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8章 金手指的正确使用方法
    “胡大哥,你是说想让我给你的儿子取名?”

    徐逸超没想到胡一刀竟然想让他帮这么一个忙。

    “不错,我本来就是个粗人,夫人虽比我多认识几个字,但也不是大家闺秀——其实一开始我和夫人本想请大师为我们的孩儿取名的。”

    没毛病啊,虽然不知道这老和尚是从哪冒出来得,不过就目前来看他应该没什么坏心思,是站在你们这头的。

    胡一刀似乎是看懂了徐逸超的意思,便解释道,“可大师却说他与我这孩子无缘,而徐兄弟你却身负慧根,机敏聪慧,才学过人,所以便推荐你来为孩子取名。”

    “哈?”

    徐逸超听得一愣一愣的,机敏聪慧、身负慧根、才学过人?你确定这是在说我?不就是请吃了一顿饭吗?这老和尚未免把我捧得有点太高了吧?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却听胡一刀又说道:

    “徐兄弟你就不要谦虚了,就和你说了这么一会话,我便感觉大师所言不虚——况且我胡一刀是不会看错人的,徐兄弟你必是一个待人至诚的君子。”

    不会看错才怪!

    徐逸超在心中说道,你连被哥套路了都不知道还敢这么说——不过取名这种事还不简单吗?反正本来就是要和你打好关系,既然如此……

    徐逸超微微一笑,用手蘸着茶水在桌上写下了“胡斐”二字。

    “既然胡大哥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推辞了,你看这个名字如何?”

    “胡斐?”

    胡一刀轻声将这两个字念了出来。

    “不错,既是胡斐,又是飞狐,胡大哥觉得如何?”

    “胡斐,飞狐,胡斐,飞狐……”

    胡一刀将四个字来来回回念了几遍,顿时一拍大腿笑了出来:

    “好名字,当真是好名字!哈哈,好兄弟,你这次真是给这孩子起了个好名字啊!”

    此刻的胡一刀开心的就像个孩子,马上跑到屋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夫人,胡夫人闻言也是眼前一亮:

    “大哥,这名字起得好啊!奇怪的很,你刚一说这个名字,我就觉得我们的孩子似乎命中注定就应该叫这个名字似的。”

    “正是如此!我和徐兄弟一见如故,我还没告诉他飞狐这个名字还暗合了我高祖飞天狐狸之名,这一下当真是神来之笔!”

    两人自然不知道胡斐本就是他们儿子的名字,只觉得这个名字起得无比贴心,对徐逸超的态度又亲切了几分。

    胡一刀在胡夫人睡下之后就抱着孩子出来,用手指蘸了酒给刚刚出生一天的小胡斐吮。

    结果胡斐不但不哭,反而舔得津津有味,看得徐逸超也是连翻白眼,心说主角果然都不是普通人。

    就在这时,南边忽然传来马蹄声响,听起来似乎有二三十匹的样子,声音到店门口恰好止住,跟着就传来了拍门的声音。

    徐逸超顿时心中一凛,正主来了!

    醉的稀里糊涂的掌柜跌跌撞撞跑去开门,门还没开就被人撞到一旁,二三十个普通程度的壮汉鱼贯而入,个个身上都带着兵刃,进门之后默不作声地排成一列。

    只见其中一人走上前来,在一张桌旁坐下,从背上解下一个黄布包袱放在桌上,包袱用黑丝线绣着七个字,赫然便是:

    打遍天下无敌手!

    这货就是苗人凤?

    徐逸超凝目望去,却见他身材又高又瘦,面皮蜡黄,就像是生了病,一双手仿佛破蒲扇,格外的大,只看外表的话反倒像是个中年病汉。

    再向胡一刀望去,却见他只是自顾自地逗弄孩子,就仿佛没有看到这些人似的。

    苗人凤也是一言不发,等人斟上酒后就和胡一刀你一碗我一碗,谁也不瞧谁,各自喝了十多碗酒。

    此时整个客店鸦雀无声,除了胡苗之外的其他人仿佛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这逼装的,啧啧,光这份气度就比诸如田归农范帮主之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胡大哥,怎么有客人来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呢?”

    徐逸超这一开口,顿时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胡一刀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说话,不过他转瞬就收起了惊讶,笑道:

    “徐兄弟你不是江湖中人自然不知道,这位在江湖中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绰号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金面人佛苗人凤就是他。”

    胡一刀在说起“打遍天下无敌手”这七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读音,听上去颇为刺耳。

    “打遍天下无敌手?那想必他的武功很厉害了?不知和大哥你比起来怎么样?”

    徐逸超这句话一问出口,原本和苗人凤一伙想要呵斥他的一众人便强行忍住,定定地盯着胡一刀,打算看他怎么回答。

    苗人凤目光从徐逸超身上扫过,也看向了胡一刀。

    胡一刀沉吟片刻,刚要开口,忽然房中胡夫人醒了,叫了一声:“大哥!”

    他怀里的孩子听到母亲的声音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胡一刀手一颤,呛啷一声,酒碗摔落在地上。

    苗人凤“嘿、嘿、嘿”冷笑三声,转身出门,其他人自然是跟着一起离开,片刻之间,马蹄声渐渐远去。

    苗人凤这一来,胡一刀也没了再和徐逸超说话的心思,抱着孩子就走进了房子。

    徐逸超并没有跟进去,他料定在自己今天的这番套路之后,胡一刀等会肯定要来找自己。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胡一刀就叫把他叫进了屋子。

    “徐兄弟,我和你虽然初次见面,但却格外投缘,现在大哥有个不情之请想让你帮忙,不知道你……”

    “胡大哥何出此言,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对没有二话!”

    徐逸超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一脸诚恳地说道。

    开玩笑,他之前做得那些事情,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这种时候不答应怎么行。

    “好兄弟!”

    胡一刀回头和妻子对望一眼,目光中满是欣慰。

    “既是如此,兄弟你可愿意听我讲个故事?”

    徐逸超自然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但这个时候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愿闻其详。”

    接着胡一刀便将原本应由跌打医生阎基传达的三件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第一是胡苗范田四家上代结仇的原因,第二是苗人凤的父亲和田归农父亲的死因,第三就是闯王军刀的事情。

    这三件事情看过原著的徐逸超本来就知道,但亲耳听着胡一刀述说又是另一般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