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一十一章 诸道唯一!
    “妙!”

    却说祁云忽然跳出中央的僵局,一子落在了棋盘的左侧,嵇空老祖顿时忍不住一声喝彩。

    但见整幅棋盘上,祁云的棋好似一下就活了起来!

    这是祁云的整个一局,第一次给人这种感觉。

    原本祁云的落子,由于每一子之中都含着一种天地大道,种种不同,似乎都是根据魔主的落子而被动应对,显得凌乱不堪。

    虽然高明如魔主和嵇空老祖他们,隐隐之间总觉得祁云的落子,在凌乱之中,似乎另一种协调。但究竟是否确实,他们其实也一直看不出来。

    但祁云这一子落下,明明好似跳出了战局,超脱于中央的战局之外,然而却又与之前的每一落子完美相融。

    一时间,祁云的所有落子,也好似一下子就形成了一个整体一般!

    嵇空老祖他是纯阳宗的万法峰,修炼的是脱胎于《纯阳道典》之中的《万法道书》,讲究的是万法随身,道基天成。说起来,其实祁云此前展现出来的他的修炼之路,他对于天地的理解,倒是与嵇空老祖有些相像。

    再加上嵇空老祖本身也是惊才艳艳的人物,纯阳宗无数年来,修炼速度都排的上号。近些年中,更是力压莫思老祖、宁涉老祖等人,列入天下十神之一,是万年都未必一出的绝世天才!

    因此,只有嵇空老祖,对祁云的道隐隐有所猜测。

    这一子落下,却让嵇空老祖顿时明晰!

    这就是祁云的道!

    再联系到祁云之前的话,使得嵇空老祖再看祁云的棋局时,不由越发印证于心,感悟更深。

    ……

    棋局下,魔主却不由一愣。

    老实说,祁云跳出棋局中央的这一着,本身并没什么,在中央缠斗难以分出高下时,果断放弃这里,转攻他处,另立根基,也是常见的选择。

    然而祁云的这一着,却与之前的每一子依然完美地相融在一起,甚至更久协调。

    却让魔主也不由震撼。

    只觉祁云的“纷乱”之中,却似乎正蕴藏着难以言喻地整体的美感!

    甚至,隐隐之间让他有些觉得,自己专注于一种大道,哦,几种大道——但道理是相似的——看似这样更加“纯净”,“统一”,但其实偏居于一隅的时候还不见怎的,但一下放眼到整个天地之间,却显得是那么的孤单与偏狭,纰漏处处。

    反而是祁云的“乱”,却有着完美大道雏形的迹象!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魔主的道心都有些紊乱,心乱如麻。

    他的降龙杖就持在手中,双眼死死盯着眼前的棋局,然而在祁云这一子落下之后,却让他觉得无法下,不可下。

    似乎不管他怎么下,单单在他的大道之内,都无法超脱于祁云的囊括!

    魔主的手臂微微有些颤抖。

    尽管他年老,精力衰竭,远不如盛年之时;但由于他功法越发精深,再加上古木的维持,所以一直都没有过这样的迹象。

    ……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然而除了魔主和嵇空老祖等等有限的数人之外,其他人却难以感知到这么细致的东西。他们只见到在祁云落下这一子之后,魔主竟然久久站在那里,始终没落下又一子。

    不由都是心中惊讶。

    人族这边是惊喜,魔族那边却是惊疑。

    祁长叔和莫婉都连忙问道:“诸位老祖,祁云这是占上风了么?”

    众人都望向嵇空老祖。

    嵇空老祖当仁不让,解释道:“也许局面上没有占上风,但祁云展现了他对于天地的理解,却让魔主也产生了震撼。”

    论起大道的掌握,祁云可能还不如魔主深厚;但论起对于大道的认识,祁云却有他的独到之处!

    ……

    棋局下,祁云缓缓开口了,“圣主,你可曾好好看过这一番天地?我们这个世界,它是缤纷多彩的,是五彩绚烂的,是复杂的,是多变的。它有光,也有暗;他有金木水火土,也有太极阴阳……单单的一种道,怎么可能是整个天地的全部?”

    魔主明知道祁云这么说,一方面自然是在解释他对于天地的理解;但另一方面,未必不是在动摇自己的道心。

    但魔主还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要听下去。

    祁云果然还在继续。

    “但是,这许多的大道,又形成了我们这一个完整的世界!它不会因为有光,就没了暗;也不会因为有五行,就没了太极阴阳;不会因为有时间,就没了空间……所有的这些大道,应该是统一起来的!”

    “所以,圣主,化神之路不是终点,甚至它只是起点。它只是对一种道的掌握,但对于整个天地的认识,才不过只是刚刚踏入了门户而已。”

    “……”

    如果说先前的棋局许多人都未能感受太深,但祁云的这一番话,却一下让无数人都产生了震撼。

    这才是真正的修炼之路么?

    祁云,居然已经站在了这样的高度,在看着整个修炼之道?

    一时间,众人随着祁云的思路被无限地拔高,顿时只觉自己恍如置身于浩渺星空,天地仍有无穷之广远!再回首,眼前种种,不过浮云过眼,何足挂齿?

    此时再看祁云的棋局,在那凌乱之中,也好似看出了那种协调的美感,就正如同他们所身处的这一片天地!

    不管多少大道,都只是天地的一部分!

    诸道唯一!

    即便是魔主身后的那颗古怪头颅,他所在的世界,对于天地自然也有远胜魔主他们的认识。

    但似乎这颗头颅,也从未曾听人用这种方式解释过天地大道。

    然而在新奇、震惊之外,仔细思索,却又觉得这种解释似乎更加完美!更加将大道,与天地契合起来。

    他的心中也是震撼不已……

    长久沉默。

    半晌,祁云诚恳地道:“圣主,你我应该是道友,共同探索这一方天地,何必将你我的精力,都消耗在这样无谓的事情之中?”

    然而,长长的思索之后,魔主却忽然抬起头,缓缓摇头,却很坚定:

    “对道友,也许是无谓的事,但对我,不是。”

    他抬头望着棋盘,如同看着整个天地,缓慢却有力地说道:“如果这就是天地,那我注定逆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