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22章 我也会遇到这种狗血的事情?
    徐逸超并不知道,直到他走出屋门,伊子苒的视线还一直停留在他的背影上。

    “这就是你和那个女人的儿子吗?当年你离我而去时也是这样决然……没想到今天你的儿子竟也是和你当年一般无二,徐清,你可知道我到现在还没有忘记你?”

    她呆呆的望着房门,一时竟是痴了。

    “少爷,你回来了!”

    徐逸超刚刚走近屋子,就听到了十六夜欢快的声音。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修炼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别看徐逸超的修行速度仿佛是坐了火箭一般,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练完了霸天心法的前三层,还到达了后天境二层的境界,这其中的过程说起来其实是相当枯燥的。

    刚开始钻研胡家刀谱的时候,他的确是有浓厚的兴趣,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自己搞来的武学秘籍,同时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自行修炼,既兴奋又自豪。

    但正所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只靠看书是肯定行不通的,想要提升实力,就必须要通过练习才能做到,这一点即便是天才也不例外——区别只是练习次数的多少而已。

    可真当他练得多了,也不免就渐渐厌烦起来。

    这就好比是开车,一开始肯定是既兴奋又好奇。可一旦开得多了,特别是被城市里拥堵的交通和找车位时的糟糕体验教做人之后,这种热情就会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字——烦。

    徐逸超并不喜欢修炼,之前就已经说过,他的梦想是做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有钱人家少爷,家有良田千亩,终日不学无术,没事可以带着一群狗奴才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一下良家妇女。

    这恰恰是以前的徐逸超每天所过的生活。

    他也想过假如自己就是以前的徐逸超,以他的性格肯定也会去过那样的生活。

    只不过他做得不会有那么招摇罢了。

    估计他能够魂穿到对方身上恐怕就是因为双方有着共同梦想的原因吧。

    他之所以会去修炼完全是被逼的。

    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和三个主角结下了仇怨,所以他不得不修炼,而且还要拼命修炼——因为那三个家伙都是论外程度的挂比,如果自己不努力,等待他的就只有一个下场,这个就不用说了。

    所以直到现在为止,都是强大的外部压力迫使他不得不去修行,去让他逼着自己不断变强。

    十六夜那欢快的声音让徐逸超因为被迫修行带来的烦躁心情稍稍舒服了一些。

    在像徐氏这样的大家族里,被选为贴身侍女的女子一般都会是主人的女人,十六夜自然也不例外。

    她早已从心底里将徐逸超当成了她的天,她的全部,这一个月以来自然是全心全意的伺候自己的男人。

    洗衣做饭收拾屋子这都是最基本的,每晚的暖被窝和早上伺候徐逸超穿衣这种事情也是从来不落,即便是在这霸天派,也让徐逸超过着真正意义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只要徐逸超愿意,随时都能够推倒她。

    不过徐逸超却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现在的心思暂时还不在这上面。

    就在徐逸超准备按照往常的习惯回到屋里先小睡一会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只见一群人自斜方插入,正好挡在了他的面前。

    什么情况,找茬?

    徐逸超凝神望去,有些意外的发现这些人竟然都是和他同一批入选霸天派的那些少年,其中有几个人他还能叫得上名字,像什么鲁仁家、龙淘一、江由兵等等之类的。

    只不过徐逸超不明白他们现在挡住自己是想干什么。

    挑衅?示威?打劫?

    不至于吧?!

    自他正式加入霸天派以来一直都表现的很低调,并没有惹过什么人,就算是挑衅或是示威也根本无从谈起啊!

    徐逸超正打算开口询问,不料却有人先说话了:

    “真是没想到啊,徐氏的大少爷竟然也会来霸天派,你父亲本来不就是个高手吗?又何必舍近求远来这里呢?”

    说话的人是个满脸红光的胖子,看起来似乎还认识自己的,只是态度谈不上友好,一开口就火药味十足。

    “我可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徐逸超淡淡地说道,“有话快说,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膈应人。”

    “好!”那红胖子听徐逸超这么说,双掌一拍,“没想到徐氏公子还是个痛快人,把他给我带上来!”

    接着徐逸超就看见一个人被五花大绑,从他们这堆人的后边被推了出来。

    “李默?怎么会是他?”

    徐逸超十分不解,这群人到底想干什么?总不会天真到认为抓了李默就能让自己就范吧?不至于连这点脑子都没有吧?

    “如果不是这小子总是来找你的话,我们还真不知道你徐大少爷在这里竟然还是金屋藏娇啊!”

    那红胖子指着李默说道。

    徐逸超眉头微皱。

    恰在此时十六夜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了过来。

    “少爷,怎么了?”

    十六夜刚一出现,一众少年就觉得眼前齐齐一亮,为首那个更是用充满了占有欲的目光望着她。

    徐逸超面色就是一沉。

    深谙套路的他看到这种情况,哪还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胖子是在作死啊!

    他再度皱起了眉头,而这群人看到十六夜突然出现,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纷纷开始了叫嚷:

    “徐逸超,大家都是来这里修行的,凭什么你就能又有房子又有女人,我们却要好几个人住在一起?!”

    “不错,徐逸超,大家都是外门弟子,凭什么你和我们不一样?”

    那绿衫少年的话就仿佛是火药桶似的一下点燃了这群人脆弱的神经,一个一个纷纷嚷了起来。

    说来说去也不外乎两个原因,徐逸超有单独的房间,徐逸超带着侍女。

    他们当中也不乏大户人家的子弟,也有和徐逸超一样带着家仆来到这霸天派的,甚至还不只一个。

    可当通过资质测试正式加入霸天派的那一刻,他们却被告知要将这些侍女和家丁全部带回去,否则就离开霸天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