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暗流汹涌
    妖族……居然赢了?

    周围诸族也很是不可思议……

    在他们心目中,妖族就只是一个弹丸之地的小族,怎么可能是飞莲族的对手?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族,居然击败了飞莲族长?

    若说之前妖族击败山人族,大家总还觉得可能是妖族正好冒出了一些天资卓绝的妖族金丹而已。那么现在,妖族正面击败飞莲族元婴,还是飞莲族中最强的飞莲族长,还有什么说的?

    妖族的实力,已经提升到了如此境界!

    当然,周遭种族诸多,自然也有不服气的,依然有上前来挑战的。

    他们也学乖了,知道虎老厉害,所以特意避开虎老!

    但祁云丝毫也不在意,分别派他们妖族的其他人,如熊梭族长、天痕族长、鹰飞族长等人出战,甚至狐圻长老也出战了一场。

    他们这些妖族长老本身已经是元婴境界,修炼多年根基也算十分扎实,但距离顶尖元婴毕竟还有一段距离。然而再学了祁云传授他们的神通后,一个个修为都是精进飞速,已经渐渐开始有了顶尖元婴的实力。

    所以,妖族出手后,虽然也不可能全胜,但面对诸族的挑战依然是胜多负少!

    服了。

    真的服了!

    一般一个种族之中有一位顶尖的元婴,那么基本就可以意味着他们种族的实力;而现在,妖族内虎老这个级数的元婴居然还有这么多!

    这已经是完全不输于山人族、飞莲族等等这些种族的势力了。

    谁还敢说妖族没有资格住在毕星宫?

    更何况,妖族之中还有一位神秘莫测的“祁云盟主”并未出手,这位祁云盟主的实力若比虎老他们还高出一截,那妖族的实力可就更加恐怖了。妖族原本一直是比较弱的一个种族,虽然人数众多,但顶尖元婴不足,潜力也不大,但谁曾想,如今实力居然一下跃升这么多?

    于是,周围诸族顿时一改之前的态度,纷纷上前与妖族攀谈,也再无一个势力提什么让妖族让开毕星宫的话来。

    山人族悄悄撤走。

    飞莲族长却脸皮更厚,“哈哈”笑着挤到妖族身旁,大笑道:“不打不相识,贵族实力我一向是佩服的。”

    众人:“……”

    其他诸如地火族、邪目族也都纷纷灰溜溜地撤走了,纵然他们也有顶尖元婴,但不一定是虎老他们的对手;而就算能抵得过虎老,但人数也远不如妖族!

    十万妖族,可不是吹出来的!

    ……

    “什么?”

    妖族被樊桐界西域诸族诘难,想要逼迫妖族让出毕星宫,结果却被妖族一一挫败,诸族灰溜溜撤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

    金袍令官自然也听到了,顿时震惊,妖族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

    这且不说,却说大周丞相岑幽也听闻了此事,当即将金袍令官召唤到丞相府。

    金袍令官不知何事,尚且惴惴不安,连忙见礼,“见过相国!”

    岑幽相国担任大周古国丞相之位,位高权重,是上一任大周古国古周帝所留下的重臣,辅佐当今圣上,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金袍令官不过是司职接待的一介小官,平时根本没什么机会能够觐见相国。此时被召唤过来,岂能不惶恐不安?

    岑幽气度渊沉,微微一笑,“起来吧,不必如此多礼。”

    他的周身不住有着山川河流的图案浮现,简直好似一幅缓缓移动的天下江山图,浩瀚的气息蕴藏其中,令人望而生畏。

    金袍令官早就听闻,岑幽相国多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了化神境界!

    “是是。”金袍令官虽然起身,但依然屁股半坐在椅子上,战战兢兢,随时准备起身。

    岑幽不以为意,这等下官见到他一般都是如此作态。他端起茶盏噙一口茶水,“我听说你把妖族安排到了毕星宫?”

    “是,他们有十万之众,除了二十八宿星宫之外,也没有其他地方好安排。”金袍令官却不知岑幽是何意,所以连连解释道。

    岑幽一笑,“你不必紧张。你做的很好,很有远见,比旁人都先看到了妖族的潜力。”

    金袍令官不由一愣。

    “这……”

    岑幽起身,负手在厅堂之中缓缓踱步,“樊桐界广阔无边,天下势力无数。我大周古国虽然是其中最强的一族,但也不可能与天下为敌。所以,像妖族这样的势力,我们还是要尽力争取的。你懂吗?”

    岑幽说到最后,已经转过身来,望着他,口中意味深长地说道。

    金袍令官先是一怔,但紧跟着就明白过来。岑幽相国听闻也是出身樊桐界的西域,所以他向来视西面的诸族为他自己的班底,一向尽力拉拢。

    岑幽虽然是大周古国丞相,位高权重,但他毕竟是先帝的老臣!当今圣上继位之后,态度暧昧,还未出声……看来,岑幽也是未雨绸缪,在为自己打算了!

    金袍令官顿时只觉冷汗涔涔,不想卷入这等是非之中。

    但岑幽就站在他面前,数尺之遥。

    金袍令官顿时明白了岑幽的目的,自己既然已经知道了岑幽的这番算盘,后者自然不可能放自己随便离开。

    所以,金袍令官连忙俯下身去,“下官愿为丞相效犬马之劳。”

    岑幽这才大笑转身,“不用效犬马之劳。我打算在三日之后举行一次宴会,宴请诸族。原本是没有打算邀请妖族的,但观妖族的实力,也当在邀请之列。这样吧,你替我跑一趟,去邀请妖族参加。”

    金袍令官顿觉头痛,他刚刚使绊子唆使诸族去找妖族惹事,结果一扭头,反而又要取请妖族赴宴?

    妖族会给自己好脸色看?

    但岑幽吩咐,他也不敢不遵,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是,下官这就去。”

    ……

    另一边,大周古国的深宫之中,几道黑影伏在了一男子身前,但见那男子看着很是年轻,一身龙袍,举止雍容,“你们说……相国拉拢妖族?”

    大周古国喜金色,但这几人却都是黑袍,藏身在阴影之中很是隐蔽。

    “是,岑幽欲设百族宴,宴请诸族……而且,大部分都是西域的一些种族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