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1章 超哥的荒野求生
    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大自然的力量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个普通程度的壮汉在这种环境下就像是汪洋中的一叶扁舟,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随波逐流,自生自灭。

    尽管已经做了一定的准备工作,但是徐逸超此刻依旧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不断将他往上拉,有数次险些就要将他卷到空中。

    此时此刻,只学了三层的霸天心法被徐逸超运转到极致,一股内力在四肢百骸极速流动,苦苦抵挡着这股强悍的力量。

    就在徐逸超感觉自己要支持不住的时候,这股龙卷风终于离开他周身范围,继续朝他身后的方向移动过去。

    等到沙尘天气完全平息,阳光重新笼罩大地,徐逸超这才抖去压在身上的沙子,从大坑里慢慢探出头来。

    “呸呸呸!”

    虽然之前用湿手帕捂住了口鼻,但他还是呛了一嘴的沙子,抬头望去,只见沙暴过后,整个沙漠和自己最初看到的已经大有不同,就仿佛重新画过一般。

    “坑爹啊!”

    望着这茫茫沙漠,刚刚从沙暴中逃过一劫的徐逸超心里没有丝毫劫后余生的欢喜,只感觉无比头痛。

    武林通鉴的穿越地点随机徐逸超已经知道,只是这次未免也太操蛋了吧?

    居然把他传送到了这样一片茫茫沙海当中,而且刚来就二话不说先是一场沙尘暴,这算是下马威吗?

    检查了一下武林通鉴,依旧没有任何提示,徐逸超叹了一口气,知道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

    当务之急是尽快走出荒漠,否则只凭他身上带得这些水和干粮,恐怕用不上几天就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到那时他还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岂不是很冤枉?

    只不过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茫茫大漠,无边无界,徐逸超身上又没有像指南针这样用以确定方向的设备,想要凭着自己的力量走出沙漠那是何等困难?

    况且徐逸超心里清楚,即便他可以根据太阳和星辰确定大方位,但在没有明确参照物的情况下就这么往前走,很有可能会绕一个大圈子回到原点。

    那样的话做了无用功不说,精力和体力上的消耗都不是他能承受的,到了那种时候再想走出去怕是真的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现在的处境远比他悬崖求生那次凶险,一着不慎恐怕真的要死球了。

    “这可叫人如何是好?”

    徐逸超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像今天这种棘手的情况,思来想去,他依旧是没有任何办法。

    似乎,好像,大概,自己真的已经陷入了绝境。

    “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到了最后,终究还是被徐逸超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决定在确定了大方向的前提下,每走一步都尽可能修正自己的行走轨迹,同时节约干粮和淡水,前往寻找沙漠中的绿洲。

    这是一场赌博。

    能够找到自不必再说,如果一直都找不到,那么只要能挨上十五天不死,他就可以用武林通鉴强制返回九州大陆。

    只是那样的话,未来一年内武林通鉴的传送功能就会关闭,单纯就是一个查看人物属性的面板,这是徐逸超非常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可那也总比死在这里好。

    高旭曾经对他说过一句,徐逸超一直以来都深以为然:

    只有活着的天才才是天才,一旦死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所以只要能够活下去,哪怕是一年之内都不能再穿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凭着天赋和努力,终究还是可以依靠其他方式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不过……

    徐逸超有些担心地望向四周,如果真的找不到绿洲的话,自己真的能坚持半个月吗?

    在还没穿越之前,徐逸超曾经看过一个节目,上边的结论他倒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一个普通程度的壮汉在不吃饭的情况下能活十几天,不喝水就只能活七天,可一旦连觉都不睡,那么就连一周都撑不了。

    徐逸超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绝地求生的一天,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好在我的对手只有恶劣自然条件,要是还要防备其他人的话就真成吃鸡了。”

    又一次确认了自己的身体状态之后,徐逸超就出发开始寻找绿洲,踏上了他的荒野求生之旅。

    七天之后。

    “大家好,我是徐逸超,今天我要向大家展示一些在野外生存的技巧,只有这样才能在某些最极端、最危险的地方求生。

    我要面对一个星期的极限挑战,在这种地方,如果没有适当的求生技能,你甚至连一天都坚持不了。”

    现在的徐逸超整个人状态都非常糟糕,身上的淡水在今天已经喝完,干粮更是早在三天之前就告竭。

    荒漠中的消耗远比他想象中要来得大,因为强烈的阳光带来的水分流失问题,徐逸超在第二天就改变了作息时间,晚上出行,白天则是找一处遮阳地蒙头大睡。

    修正自己的前进轨迹这种事花费的精力也不小,有那么几次徐逸超都已经想干脆停留在原地等上十五天算了。

    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看似诱人的打算,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在放弃希望的前提上还能不能坚持这么长时间,而且他总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

    不能放弃,如果现在就放弃,比赛就等于提前结束了。

    徐逸超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是第六感,但他还是决定相信这个声音,所以继续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前进之路。

    “贝爷还说只要把头去掉其他部位都可以吃,可走了这么久,我是连根毛都没有看到啊”,徐逸超自嘲地笑了笑,“这里还真是个不毛之地啊!”

    徐逸超现在已经没有丝毫半点翩翩公子的模样,此刻的他蓬头垢面,胡子拉碴,嘴唇干裂,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也因为风沙的关系变得又红又肿,以及一对深深的黑眼圈。

    他嘴唇颤动了几下,吐出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节,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