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6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雪山飞狐的主线剧情,在徐逸超看来全篇其实只用一句话就可以总结,那就是:

    这是由一连串误会组成的故事。

    从百年前闯王李自成手下的四大护卫胡苗范田开始,一直到大结局时胡斐和苗人凤的悬崖决战,通篇没有一处不是因为误会导致的。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苗范田三人误会老胡出卖了闯王,不等他解释清楚就把他杀死。

    老胡的儿子小胡告诉了三人真相,结果三人惭愧不已,当众自刎,但他们偏偏脑残到没有把真相告诉自家后人,结果苗范田三家就此和胡家成仇百余年。

    等到了胡一刀和苗人凤这一代,他们依旧继续着祖辈们的仇恨,但偏偏这两人都是真英雄,在交战过程中互相钦佩,虽是仇家却彼此将对方引为知己。

    正因如此,胡一刀便打算把真相告知苗人凤,不料被田归农从中作梗破坏,还害得胡一刀中毒身亡,胡夫人自尽殉夫。

    数十年后,明明是胡斐救了苗人凤和其女苗若兰,却又被苗误会玷污了苗若兰,胡斐虽有心解释,却被苗人凤逼得与他决战。直到苗人凤出招露出弱点被胡斐发现时,他才明白胡斐的身份,束手待毙,当真是自作自受。

    关键是这本书到最后还留下了一个悬疑的结局:

    胡斐到底能不能平安归来和她相会,他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

    这是何等的蛋疼!

    而且这部小说里的角色还有个习惯——一言不合就自杀。苗田范三家的前辈知道真相之后当众自刎,胡夫人托孤之后当众自刎,搞得这好像是一项极限运动似的。

    你说你自刎就自刎吧,把事情说清楚再自刎不行吗?那不就什么误会都没有了吗?结果小误会变大误会,最后就成了杀父夺妻这样的生死大仇,当真是智商下线。

    “其实我倒是挺想知道胡斐那一刀到底劈下去没有。”

    不过徐逸超现在所处的剧情还在宝树等人的第三方叙事回忆中,至于结局则是二十多年之后的事情,他肯定是看不到了——总不能再来个二次穿越吧?

    所以只能说一声遗憾了。

    胡一刀明天才能出场,徐逸超闲来无事,就打算去街上转转,看能不能碰到一点奇遇什么的——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换成那三个天命之子还差不多。

    对他们来说逛地摊遇到极品宝物贱价出售,下河洗澡捡个宝葫芦这一类的事情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此刻饭点已过,天气又冷,他在街上转了两圈也没发现几个人,就在他打算回去的时候,却看到就在离客店不远处支着个摊子,摊前围了不少人。

    “普半仙?”

    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个算命的。

    光听附近围观群众的议论,似乎这个普半仙算命很准,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围在这里。

    徐逸超对这种事一向嗤之以鼻,因为他清楚这些人所谓的本领,无非就是察言观色加上套路罢了。

    想到这里,他也就没了兴趣,拔腿便走。

    “少年郎,看你行色匆匆,是否有事在身啊?”

    不料他刚一抬腿,这个算命的居然主动叫住了他。

    徐逸超停下脚步,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为人察觉的微笑,这是打算套路我?那哥就陪你玩玩好了。

    “不错,我的确是有要事在身,道长有何指教?”

    “若你信得过贫道,就让贫道替你算上一卦如何?”他说着排开众人,解释道,“诸位,我与这位少年郎有缘,让我先替他算一卦如何?”

    这就已经开始了吗?

    徐逸超看了看周围,只见众人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望着自己,看来这家伙倒还真有两把刷子。

    “请!”

    他说着便将手递给老道,且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光看外貌的话这老道的确称得上是仙风道骨,他捧着徐逸超的手端详许久,这才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便对徐逸超Balabala说了一大堆。

    大意就是徐逸超天庭饱满,眼有灵光,命相大吉大利,多福多寿,短短几句话就把徐逸超夸得是天上少有,地上难寻,就差直接说他是仙人转世,神仙下凡了。

    围观群众更听得如痴如醉,就仿佛说得是他们一样。

    不过他随即话锋一转,马上说起徐逸超印堂发黑,煞气藏身,身上带有凶兆,不日之内将有血光之灾——不过只要给他五十两银子,便可替他化去此劫。

    “还要五十两银子才可以化解?”

    徐逸超似笑非笑地问道。

    见徐逸超似乎并不相信,老道顿时就怒了:

    “你这少年郎好不识抬举,贫道冒着泄露天机的风险对你如此推心置腹,你却——罢了!你既不相信,那直接离开便是,只是将来别怪贫道事先没有提醒你!”

    周围的人一听老道这么说,纷纷上前七嘴八舌开始劝阻起来,大意就是说这个半仙算命很准,让徐逸超赶紧破财消灾,否则就真的要大祸临头了。

    “道长不要见怪”,徐逸超见状忙道,“我的意思是一场血光之灾,只用区区五十两银子就能够化解,是不是太便宜了点?”

    听徐逸超这么说,老道的脸色方才好看一些。

    “钱并不重要,贫道乃方外之人,岂会贪图你这五十两银子?不过贫道要作法替你隐藏天机,你不施散的话必遭反噬!这五十两银子不过是应酬罢了,等过两日你真的平安无事,再向老道道谢不迟。”

    徐逸超一听这话差点笑出声,心想你说得倒是好听,我本来就好端端的,结果就因为你哔哔两句不但要给你五十两银子,过两天还要感恩戴德再谢你一次?你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吧?你比本地那赵财主都黑啊!

    不过他表面上却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

    “如此真是多谢道长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少年郎,你去哪里?”

    看徐逸超拔脚就走,老道顿时急了。

    “这么迟了,我当然是回去睡觉啊!”

    徐逸超一脸无辜地盯着这老道说道。

    老道见徐逸超这么说,面色不善地开口道:

    “你这是消遣贫道不成?说好的五十两银子呢?”

    徐逸超一拍额头,“我倒是把这个忘了。”

    老道脸色刚缓和下来,徐逸超就反问道:

    “道长既然能连我近日将有血光之灾这种事情都算得出来,难道就没有算出我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吗?”

    说完这句话,徐逸超便大笑着离开,深藏功与名。

    只留下了老道和一众围观群众面面相觑。

    片刻之后,那老道目露凶光:

    “这少年郎不听我的话,他日必有大劫!”

    说罢,便收起摊子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这件事对徐逸超来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回到客栈之后就早早歇下了。

    次日清晨鸡鸣时分,只听得一阵马蹄声响,徐逸超精神一振,就知道雪山飞狐的剧情算是正式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