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3章 你又不是坏人
    徐逸超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他被萧霖、林知、叶良辰团团围住,拼尽全力搏杀,依旧不是他们的对手,最终还是无奈的败下阵来。

    “徐逸超,当初你在侮辱我们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今天?”

    “胜者为王败者寇,要杀就杀,何必多说?!”

    “哼,哪有那么容易!你妹妹上门退婚,当众辱我,今天我就要当着你徐家所有人的面办了她!然后将你整个徐家夷为平地!”

    “你们徐家没一个好东西,徐克已经被我砍成两截,我今天就要将你徐家上下一个不留,统统赶出雷州!让你们也尝尝被赶出家门,四处漂泊流浪的滋味!”

    “徐逸超,当初你将我打成植物人,险些令我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今天我就要以牙还牙,让你尝尝做太监的滋味!”

    看着叶良辰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手持一把精致的小刀离自己越走越近,那嗜血的双眼也在不停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时,徐逸超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

    “不要!”

    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映入徐逸超眼中,跟着清脆悦耳的声音也在徐逸超耳旁响起: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这是一个年纪约摸十八九岁的姑娘,看到她望向自己眼神中满怀关切,徐逸超就知道自己终究是运气不错,遇上了一个好人。

    “多谢姑娘救了我”,徐逸超额头全是冷汗,刚才那个噩梦实在太过真实,让他现在都无法释怀,也让他腹中的饥饿之意愈显强烈,“可以给我一些吃的东西吗?”

    那女子闻言拍了拍自己额头,“对哦!我差点忘记了,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也就喝了点水。”

    她说着就将徐逸超慢慢扶了起来,这种举动让徐逸超有些惊讶,按说这个年代的女子受到礼教约束,对于一个陌生男子不应该有这种直接的肢体接触才是。

    不过在看到身前摆着的几块烤肉、几张面饼和一小堆蜜瓜干后,徐逸超就马上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风卷残云般扫荡起来。

    加上昏迷的这三天,徐逸超已经有接近一周没有吃过东西,所以吃相自然算不文雅,那女子则是站在一旁盯着他,一双大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并不觉得他这种吃法有什么不妥。

    在把女子为他准备的食物一扫而光之后,徐逸超就觉得精神好多了,毕竟他原本就没有受伤,只要补充了能量之后自然是很快就恢复了。

    这个时候他才有空打量起这个女子来,只见她身材娇小玲珑,皮肤细嫩,五官端正秀丽,虽然身上的穿着简洁朴素,却也难掩一身灵秀之气。

    特别是那对眼睛更是仿佛泉水一般清澈,没有掺加丝毫杂质。

    这样的容貌和气质……恐怕只有女主角才会有吧?

    在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长大,徐逸超见过的美女数量何其之多,但即便是一些号称360度拍摄无死角的素颜美女,似乎也不及这个女子。兴许单以容貌而论她们还要在这女子之上,可这个女子身上的那种灵气却是她们无法比拟的。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徐逸超总感觉这个女子清澈的眼眸下似乎隐藏着一抹很淡很淡的忧愁。

    “姑娘,古人云‘大恩不言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今天救了我的性命,我却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

    那女子摇摇头说道,“我救你又不是为了要你报恩,当时看到你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原本我还以为是你从沙漠里跑出来得野人呢。”

    说到这里那女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听你说话文绉绉的……你是汉人?”

    “嗯?”

    徐逸超心中一动,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子,那女子不由一阵羞涩,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徐逸超却没有注意到,而是在心里嘀咕起来,自己这次莫非穿越到了一个民族地区?

    “不错,我是汉人,叫徐逸超,难道姑娘你不是?”

    那女子听徐逸超问起,摇了摇头,“我也是汉人,不过这里是哈萨克人居住的地方,少有汉人前来。”

    说完这句话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叫李文秀。”

    竟然是她!

    难怪她之前的表现显得不是那么矜持,自小在哈萨克族居住区长大的她对于中原的礼数原本就不怎么在意。

    这时徐逸超也明白了自己在看到她时会有那种感觉的原因,李文秀原本就是金系武侠中少有的以女性为主角的小说。和老金其他小说相比,白马啸西风的名气没有那么大,但徐逸超也是读过好几遍的。

    看起来现在已经到了李文秀长大以后的情节,就是不知道她现在还有没有开始跟化名华辉的瓦尔齐拉学习武功。

    只是当知道自己原来是穿越到白马啸西风的世界里时,徐逸超不免有些失望。

    这个年代的武学层次同样很低,全书几乎对内力只字不提,特别是从李文秀只跟华辉学了两年功夫就已经成为了武林一流高手来看,即使有主角光环的加成,也难掩这个时代已经变成了靠招术精妙来决定武功高低的事实。

    搞不好,白马啸西风的年代比起自己上次去的雪山飞狐年代还要靠后,这就让本打算摸金的徐逸超失去了目标。

    “徐公子,你怎么了?”

    李文秀瞧见徐逸超突然就发起了呆,还以为是他的身体不舒服,连忙叫了两声。

    “我没事,谢谢李姑娘关心”,徐逸超朝她笑了笑,“你既然是汉人,又怎么会跑到哈萨克人住的地方呢?”

    他本意只是想随便引起个话题,不料李文秀听他问起,竟然叹了一口气,将她七岁那年和父母一起来到这里的事情向徐逸超完整叙说了一遍:

    “那一年,爹和娘带着我被人追到这里……”

    李文秀说完,就看到徐逸超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羞涩地低下头去,暗暗却是有些微恼。

    她心说这人怎么如此无礼,早知道这样就不救你了。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只是想想罢了,见死不救这种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

    徐逸超目瞪口呆地听她说完自己的故事,长于言辞的他一时竟然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想到对方毕竟救了自己一命,徐逸趣觉得他有必要提醒一个这个姑娘:

    “李姑娘,你是我见过的人里心思最纯朴的一个了,你我不过是初次见面,怎么就将这些事情都告诉我了呢?”

    李文秀抬起头来,不解地问道,“那有什么关系吗?你又不是坏人。”

    说完又在心里加了一句,“就是有些没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