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零九章 棋盘如天地,落子藏大道!
    魔主能做到这一步不奇怪,但祁云居然也能做到?!人族众元婴老祖又惊又喜时,忍不住对祁云更多了几分信心。

    就见孤岛中心,众魔族的头顶上方,十九道纵横交错的黑线分布于此,形成一幅壮美的画卷。

    墨线深邃,仿佛贯通两界之分。

    “落子无悔,祁云小友请。”魔主一拂衣袖,向祁云说道。

    祁云向着半空中的棋盘望去,心中算计一番,笑道:“魔主是地主,又是前辈,自然应该前辈先落子。”

    “当真一点儿亏也不肯吃。”魔主大笑。

    不过,正如祁云所言,他毕竟年龄长祁云许多,自恃身份,让祁云一句也就罢了,既然祁云摆明了要仗着年龄小耍滑头,他倒是不好跟祁云太斤斤计较。

    不得不说,魔主虽然站在了人族对面,但他的行事风度,还是让人族众元婴暗暗钦佩。

    而此时,一旁的那古怪头颅却忽然第一次开口,发出了声音道:“祁云道友,贵界一直有着‘敬老’的传统,怎的到了道友这里,就不遵守了?”

    祁云扭头向那头颅望去,目光闪烁,后者下意识心中一寒,只觉祁云的目光之中,似乎藏着些什么很深的心思。

    不过,祁云却笑道:“魔主已经决意先落子,你又何必在这里再动心思?”

    魔主果然点头,笑道:“道友不必多说了,我把祁云小友请到这里,已经是用了不光明的手段。比试的方法也是我所提,由我先落子,自然也说得过去。”

    说话间,他已经举起手中的降龙杖,向着半空中棋盘正中央的位置就是一点。

    他这一下出杖迅疾,如同一道风一般卷过,然而落下时却很慢,沉沉一点,霎时间,就见那两道黑线交错的地方,莹然亮起了淡淡的光华,无数玄妙符文在其中交错闪烁,蕴藏天地大道。这一子落下,棋盘之中的诸多黑线仿佛一下变得“活”了起来,隐隐之间被这一“子”所影响。

    这是魔主的道!

    棋盘如天地,落子藏大道!

    魔主和祁云比试的毕竟不是真正的弈棋之道,不过是借着棋盘来两人斗法而已。所以魔主这一子,却是落在了棋盘正中的位置,上下左右,四个方向都可进攻,极富攻击性。

    若是没有阻拦,魔主的道会自然而然地顺势侵入周遭,掌控更多区域!

    所以,祁云接下来的出手也极快,手中的诛仙剑快速刺出,轻巧一剑,紧贴着魔主落子的地方点下。

    顿时形成两分天下之势!

    魔主也不开口,看着祁云落子之后,他也紧跟着再次出杖,又是一子落下。

    祁云再跟……

    两人开始时分落子都是极快,几乎前一人刚刚在棋盘上点下一子,后一人就会立刻出手,在另一位置跟上一着。

    片刻功夫之后,就见天地棋盘上已经多了无数光点!

    开始大家还怕两人各落各的子,又没有颜色不同,难以区分;但随着两人的不断落子,渐渐的,众人就开始感觉到了棋盘之上的天地大道的变化,逐渐形成了针锋相对的局面!

    ……

    半空中棋盘虚浮,纵、横各十九道黑线交错,千里可见。所以不只是那些元婴老祖,众多的金丹真人、筑基弟子,也都在紧张地看着这一局棋。

    只是,那些筑基弟子对于这种弈棋,看的却是不大明白。

    就算金丹真人,其实也看的有些糊涂……

    “老祖,两人这下棋的落子,好像不对啊。”不少筑基弟子、甚至金丹真人,都在纷纷向师长询问。

    哪儿有人下棋,上来就在棋盘正中央位置打个不可开交的?

    孤岛外,祁长叔和莫婉两人也不大明白,他们更紧张,自然也忍不住连连去问莫思老祖他们。

    “老祖,祁云他这是……这好像不是弈棋之法吧?”

    两人的落子,几乎都是互相紧贴,以中路为战场而互相博弈,这莫说那些棋道大家了,就算是粗通弈棋之道的普通之辈,也忍不住对两人的落子大大摇头,这简直是胡来。

    莫思老祖却看的很紧张,声音都有些干涩起来,“他们不是在弈棋,算子,而是在以天地大道互相争锋!”

    “嗯?”

    祁长叔和莫婉听得依然似明非明。

    十世老人见状,也连忙向他们两人解释道:“长叔道友,莫婉道友,你们对天地大道的认知还不大够,所以理解不到。祁云和魔主,他们所刻绘的‘棋盘’,其实是将天地划分了区域,也是将他们各自对于天地大道的理解和运用,限制在了这一块区域之中,所有手段,都只为在这一棋盘之内争锋,较量高下。”

    祁长叔和莫婉点头,这点他们倒是能够猜出来几分。

    “所以——”十世老人继续解释,“他们此时的落子,其实并不是为了弈棋之法中常规的吃子,而是天地大道的对峙!每人落下的一子,都蕴藏他们的大道,而对方的落子,在演化自己大道时,也在克制对方的大道……”

    祁长叔和莫婉顿时明白一些,望望棋盘上,此时祁云和魔主正在棋盘最中央的那一小块区域内闪转腾挪,各自落子,密集布在一起。

    祁长叔不由更加紧张,“所以说祁云和魔主他们,此时就相当于是正在短兵相接?”

    十世老人叹道:“是啊,没想到,祁云居然真敢和魔主针锋相对;而魔主显然也想要在这一小区域内,尽快将祁云击溃。”

    此时祁长叔和莫婉再看棋局,祁云和魔主的一个个落子,不由更为紧张!

    每一子,几乎都关乎棋局胜败,两人生死!

    ……

    没有多久功夫,祁云和魔主就已经各自接连落下了二十余子,却是犬牙交错,密密麻麻分布在棋盘最中央的一小块区域。使得那里剑拔弩张,形势十分紧张。

    但到此时,祁云和魔主的落子反而渐渐慢了下来,显然在最初的一波快攻之中,两人各藏大道,互相较技,但一时间却是谁也没能奈何了谁。

    魔主固然无法令祁云一上来就败北,祁云连施巧计,却也未能真正破了魔主的天地大道。

    所以,看似凶险,但一时间却也形成了僵局。

    当然,正如弈棋之道,一子落错,就有可能让整个棋局满盘皆输!对他们来说,每一个子之中所蕴藏的天地大道,同样十分关键!一个子抵御不住对方,就有可能一下陷入劣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