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零四章 谁能一战?!
    却说魔族阴承施展出他的精妙剑法,宛如一道游蛇一般空中摆舞,霎时间藏下无穷变化。

    剑光凛冽,满室皆寒!

    然而祁云却依然神色平静,甚至还微微点头,“道友的剑法果然高明,已经触摸到了几分剑之大道的意境。”

    这还是祁云第一次用夸赞的口吻评论!

    魔族阴承的剑法何等之快?尽管他并不以剑法快而闻名,但元婴境界的修为,两人之间也不过数丈距离,几乎是阴承一抬手,剑就能刺到祁云身前!

    但这点儿距离,才多少时间?祁云却不疾不徐地说出了上面一番话……

    直到祁云说完,阴承的剑才到了祁云面前!

    时间拿捏的就是这么精准!

    所有魔族元婴的心底,都忍不住涌起了骇然的复杂感受,连魔主也不例外……阴承一剑刺出,这中间只有短短一息不到吧?但说完上面那一段话,正常的情况下该用多长时间?然而祁云不但说完了,甚至声音里完全没有任何急促,就仿佛之前跟魔主品茶之时,相对聊天一般。

    这是什么神通?

    这是什么手段?

    而在众魔族的骇然神色之中,祁云终于出剑了,他手中的长剑洒出,化作一片绵绵的剑光与魔族阴承的剑法相交。

    他出剑的动作依然不疾不徐,一如他说话的声音。然而他的慢,却似乎毫不慢于阴承的快。

    锵锵锵!

    顿时就只听一阵连绵不断的剑锋交击的声音,周遭无数魔族元婴,但能数的清楚这短短片刻之内,祁云和阴承剑锋撞击几次的,只怕都十不足一。

    祁云依然没有动用其他旁的神通,只用剑法之道,与阴承交手。

    锵!

    最后一声悠然的长响后,魔族阴承身形倏地向后飞退,脸色沉凝似水,看不出喜怒。

    “总算没有被祁云一招击败吧?”

    “已经比前面几人强多了……”

    “阴承道友还是厉害。”

    “……”

    半晌的沉默后,魔族之中终于响起了低低的议论声。双方的这一次交手,阴承固然没奈何了祁云,但祁云也没一招击败阴承吧?

    好吧,虽然祁云是端坐于那里,肯定要比阴承可以灵活移动吃亏,但这是祁云自己选择的,谁让他托大来着?

    不过众魔族终究难掩心底的震惊,祁云的剑法……居然坐着也可以与阴承战成平手?

    然而,在众魔族这么议论的时候,一旁魔主的脸色却十分难看。

    阴承的脸上也渐渐露出惊怒的神色……

    众人还不明白,但就在此时,却见阴承手中的长剑,忽然从正中的位置,一点点裂开了一道缝隙,缝隙越来越长,逐渐横贯整个剑身!再然后,就见那口长剑竟是悄然间从中龟裂开来,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一截握在阴承的手中,另一截失去了凭依,顿时坠落地上。

    阴承的剑竟被祁云斩断!

    这是平手?

    祁云端坐不动,只用剑之大道,居然击败了同样擅长剑道的阴承?众魔族一个个心底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十分复杂。

    “也许,也许祁云只是仗着手中的飞剑之利?”忽然,魔族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众魔族顿时精神一振,觉得此言大有道理。

    阴承虽然精擅剑法,但其实他从来不用那些上等利器的,他一直以为,剑法重在的是剑法本身,而不在兵刃!所以一番交击,他的剑才会断。

    按祁云的说法,阴承这是不依仗于剑,更接近了剑之大道的本质!

    而祁云呢?

    正如魔主之前所言,他可是顶尖的炼器大师!他手中的飞剑,品质岂能差了?

    这样祁云就算击败阴承,那也是依仗剑的锋利!

    这无疑让众魔族觉得好接受多了……

    祁云自然也感受到了周遭众魔族的议论,他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长剑微微举起,展现在了一众魔族的眼中,顿时,这种议论之声便渐渐减弱了下去,众魔族脸上都露出惭然之色。

    锵!

    祁云将手中的剑随手一掷,插入到了一旁的山石之中。很显然,这也只是一口很普通的长剑!

    魔主脸色更加难看,他修为更深,看的要比其他魔族看的清楚的多,先前交手的时候,看似阴承出剑飞快,而祁云运剑缓慢,然而却始终是掌握在祁云的节奏之中!所以,祁云每一剑都斩在了阴承剑身上的同一位置,反而阴承却根本无法选择去击打祁云手中长剑的哪个位置,只能疲于应对。

    也因此,一番交击结束,阴承手中长剑被斩断,祁云手中的长剑却安然无恙。

    两人剑之大道上的造诣,比众人想象中的还要更大!

    “剑法不错。”祁云随手掷出手中长剑后,点评阴承,“不过,距离剑之大道,还有着一定的距离。继续练剑吧。”

    就如同一位师长,在指点自己弟子一般。

    阴承面色难看,但技不如人,他又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他冷着脸转头就走。

    ……

    又一个!

    接连几位魔族的强者出面挑战祁云,却根本连把后者从座位上逼离都做不到。这让一众魔族无疑更受打击,一个个沉默在那里,无话可说。

    终于,好一阵沉默之后,才终于又有一人上前,“祁云道友,听闻你也擅长阵法,不如你我比试一番阵法之道如何?”

    阵法,小道!辅助之道。

    众魔族望去,认出来人却是他们魔族赫赫有名的阵法大家,卜心大师。

    众魔族精神再次一振,觉得有些胜算。

    虽然传闻之中,祁云似乎也精擅阵法禁制,但卜心大师却是把一生的精力都用在了钻研阵法上!但对祁云来说,一来他年纪更轻,二来他修为如此精深,所以对他而言,阵法只是一种辅助的手段,与卜心大师却截然不同。

    如今他们魔族常用的诸多战阵之中,几乎有近半数都是出自卜心大师之手!他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甚至超过了他们魔族的诸多前辈。

    十分深厚。

    妙!

    众人对魔主颇为叹服,居然早有算计,把卜心大师都请了过来。

    当真是未雨绸缪,准备妥当!

    祁云神色却依然平静,微微点头,向卜心大师伸手致意,“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