自己的行骗招牌草菅人命?这等恶人还留着做什么,我这就一刀劈了他!”

    听徐逸超说完胡一刀勃然大怒,提起钢刀就要劈人。

    “大爷饶命!”

    “施主且慢!”

    普祥的求饶声和老和尚的劝阻声同时响起。

    求饶声可以不管,但老和尚的话胡一刀就不能不听了,他暂且放下了钢刀,转身说道:

    “大师,我知你佛家不杀生,但像此等恶人留着只能制造更多的杀孽,我宰了他反倒是替天行道。”

    “胡施主且慢,贫僧有几个问题想问他。”

    “好吧,既然如此大师就先问好了”,胡一刀恶狠狠地瞪着普祥,“你听着,大师问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回答什么,倘若有半句虚言,我便将你一刀劈成两半!”

    “是,是,贫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普祥一副要吓尿的模样,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徐逸超却敏锐地察觉到这个道士的表情似乎有些浮夸,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道士应该不像他表面上表现的这么胆小才对。

    不过此刻的他却是意兴阑珊,没心情再去理会了。

    剧本并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发展,这就直接导致他取得胡家刀谱的难度再度拔高——难不成真要像原著那样等胡一刀死后再行下手夺取?

    其实徐逸超一开始的确是这样打算的,胡一刀夫妻一死,刀谱就成了无主之物,再加上这个世界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这本拳经刀谱的厉害之处。

    即便那个跌打医生阎基也万万不会想到,几十年后他仅凭着这本刀谱的前两页就成为了江湖的一流高手。

    因此那种情况下抢夺刀谱的成功率最高,也最省事。

    然而随着这两天和胡一刀夫妻的交往徐逸超渐渐改变了主意,作为局外人读书时尚不觉得,但当他真的面对面和胡一刀交流时,不免慢慢也有些佩服起他来。

    特别是当自己给胡斐起了名字之后,他莫名生出了一种想要对这个孩子好一些的念头——尽管他心底也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只是过客,胡斐这个名字也是早就定好的,但这种念头偏偏就难以割舍。

    所以这几天他才会不断完善细节,模拟方案,改进方法,敲定计划,为的就是能在保住胡一刀夫妻的前提下得到刀谱,谁知道计划才进行到一半就出了这样的乱子。

    “什么,你说他就是普祥!”

    便在这时,徐逸超突然听到胡一刀一声惊呼。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便看到胡一刀正惊讶地望着这个老道叫道。

    徐逸超微微一怔,能让胡一刀如此惊讶,这个普祥看来应该有点门道,可为什么原著里一点都没有提过?

    “怎么了胡大哥,他很有名吗?”

    “应该算是有名吧,至少老一辈的江湖人物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特别是武当派……”

    胡一刀深吸一口气,顿了一顿,这才说道:

    “普祥,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武当弟子,谁知道才入门一年,就**了武当掌门的女儿后逃出武当山。因为这件事情,当年的武当掌门被他活活气死,临死前将掌门之位传于大弟子马真,让他务必擒拿此人。

    然而普祥为人狡猾,马真和师弟陆菲青数次下山追捕,依旧被他逃脱。他二人的师弟火手判官张召重热衷功名利禄,对此事并不上心,导致他一直潜逃在外。后来武当派封锁消息,数十年后便很少有人再知道这段往事。”

    “原来还有这样的典故……”

    可谁TM知道街上一个算命的竟然还有这样的来头?

    “这鸡鸣五更断魂香是谁给你的?”

    喂喂,还真有这种光听名字就槽点满满的迷香啊!

    在听老和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徐逸超忍不住又在心里吐槽起来,这种迷香不是只在传说里出现的吗?哪有人会这么脑残到中这种迷药啊!

    等等,貌似自己昨晚就是被这种药给迷倒的……

    “你不但认识我,还知道这迷香的名字,就连这小子是你救醒的?你……究竟是谁?”

    此刻的普祥一改之前的怂包模样,被认出身份的他整个人就连气势都为之一变,目光紧紧盯住了老和尚问道。

    “是这个老和尚救醒了我?”

    徐逸超听到这里一愣,这才隐约想起之前胡一刀的确提起过这件事情……等等!

    他突然浑身打了个激灵,之前胡一刀还提到过这个和尚的名字,难不成他就是……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一嗔,和给你这鸡鸣五更断魂香的那人乃是故人。”

    “我勒个去,他竟然是一嗔,导演,你不会是又拿错剧本了吧?”

    徐逸超听到老和尚自承身份之后顿时就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