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珠玉酒
    砰!

    水之世界轰然震碎,无数颗水珠向着四周溅开,每一颗之中都蕴藏着一股沛然之力,这是世界之力!是天地大道之力!

    若是化神修士或许还能化解,但此时在这里的都是元婴修士,压力自然陡增。

    “快逃!”

    众元婴在最初的一愣之后,一个个连忙向四周逃窜。

    水之世界……

    真的被祁云一击之下震碎了?诸多进入这里的元婴修士都是难掩震惊,祁云竟然真的将水之世界击溃了?

    怎么可能?

    这可是化神修士的神通啊!

    而在一惊之后,众人纷纷逃离水之世界附近,看着那碎散四溅的无数水珠,众人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水之世界都已经被震碎了,那么他们还怎么比试?

    众人登时都傻了。

    外面,诸多化神修士也有些瞠目结舌,这水之世界……还真的被人给生生击碎了?

    还是个元婴?

    妖族?

    朱桢大儒忽然大笑道:“好,好!此番比试,祁云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他率先说话,也是力挺下祁云。

    岑幽相国明白朱桢的意思,他微微一笑,倒也不介意祁云能够将他的神通破解,点头道:“不错,祁云确实是第一人。赐珠玉酒。”

    岑幽相国一说话,旁边的下人连忙端着托盘上前。

    仇梵大长老忽然道:“这样的话,那祁云之外,其他六人怎么排?”

    朱桢大儒也有些头痛。

    祁云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但他后面的其他人呢?旁的不说,仇钟、拜月宫主他们的实力,明显都胜过雾虫族元婴以及秦升,若是赐给雾虫族、秦升他们的话,仇钟、拜月宫主未免会有些不服气;但若赐给仇钟他们,雾虫族他们也会不服,按道理,他们都未击在水之世界上啊。

    岑幽相国问道:“仇梵大长老有什么建议?”

    仇梵道:“不如再比试一次。”

    七王爷却忽然大笑道:“仇梵大长老当真是打得好算盘,你们仇家的仇钟没能拿到最后的彩头,就要再比试一次?是否只要仇钟没有拿到,就要多比试一次?”

    仇梵摇头道:“七王爷说笑了,但此番明显是比试的规则出了意外,并非是他们实力不济。”

    双方各执一词,谁也不肯相让。

    岑幽相国微笑不语,看着他们两人在那里辩论。

    不过此时,朱桢大儒却忽然开口,“两位且莫争执了,我有一个折中的主意。”

    众人都望向朱桢大儒。

    朱桢道:“不如这样,此番确实是比试的规则出了差错,所以除了祁云的第一人毫无争议之外,其他人未免都有些难以服众。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七杯珠玉酒,岂非都该归祁云?”

    都给祁云?

    这仇梵大长老如何肯?他当即摇头道:“怎么可能?之前规则就已经说好了,赐给表现最好的七个人。”

    七王爷也摇头,“这珠玉酒药力极猛,元婴修士饮一杯只怕就是极限了。”

    多了也浪费。

    朱桢大儒却是微微一笑,“七王爷都这么说了,何不就让祁云试试?就令他当场饮下,能饮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再令其他人来分。”

    七王爷、仇梵他们都是摇头,还想再说,不过岑幽相国忽然笑道:“也罢,就让祁云试试吧。”

    岑幽相国当即召祁云上前。

    此时岑幽相国他们几人的议论声,也早已经被不少人听见了,众人都摇头不信,珠玉酒可是用大道灵药酿制而成的!其中所蕴藏的灵气可想而知会是如何充裕,祁云不过元婴境界,怎敢一口气饮那么多?

    灵气且不说,单单是其中所蕴藏的大道之力,只怕就是祁云很难化解的了吧?这种品阶的灵药,绝非服用越多,帮助就越大的。

    仇钟原本是嫉妒,但此时却转怒为喜,让祁云饮!他若是拼了命去饮,只怕都有可能被灵气爆体而亡!

    说话间,祁云已经来到了众人身前。

    岑幽相国将之前众人商议的结果告知祁云,末了说道:“祁云,你意下如何?”

    还有这好事?

    祁云大为意外,他不由望朱桢大儒一眼,知道是后者的照拂之意。

    这对祁云当然是好事!他自然不会拒绝。

    所以祁云当即道:“自然可以。”

    “好。”

    岑幽相国大笑,他一招手,下人将托盘托到了岑幽相国身前,岑幽亲自举起酒壶,在第一个木杯中倒上了一杯珠玉酒。

    但见古黄色的木杯中,莹白色的酒液泛着淡淡的光华,显然品质不俗。

    而周遭不少人都神通非凡,眼力高明,已经看到那莹白色的酒液其实原本应该是无色,但由于天地大道自然在珠玉酒上汇聚,形成了一道道大道符文,这才生生将酒液变作了莹白色。

    这该是何等恐怖的大道之力?

    众人色变。

    果然不愧是大道灵药酿制的灵酒……这灵酒,肯定也是大道品阶!

    场中众人修为稍差,只怕都不敢饮这酒了。

    “请。”

    岑幽相国将木杯递向祁云。

    祁云接过,“多谢相国大人。”而后,他端着酒杯一饮而尽!顿时只觉无数大道之力顷刻之间涌入体内,祁云只觉识海之中轰然一阵鸣响,一颗古树在他识海之中生出。

    那古树珠光宝气,每一片叶子上都有着一层珠玉包裹,道道霞光将祁云的识海映得一片璀璨。

    霞光射向祁云识海的所有角落……

    好恐怖的大道之力!

    祁云也感觉到了压力,连忙观想太清八景图,识海之中陡然浮现八幅图案,真元在八幅图案之中来回激荡,绵绵不断地吸收着大道之力。

    那古树震荡,一颗颗珠玉光芒大绽,但所有的光线却都像是被无形之力吸收一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他的识海之中。

    滚滚灵气化作浩瀚真元,不断顺着祁云体内的经脉运转,化为他的自身修为。

    种种大道领悟,也如走马灯般掠过识海……

    从外面看去,就见祁云周身陡然绽起无数莹白色光晕,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大道文字交错浮现。

    祁云已经不自觉地盘膝坐下,闭目凝神,体悟着其中的大道。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祁云睁开了双眼。

    岑幽相国眼中也不由掠过一抹惊叹的神色,亲自伸手为祁云倒了第二杯,“祁云道友,请饮第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