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一剑光寒八百州!
    却说祁云利用诛仙剑阵,合莫思老祖、嵇空老祖、十世老人以及他自己四人之力,挥出了毁天灭地的一剑。

    这一剑的神威,黑纹纵然是化神境界,却又如何能招架?

    更莫说他自己也受到天地大道压制,被强行压制到了元婴境界……

    轰!

    祁云一剑斩在黑纹身上,后者周身的无数纹路,霎时间在祁云的这一剑之下纷纷崩溃,一道道纹路竟就那么四分五裂,皮肤绽开,鲜血横流。

    黑纹勉强招架,但所有的抵御在戮仙剑的毁灭大道之下都是纷纷崩溃。

    终于,这一剑的力量完全透入了黑纹的体内,后者难以招架,身子霎时间开始一寸一寸地龟裂!

    只须臾之间,黑纹整个人已完全崩碎,化作十余道黑线向外射出。

    “逃命!”

    “逃命!”

    这是黑纹最后的保命手段,十余道黑线穿梭空间,眨眼之间已经从东海飞出,向着四面八方逃遁而去。只要有一道黑线能够逃出生天,那么他就可以重生归来!不过,纵然如此,黑纹的内心也十分憋闷,他原因为来这一方世界,简直就好似春游一番罢了,但怎想到居然落到如此境地?

    这一保命神通,其实他修炼有成之后,哪怕是在强者如云的昆仑界内,也从未曾使用过!但如今,在这失落之地,居然被迫用出来了……

    而且,还很有可能逃不出去?

    而祁云在一剑斩中黑纹的时候,已经很快就意识到,后者已经用了保命的手段,逃之夭夭。

    他也不由佩服,这等化神修士当真难杀!

    不过,绝不可能放过他!

    祁云可不会丝毫心软,诛仙剑阵运转,手中的戮仙剑已经第二度祭出,一时间,戮仙剑好似陡然间自虚空消失一般,同样化作了十余道剑光分别追摄斩去。

    祁云对空间大道的理解,在这一刻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每一剑都随着黑纹的黑线,跳跃了层层的空间。

    剑光横空,光寒天下!

    黑纹双眼之中透出绝望的神色,祁云的戮仙剑简直如同如影随形的冤魂厉鬼,任他施展百般手段,却始终紧紧追摄在身后。

    第一道黑线,在被祁云剑光追上时,已经逃到了东海之畔,霎时间化作无数碧波,好似东海又向西扩展了千里一般。

    层层波澜之下,无数农庄、村落、人家都被淹没!

    祁云的剑光紧随而至,一剑斩下,千里碧波重新化作原本的山川土地,那一道黑线悄然消逝。

    无数普通人家在这一刻经历了生死离别,又到安然无恙……一时间都有些懵。

    第二道黑线,一剑没入了东海的更深处!

    化入无数游鱼、海草、飞鸟之中,不见踪迹。然而祁云这一剑落下,霎时间天地一静,所有这些生灵都在顷刻之间微微僵滞,而后飞鸟继续翱翔,游鱼继续嬉戏,海草依然随风摆拂……没入它们体内的那一道黑线,已经悄然消逝。

    第三道黑线化作了巍峨山峦,深扎于土地之中;然而祁云这一剑遥遥落下,却将巍峨山峦生生斩断!

    第四道黑线化作繁茂丛林,祁云一剑好似化作汹涌火海……

    第五道黑线、第六道黑线……黑纹为了保命,自然是将自己的神通施展到了极致!十余道黑线分走不同方向,用尽了所有潜藏匿迹的保命手段。

    然而祁云这一剑,引动千里天象,洞彻大道通幽,让黑纹无所遁形!

    黑纹,陨落!

    祁云的这一剑,聚合了四位顶尖元婴老祖之力,真正的超脱了元婴的境界!所以纵然是黑纹,也只能饮恨在这一剑之下。

    莫思老祖、嵇空老祖等等人族,以及风王、雨王等等魔族,都近距离看到了这惊艳一剑。

    每个人的心底都是难以言喻的震撼。

    他们从未曾想过,人的剑法,居然可以到这等程度?

    毁天灭地!

    当然,众人在深深震撼的同时,也深深地记住了这一剑的神通。特别是嵇空老祖他们,本身都是极为惊艳的天才,只是因为天地压制,才局限在元婴境界。

    所以,目睹这一剑,对于他们理解更深的天地大道,却也是极有助益的!

    这也是他们的机缘。

    ……

    黑纹陨落,东海之事便暂时告一段落。人族众人都是松口气,他们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但总体来看还是好的。

    但魔族这边,就有些糟糕了。

    魔主明显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由于中了黑纹的算计,使用了召唤术将黑纹隔空召唤而来。但凡这种召唤,特别还是黑纹这样强大的存在,势必会有天地大道的反噬。

    魔主本就苍老体弱,再经受这样的反噬,自然油尽灯枯。

    众魔族围着他,一个个眼睛都红了!

    虽然在魔主生前,众魔族在魔主跟前的时候,都是恐惧和暗恨居多,然而在他真正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所有的魔族却忍不住感受到了迷茫和彷徨。

    原本一直为他们遮风挡雨,带领他们前进的魔主就要倒下了,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圣主!”

    “圣主!”

    开始只是一个一个人在喊着,而很快,变成了所有魔族在喊着。

    似乎听到了众人的声音,魔主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周围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虚弱地笑了笑,声音低低地说着,好像说句话都会耗尽他所有的力气,“对,对不起,我在最后,还是没有尽到魔主的职责。但,但是,我们不能让异族插手我们的事。”

    “圣主!”

    “圣主!”

    这些魔族的元婴,不少都忍不住泪水,滚滚而落。这时候,怎么可能有人去怪罪魔主最后的决定?

    魔主将目光投向了祁云,目光之中似乎有着千言万语。

    但他还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已经面部表情一定,瞳孔涣散,溘然长逝……

    人族众人心中也都是黯然。

    按理来说,人魔两族仇深似海,单单是三年前的魔族入侵,就使得他们人族多少土地被践踏,多少生命被剥夺?

    但此时,看着这个最强大的对手的陨落,众人却忍不住有些难以描述的哀伤。

    终于,莫思老祖率先动了,他带头走到了魔主的遗骸的身前,深深地向魔主一施礼,才转身离去。

    后面嵇空老祖、十世老人都纷纷学着莫思老祖施礼述别。

    一代天骄,就此长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