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州套路王 > 第5章 白马之殇
    感情这武林通鉴不光传送地点是随机的,就连传送时间随机的啊!

    把自己传送到沙漠经历了一场沙暴的洗礼也就算了,等好不容易遇上了主角,一看,得,整个故事已经结束了——不带你这么玩得吧?

    不过徐逸超转念一想,虽然说武林通鉴将自己丢到这里,让他经历了一场荒野求生,但也正因如此才促成了他的突破。

    照这样看来,现在他遇到已经做完主线任务的李文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白马啸西风还不像雪山飞狐,主线剧情里还真没有什么徐逸超能看上的东西,难不成要跑到高昌迷宫里去找那些笔墨纸砚拿回去当古董吗?

    况且他原本就打算要回中原,假如主线剧情没有结束,为了报答李文秀的救命之恩他可能还要在这边待上一段时间,替她解决一下感情上的问题。但现在剧情已经结束,又是李文秀主动邀请,这个自然可以免了。

    再说路上有美女相伴也总比独自一人上路好吧?

    想到这里徐逸超不再犹豫,果断答应下来:

    “好,我们一起去中原。”

    五天之后。

    “徐大哥,你倒是快点啊!”

    原本和徐逸超一同起步的李文秀绝尘而去,在跑了一段程后停了下来,对还在她身后的徐逸超大声喊道。

    “我倒是想快,问题是快的了吗?”

    低头看着一步步慢慢向前走得白马,徐逸超也是醉了。

    自从答应李文秀和一起中原,徐逸超就做了充足的准备,结果就是用了五天的时间赶到了河西走廊,再往前穿过河套地区就能够到达中原了。

    主要还是因为李文秀舍不得她的白马,不愿意换上一匹脚程更快的马,否则这个时间还能提前。这个时间也恰好是徐逸超打算强制返回九州大陆的时间,不过现在自然是没有那个必要了。

    在剩下的半个月,他打算尽快和李文秀前往中原,一是想看看原作中没有提到的这个时代的中原是什么模样,二也是为了解开李文秀的心结。

    如今看来,第一个目标还有些遥远,第二个目标进行的倒还是比较顺利。

    李文秀毕竟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尽管那场刻骨铭心的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就连她自己也一度以为她无法再从中走出来。

    但是她遇到了徐逸超。

    倒不是说短短五天的时间她就已经忘记了这一切。

    她自小在哈萨克人的居住区长大,被化名计老人的马家骏抚养成人,原本就是个毫无心机,很容易就相信他人的单纯姑娘,再加上徐逸超通读原著,对她的过去非常了解。

    徐逸超原本是打算帮她挽回那个哈萨克小伙的,没想到武林通鉴传送时间随机化,主线剧情都已经结束了。

    所以徐逸超也只能另辟蹊径,从其他方面着手,专门针对她的经历备下了一系列课程,趁着这段时间给她恶补。

    结果几堂课下来效果显著,李文秀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徐逸超给套路了,不但逐渐从失恋的阴霾中走了出来,而且也恢复到了这个年龄段少女应该有的青春和活力。

    随着两人关系的拉近,相互间的称呼也从一开始的“徐公子”和“李姑娘”变成了“徐大哥”和“文秀”。

    就在徐逸超想着应该怎么让李文秀放弃行走迟缓的白马时,前方突然传来了李文秀的惊呼声:

    “徐大哥,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

    “驾!”

    徐逸超一勒马缰,迎头赶了上去。

    “至……尊?”

    有些意外地盯着那块挂在密林外的黝黑令牌,徐逸超低下头思索起来,片刻后抬起头向李文秀问道:

    “文秀,你爹娘和师傅之前有没有和你提过中原有个叫至尊的人物或是门派?”

    “没有”,李文秀摇了摇头,“爹娘也许和我提过,但我那时太小,已经记不清了,师傅倒是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过这方面的事情。”

    “那就怪了。”

    “怎么了,徐大哥?”

    李文秀不解地问道。

    徐逸超指着挂在树林外的那枚令牌解释道:

    “行走江湖,有道是‘遇林莫入’,像是在林外悬挂自家门派名号,让其他人见到之后少管闲事的也不是没有,只不过这个名号……”

    他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继续说道:

    “居然称自己为‘至尊’,还敢这么堂而皇之地挂出来,未免也有些太狂妄了吧?还是说这里位置偏僻,中原的那些名门大派管不到这里?”

    听徐逸超说完,李文秀想了一会儿,歪着头问道:

    “徐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徐逸超从怀里取出一副地图扫了两眼。

    “我们从旁边绕过去。”

    其实按照徐逸超的性格,在平时遇到这种事情肯定要进去观光一下的,更何况穿越树林原本就是最短的距离。

    不过在白刀啸西风的剧情结束之后,他已经丧失了剧情党先知先觉的优势,再加上想着尽快去中原,所以现在也就不想蹚这一趟浑水了。

    李文秀没有行走江湖的经验,自然是全听徐逸超的。

    不料,就在两人准备从树林旁边绕开的时候,只听“嗖嗖”数声,一排箭矢就自林中射了出来。

    徐逸超叫道“小心”,便自马上翻身而下,他知道以李文秀的武功这些箭矢对她没有威胁,自是不必操心。

    正如徐逸超所料,李文秀反应极快,听到徐逸超提醒,纵身一跃,数支箭矢便自她身下擦过。

    “小白!”

    听到李文秀悲伤的声音,徐逸超转头望去,只见李文秀和自己的坐骑均已中箭,全部倒在了地上。

    两人连忙赶上前去,只见两匹马的伤口处流出了泊泊的黑色血液,口吐白沫,挣扎几下就不再动弹了。

    “箭上有毒!”

    徐逸超心中一凛,看来这树林里有人在搞事情啊。

    “小白!”

    李文秀和白马感情极深,小时候的她更是被这匹白马救过一命,这么多年以来也一直都陪着她。

    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把白马当成了自己最亲密的朋友。

    这个世界上真正对她好的两个人在不久之前都先后离她而去,没想到就在今天连这匹白马竟然也离开了她。

    “文秀,你要去干什么?”

    看到李文秀在确认了白马已经死亡之后就擦去眼泪,毅然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就往树林里走,徐逸超沉声道。

    “我要去为小白报仇!”

    “你……算了,我陪你一起去吧。”

    徐逸超刚想劝她,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她此刻心中的感受,于是便摇了摇头,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