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零六章 朝闻道,夕死可矣。
    “大师,这一次较技……就这样吧。”祁云缓缓开口。

    众魔族都是愕然。

    这……

    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意思?所以祁云这走了一圈,倒是让他们见识到了这一阵法的诸多玄妙。但这较技……到底算是谁赢了?

    众魔族都有些懵,他们根本看不懂。

    卜心大师的脸色已经变得越发苍白,简直如同一张白纸,没有丝毫的血色。

    他虚弱地笑着,“道友已经看出了此阵的玄妙,但能否破解,难道不需要验证一下么?老朽还真有些不服气。”

    祁云摇头,“我与道友无冤无仇,又何必做的如此绝。”

    卜心大师却洒然笑道:“道友你在魔族三年,不知击溃了多少魔族,剑下死去多少冤魂?怎能说无冤无仇?诚然,道友也是为了自保,为了人族,我不怪你,甚至敬重你的勇气和决断。但今日,我也是为了魔族,还请道友体谅。”

    祁云见他死志已决,忍不住长叹口气,“不论如何,我对大师还是敬重的,只是有些惋惜罢了。”

    他举步向着阵法之中走去。

    而此时,后面的魔主却忽的起身,“祁云小友且慢!”他连忙喝住祁云,而后转向卜心大师,“大师,今日这一番较技,就此作罢吧?两位在阵法之道上,都有超卓的成就。”

    卜心大师脸色苍白,但笑容却温和中透着坚决,“胜负未分,谈何超卓?祁云道友,请!”

    魔主长久地凝视着他,半晌之后,双眼忽然有些湿润,微微闭眼,身子略微有些颤抖地坐了回去,“祁云小友……请吧。”

    他明白了卜心大师的意思!

    卜心大师不是有胜算,只是他想赌那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赌注。

    祁云也长叹,起身再次向着阵法之中走去。

    周遭所有的魔族都安静了下来,祁云还没有开始破阵,但从魔主、卜心大师、祁云他们的态度来看,似乎卜心大师的胜算已经很低了?

    那卜心大师为何如此坚持?

    为何……如此悲凉?

    就是在这种气氛之中,祁云缓步行走在阵法之中,这一次他的脚步比之前更加从容,一路如同踏春一般悠然缓行,周遭一道道变化交替出现。

    但每次出现,祁云总是信手拈来地添加几分变化,阵法光华总是再次悄然敛去。

    一道道都是如此!

    渐渐的,周遭的那些魔族元婴也都看懂了,祁云这是在破解卜心大师的阵法!他们一个个心中忐忑,他们也不知道祁云这种破解的姿态,究竟是快是慢,但看祁云的神色,分明胸有成竹。

    而且,每一道变化消逝,卜心大师的身子总是会忍不住一颤。

    没有用多长时间,比上一次走一圈下来时间更短!祁云已经走到了阵法的最后……也即是最初开始的位置。

    祁云却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向着卜心大师的方向望去……

    但见后者的神色之中透着种种复杂的神色,似乎有着难以置信的震惊,有着豁然开朗的喜悦,有着得见通道的欣喜,也有着遗憾的不甘……而最终所有的神色敛去,迎上祁云的目光的时候,化作了一种不用言语表述,已经清晰流露的坚定。

    祁云懂了。

    所以,他继续踏出了最后一步,道道阵法变化交错闪现,而祁云似乎只是随意拨动阵法,顿时所有的变化便都销声匿迹。

    天地重归寂静。

    甚至一刹那,众魔族只觉阵法之中的天地,一下与外面的天地连通了起来,重归一致!

    这一刻,不用任何人多说,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一次的阵法较技,显然是祁云更胜一筹!祁云在阵法之道上的见解,竟然胜过了毕生钻研此道的卜心大师?

    这,这怎么可能?

    众魔族骇然。

    “卜心大师!”

    “卜心大师!”

    但众魔族来不及更多震撼,已经纷纷望向了卜心大师,只见后者脸色竟然诡异地变得多了几分红润,双眼之中闪烁着精光,与之前的疲态截然不同。

    回光返照……众魔族谁也不是没有见识的,哪里能看不出来?

    卜心大师赞叹,“祁云道友,你在阵法之道上的理解,果然胜我良多!这一阵法,竟你妙手更改之后,已经更见精妙!感谢道友,在我临终之前,还能让我看此眼界,真正触摸到阵法大道的边缘!”他说的很是平和,甚至还有些喜悦。

    接着,卜心大师望向了魔主,“魔主,今日之事不要怪罪到祁云道友身上,是我逼迫他破解阵法,断我最后生机。”

    魔主悲痛,“是。大师放心,我不会怪罪祁云小友的。”

    卜心大师说道:“可惜,到底未能帮助到魔主,除去祁云道友,化解我魔族危难。”

    魔主更加悲痛,“大师放心吧,一切有我。”

    卜心大师摇摇头,似乎想说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气息开始迅速变得微弱了下去……终于,卜心大师的双眼缓缓阖上,气若游丝,只留下了细不可闻的几个字:

    “朝闻道,夕死可矣。”

    卜心大师死!

    祁云叹气,向着一旁的魔族说道:“你们把此阵法拓印收好吧。此阵法是卜心大师一生的心血的凝聚,是一道难得的阵法。”

    卜心大师其实早已经心存死志,他知道自己胜算不高,但为了魔族,他还是愿意拼死一搏。

    只不过,祁云在阵法之道上的造诣太高,卜心大师一生的精血却也无法困住祁云。

    祁云随口的吩咐,周遭魔族才恍然大悟,连连上前去拓印。同时,众人难免也觉得心底很是怪异,就是祁云破解阵法,断去了卜心大师的生机,此时他们反而要听祁云的话?

    魔主脸色更加难看。

    他仗着秘法,存活无数年,同辈的修士几乎都在他的一生之中死去,所余甚少。

    卜心大师便是其中之一,而且是难得的对他不算特别认同,但愿意一直在默默支持着他的“道友”之一。

    但如今,卜心大师也死在了这里……

    他心底岂能不痛?魔主只觉心肠如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