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9章 夜袭
    从胡一刀的屋子里出来,徐逸超就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了。

    胡一刀不知道,徐逸超却很清楚,明天他去传话是见不到苗人凤的,他能见到的只有那个田归农。

    从某种程度上讲,田归农也是个套路高手,不但挑拨的胡一刀和苗人凤两人生死相搏,害得胡一刀夫妻双双死亡,更是拐走了苗人凤的老婆,把武功天下第一的苗人凤帽子染成了原谅色。

    如果说徐逸超对胡一刀和苗人凤还有几分敬重的话,对田归农就只剩下了鄙夷和不屑了。

    鄙夷归鄙夷,该打的交道还是要打。

    不过如果田归农想和自己比套路的话,呵呵,徐逸超已经想好了他是怎么被自己玩死的了。

    此外,胡一刀还给了徐逸超不少珠宝作为替胡斐取名和跑路的酬劳,但穿越后的徐逸超原本就出生在大家族,自然不会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更何况无论在这儿还是在九州大陆,修行都远比金钱珠宝珍贵百倍,他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因此自然是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这样一来胡一刀对他又高看了一眼。

    不过徐逸超也试探性地提出,希望能够从胡一刀那里学些功夫防身。

    对此胡一刀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答应下来。

    在大致构想好明天的安排后,徐逸超便安然入睡。

    睡到半夜,徐逸超突然感觉从武林通鉴上发出了一阵强烈的警兆,猛然惊醒过来。

    睁开双眼,他就看到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闯进来一个人,他手持一把短刀,正蹑手蹑脚朝自己走来。

    徐逸超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想要自己的命,但他可不想就这么把命丢在这个世界。

    即便他是通过武林通鉴穿越来的,也不敢去赌在这里死亡后还能不能返回九州大陆。

    见对方还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醒来,徐逸超心里就暗暗有了计较。

    眼见着这人渐渐朝自己靠近,就在他将手中的短刀高高举起的一瞬间,徐逸超突然暴起发难!

    他一古脑地将身上的棉被丢给那人,同时一个翻身闪到床下。

    那人猝不及防让棉被罩了个正着,但他也是果断,没有急着去拉被子,而是凭着感觉继续将短刀向床上徐逸超躺着的地方狠狠扎下。

    但听“扑”的一声,短刀直没床板,仅余一个刀柄。

    徐逸超见状惊出了一身冷汗,暗叫一声好险,顺手提起地上的圆凳,卯足了劲朝那人背上就是狠狠一下!

    那人正打算拔刀,却被徐逸超这一凳子砸倒在床。

    徐逸超自然是得理不饶人,抡起凳子接二连三就朝这人砸去,管他是谁,敢对自己行凶,先打个半死再说。

    不料这人在挨了几下之后,突然反手朝徐逸超洒出了一把粉末。

    徐逸超万万没想到他还有这一着,一不留神嗅了一口,就觉得香气扑鼻,顿时就是一阵头晕眼花。

    “卧槽,这傻逼竟然还用药!”

    等他反应过来再想屏住呼吸却已经来不及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徐逸超清醒过来,首先打量了一番周围,看到那熟悉的房间,这才放下心来,他还在雪山飞狐的世界。

    “看来我昨晚没被那家伙干掉,应该是胡一刀救了我吧……糟糕!”

    他朝窗外望去,发现日已偏西,居然已经到了下午。

    徐逸超一挺腰板就要起身,谁知道浑身一阵无力,竟然“咚”的一声又倒在了床上。

    “太好了!徐兄弟你醒了?”

    这一下动静不小,屋外的人听到后直接就闯了进来。

    徐逸超转头望去,就见到胡一刀和昨天那个给胡夫人开药的老和尚一前一后走进屋子。

    胡一刀一个箭步窜到床前,双眼通红地说道:

    “徐兄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胡大哥,现在是什么时间?”

    徐逸超急急问道。

    “现在是申时,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若不是一嗔大师说你在这个时辰定然能醒来,我早就一刀劈死那个混蛋了,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对你动手,大哥真是对你不住。”胡一刀有些惭愧地说道。

    “申时!”

    徐逸超一听竟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一下子就急了,连胡一刀后面的话都没怎么注意:

    “那岂不是耽误了送信的事情?”

    胡一刀一听顿时大为感动:

    “徐兄弟仁义过人,自己为歹人所袭,清醒之后首先担心的却是没能替我送信,这个朋友当真是没有白交!”

    他哪里知道徐逸超是因为自己遇袭这件事情没能送信,导致他的整个计划被打乱才会这么紧张。

    “这件事情兄弟不用担心,我见那医生口齿伶俐,也挺能干,所以今早就让他把回信和话带给金面佛了。”

    徐逸超一呆,“你让那个跌打医生去传话了?”

    “不错”,见徐逸超目光呆滞,胡一刀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此刻他却是已经回来了。”

    终究还是走上了原来的老路啊。

    徐逸超听到这里便颓然地坐回到了床上,朝胡一刀苦涩一笑:“他是怎么说得。”

    “说是不必另选日子,约我明天决战,还叫我买两大一小三口棺材,免得他们到头来又要破费。”

    胡一刀见到徐逸超的表情,还当他是担心自己,当即安慰道,“兄弟你也不必担心,金面佛硬要动手,我未必怕了他!嘿嘿,他那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包袱,只怕得换换主儿。”

    果然,自己一出事,剧情还是朝原本的方向发展了。

    一想到这里,徐逸超就恨不得把昨晚偷袭自己的那人给打死,想起刚才胡一刀所说得话,便问道:

    “胡大哥,昨晚到底是谁想杀我?”

    “哼!”胡一刀听他问起来也是怒气满满,说了一句“兄弟你且等等”便转身出门,没过一阵就提着一个人又回到屋里,他将这人往地上重重一摔:

    “就是这个藏头露尾的鼠辈!”

    徐逸超这时已经恢复了些力气,他支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凝目一看,不由失声道:

    “是你!”

    “兄弟你认识他?”

    见徐逸超如此,胡一刀不由问道,昨晚他听到徐逸超屋里的动静之后立刻赶了过来,正好见到这人用药迷翻徐逸超之后打算下手杀他,他当即出手救下徐逸超。

    可这人即便被自己生擒,依旧是有恃无恐,声称没有他的独门解药徐逸超永远也醒不过来。

    胡一刀差点就被他唬住,好在替他妻子开药的老和尚再度出马,诊断一番后就保证徐逸超能在今天申时醒来。

    也幸好徐逸超真如他所说得那样在今天清醒了,胡一刀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杀徐逸超。

    这时被胡一刀摔在地上那人听到徐逸超的声音,抬头一看,顿时露出了比徐逸超还要吃惊的表情:

    “这不可能,你怎么会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