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7章 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大光头
    他正准备出门,不料平阿四却在此刻领着他的父母前来道谢徐逸超昨天的赠银之恩。

    好不容易劝走他们,徐逸超出门一看,得,昨天客店里的那群壮汉已经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到处找医生的胡一刀——别问徐逸超是怎么认出他的,这货的特征太明显了。

    显然,一场打戏已经散场了。

    此刻徐逸超正好见到那跌打医生阎基一脸惊恐地望着胡一刀,双手乱摇,道:

    “不,不……”

    那副模样和当初自己在面对冰心的时候简直如出一辙,只不过两人一个是装的,一个是真的。

    “别怕,我不会将你煮熟来吃了。”

    胡一刀见状大笑道。

    按照正常的发展,接下来阎基自是会被胡一刀逼着给胡夫人接生,顺利产下胡斐,也就是未来的雪山飞狐——而那也恰恰是徐逸超要开始套路胡一刀的时候。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人群中突然钻出了一个大光头!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位夫人长途跋涉,已是惊动了胎气,如果老衲所料不错,怕是过了中午便要生产。”

    “大师您懂医术?”

    胡一刀惊喜地问道,这个和尚出现的太及时了,简直就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

    徐逸超则是一头雾水,这个老和尚是从哪冒出来的?

    整个故事里的和尚只有宝树一人,可宝树分明就是眼前的跌打医生阎基啊!

    却听那和尚继续说道:“老衲略通医术,观夫人气色,倘若处理不当,怕是要难产,要尽快去寻个稳婆才是。”

    “那个……镇上做稳婆的刘婆婆前几天害病死了。”

    掌柜见到胡一刀的凶悍模样,不敢撒谎,只能实话实说。

    胡一刀一听就急了,一张脸变得越发黑沉,他摸出一锭银子拍到桌上:“快去别的地方找一个,越快越好!”

    说完他便转过身对这和尚和阎基道:

    “大师,医生,劳驾请二位先别走开。”

    这和尚到底是谁?

    徐逸超正思忖着,却见那和尚突然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

    徐逸超心中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同样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此时已经到了早饭时间,掌柜的跑去为胡一刀寻稳婆,平阿四受徐逸超的恩惠,送走父母之后见他出来,便跑来替他张罗起早饭。

    落座之后的徐逸超就开始思考,剧情怎么变了?

    到现在他也只是抢了胡一刀援助平四的戏份,就算是蝴蝶效应也没这么夸张的吧?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可以坐在这里吗?”

    让徐逸超没想到的是这个和尚竟主动找上了他。

    “这位大师,店堂的空桌子这么多,为什么非要和我凑到一起呢?”

    徐逸超上下打量了他两眼,但见他相貌平平,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心里却在想这货接下来不会说我与佛有缘想要度化自己吧?

    “阿弥陀佛,贫僧观施主面相,乃是一乐善好施之人,故此特来向施主化缘。”

    徐逸超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大师倒是实诚,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套路你了,平四,照着我的给这位大师也来一份。”

    平阿四看了老和尚一眼,没有说话,不过等他端着饭菜送来得时候却在徐逸超耳旁悄悄道:

    “大爷,现在骗子忒多,特别要小心这些和尚道士,他们看你心眼好就想骗你的钱。”

    听到平阿四的话徐逸超不禁莞尔,他也清楚平四一片好心,便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平四放下饭菜,在离开时依旧忍不住狠狠瞪了这和尚一眼,在心中说道:“徐大爷可是个好人,我要盯着点这和尚,免得他被人骗了。”

    “大师请用。”

    “阿弥陀佛,施主难道不怕我是骗子吗?”

    徐逸超闻言心中一动,“大师的听力很好嘛,这小兄弟的话你听到了?”

    “虽不曾听到,但也能料到”,老和尚看着依旧气鼓鼓望着自己的平四微微一笑,拿起筷子:

    “如此贫僧便失礼了。”

    “大师请便。”

    徐逸超说完,自己也端起了碗筷。

    一顿饭吃完,徐逸超和这个和尚也聊了几句,但始终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将自己脑海中有关雪山飞狐的剧情来回梳理了好几遍,依旧想不到除了宝树之外还有哪个剧情人物是和尚。

    便在这时,胡一刀突然出现在两人身旁,一脸焦急地对这老和尚道:“大师,劳烦请先照看我夫人,我要亲自去找稳婆!”

    原来胡一刀看到掌柜的还没有寻到稳婆,实在等不及了就打算亲自去找,不过他的夫人却不肯让他离开。

    眼见着日已过午,距离老和尚所说得时间越来越近,胡一刀实在没有办法,就让跌打医生阎基替他夫人接生。

    阎基自然不肯,但胡一刀将两百两银子拍在桌上,随即凶相毕露,在他的威逼利诱下,阎基也只能答应下来。

    “无妨,这位医生你尽管替胡夫人接生便是,我观两位先天极好,只要有人接生,想必没有大恙。待你接生后我再开上一副保胎的药,保管母子平安。”

    “如此真是多谢大师了。”

    徐逸超也没闲着,在一旁安慰了胡一刀几句,最终,正如老和尚所说得那样,胡夫人顺利生产,母子平安。

    胡一刀大喜过望,将客店所有人请了一顿。

    见此情况,徐逸超暂时先把对于那个老和尚的疑惑放到一旁,抓住时机,利用信息优势投其所好,主动交好。

    胡一刀原本也是个性格豪迈不居小节之人,加上心情大好,所以在被徐逸超一波套路之后顿时大生之知己之感,酒过三巡双方就已经开始以兄弟互称。

    “徐兄弟,大哥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胡大哥你尽管说,但凡是小弟能做到的,绝对没有二话。”

    徐逸超自然把胸膛拍得震天响,心中却在好奇这位关东大侠想让自己做什么事,总不会刚见面就要和自己结为八拜之交吧?

    如果真那样的话他就要怀疑自己才是真·主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