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4章 我的金手指,时尚最时尚
    徐逸超听着冰心大呼小叫从身后追了上来,一边跑一边庆幸自己准备充分,从老爹那来讨来的神行符居然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站住,你给我站住!老娘要宰了你!”

    “白痴,都说了要宰我,我怎么可能站住!”

    徐逸超翻了个白眼,在心中暗道。

    此刻他只觉身轻如燕,照这个速度,土匪头子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追上他。只要带着她再兜几个圈子,徐克和徐福应该就会发现情况不对找过来了。

    冰心万万没想到徐逸超竟然跑得这么快,满腔怒火的她一口气没提上来,险些一个趔趄。

    见此情况徐逸超更是心下大定。

    “我早就说了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其实我……”

    徐逸超也不是得意忘形的人,便打算利用这个机会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不料话刚说到一半,他就发觉自己刚刚迈出的右脚竟然踏空了。

    “糟糕!”

    他反应极快,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但由于神行符加持下速度太快,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产生收回右脚的念头,左脚就已经跟着迈了出去。

    这一下他的整个身体顿时就朝悬崖坠落下去,身后冰心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传来,但很快就听不到了。

    尽管遇到了意外,但徐逸超却不惊慌,感到自己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崖底坠落,他颇为无奈的苦笑起来:

    “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还想等到了霸天派再用……算了,再不用的话我就要摔成肉饼了——武林通鉴,开!”

    徐逸超一声低喝,一卷竹简自他头顶浮现出来,竹简刚一出现,就散发出一团白光将徐逸超整个人包裹进去。

    等到光芒消失,竹简和徐逸超本人皆消失不见,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般,徐逸超也暂时失去了意识。

    当徐逸超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大街上,位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我这金手指还真是时尚到紧随潮流啊!”

    徐逸超望着自己面前喃喃道。

    他的身前漂浮着一卷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到的竹简,尽管竹简通体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但依旧可以看到它的扉页上有四个大字:

    武林通鉴。

    这就是徐逸超这次穿越之后带来得金手指。

    虽然名为通鉴,却是个能够带人前往其他位面的神奇道具,正是时下的玄幻小说里流行的穿越类物品。

    原本徐逸超打算到了霸天派之后再用它,可惜刚才情况紧急,逼得他只能提前按下F1,启动金手指。

    徐逸超正思忖着下一步的打算,突然发现街上的行人都用古怪的目光盯着他,有几个人在看了他一眼之后连忙躲得远远的,就仿佛害怕他把感冒传染给他们似的。

    仔细一看其他人的打扮,徐逸超就在心里骂了一句。

    MMP!怎么偏偏来到了这个朝代?!

    但见大街上所有男人都留着鞭子,用小脑想也知道他这次是来到了哪个朝代。

    穿越到九州大陆的徐逸超可是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放在这边是绝对要被当成反贼乱党的,也难怪围观群众都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徐逸超知道如果自己继续再待在这里的话就要出事了,他向四周一望,径直朝一个无人的小巷钻去。

    等他再度出现在大街上时,头上已经多了一顶帽子,恰好遮住了他那一头乌黑龙密的长发。

    此时正值寒冬腊月,这种打扮并不稀奇,很快,徐逸超就出现在一家客店的厅堂。

    客店原本就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现在又正好是饭点,因此徐逸超一边吃饭一边留心观察,没过多久就已经把这里的情况基本摸清。

    时间:清乾隆年间

    地点:直隶沧州乡下的一个小镇

    人物:穿越众徐逸超、客店掌柜小二、若干客人

    背景:平安客店是小镇上唯一的客店,专供来往北京的脚夫住宿,客店地方不小,但是不太整洁,不适合挑剔的人居住落脚。

    “嘶——!”

    就在徐逸超正在分析背景的时候,突然感觉手背一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倒水的小厮在添水时不慎将开水洒到了他的手背上。

    “客官对不起,您没事吧!”就在不远处的掌柜见状连忙跑了过来,还不等徐逸超说话就已经一巴掌扇在了这个小厮脸上,“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滚!”

    “客官您不要见怪,他原只是在灶下烧火的小厮,今个儿因为我们客店人手不足才会把他叫来给您添水,谁知道这小子笨手笨脚,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他一眼就从徐逸超的穿着看出他来自大户人家,因此在第一时间就连连道歉,说着对那倒水的小厮又是一脚: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给这位大爷道歉?”

    徐逸超见这小厮一头的癞痢,明明是冬天穿得却是一件破破烂烂的薄衣服,眉头一皱当即阻止了掌柜的:

    “行了,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一直打他干什么。”

    那掌柜的和小厮都没想到徐逸超竟然这么好说话,他们本以为徐逸超最少也要狠狠训斥他们一顿,因此一时间倒是愣住了。还是那掌柜的先反应过来,马上对小厮道:

    “还不快去给这位大爷准备一盆冰水?”

    见徐逸超没有责怪,那小厮也是手脚麻利的准备了一盆冰水,让徐逸超把左手浸泡在其中,颇为紧张地说道:

    “大爷,我去给您找大夫看看吧?”

    “一点小伤,没那个必要。”

    徐逸超摇了摇头,这个连皮外伤都算不上,找大夫的话未免也太矫情了。

    “大夫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便在此时,一个壮汉拉着一人跑进了店堂,大声说道。

    此刻的店堂被烛火照得明晃晃的,另外四五个汉子闻言面露喜色站起身来,立刻簇拥着这两人进了一间厢房。

    “那人就是大夫?”徐逸超瞟了一眼随口问道。

    “是的,那个人便是我们镇上的大夫阎基。”

    当听到这小厮说出阎基和大夫两个词的时候,徐逸超的脑海中顿时就闪过了一道灵光,脱口问道:

    “跌打医生阎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