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六百零二章 图穷匕首见!
    周遭一众魔族都是面面相觑,他们都恨不得拿起刀直接朝着祁云砍了……结果,魔主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跟祁云说茶好喝不好喝?

    而且祁云也真坐得住,强敌环绕,他还能静坐品茶,一点儿也不见慌张。

    虽然作为敌对,但众魔族也对祁云颇为佩服。旁的不说,单单是这份悠然的气度,已经让人心折。

    果然是一位惊才艳艳的人物。

    人界之中能有祁云,他们魔界这次败的不冤。

    魔主和祁云两人也真有耐性,足足三杯茶水饮完,中间两人都一直只在说着闲话。直到此时,魔主放下茶杯,才终于笑道:“祁云小友,我已经将你父母放走,现在可以将那株古木归还给我了吧?”

    祁云点头,“当然可以。”

    说着,他毫不犹豫地从身上取出了那株古木,用一个木盆装盛着,那古木高大齐天,这木盆却只方寸大小,然而那株古木就装盛在了里面。

    魔主从祁云手中接过,神识扫入,确定了果然无误。他不由赞叹道:“这木盆也是件难得的法宝,久闻祁云小友精擅炼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祁云道:“不过一些小道而已,何足挂齿?”

    魔主欣然道:“这件法宝可能赠送给我?若无此物,想携带这古木还真有些不便。”魔主虽然也精擅空间大道,但想像祁云那般打造出类似瀚海苍穹的空间,却还力有不逮。那种层次的空间大道的运用,其实涉及了很高明的技巧——想要容纳实物,谈何容易?也就是祁云的太清八景图,才让他轻松做到而已。

    “自然可以。”祁云也不在意。

    魔主这才将那木盆收下,“如此,就先谢过祁云小友了。”

    两人可谓言谈尽欢。

    周遭众魔族早已经麻木了,这两人怎么看都是应该一见面就打生打死的,但怎想到你客客气气,我彬彬有礼……完全是一幅和睦相处的完美画卷。

    感觉着实诡异。

    祁云救走了父母,魔主也收回了古木,此间之事怎么看都告一段落。祁云起身,“圣主,若无旁事,我便要告辞了。”

    但此时,魔主却笑道:“何必如此着急?”

    祁云道:“多位前辈尚在外面等候,不敢太劳烦他们。”

    魔主神色不变,“小友莫急,我这边有一些手下,对小友的本事可谓是崇慕已久。今日难得有缘相见,何不让他们来向小友请教一番?”

    图穷匕首见!

    祁云知道,先前说了那么多都只是题外话,直到此时才入正题!

    魔主是不可能这么容易把自己放走的!

    祁云在来之前也有心理准备。

    祁云向着魔主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见那里,当即一个身披一件怪鸟披风的苍老魔族站起,他的身形看上去颇有些颤颤巍巍,似乎站着都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但祁云神识敏锐,却感知到他体内的浩瀚的真元。

    只听他冷冷道:“我风鸟族拜道友所赐,全族几乎尽数葬送在你们人族手中!只有我老朽和寥寥几个弟子,因为跟着魔主征战人界,才侥幸得脱!今日,便来请道友指教一番。”

    祁云向他微微点头,“我有印象。贵族奉命围剿我等,我等为了保命,不得不全力出手。”

    “多说无益!”这风鸟族魔族根本不听祁云解释。

    祁云也不介意,“我见识过贵族的神通,擅长风之大道,借助天地风力,十分精妙。只可惜我遇到的那些,其实都剑走偏锋,只知借助妖禽精血之力,而忽视了对于大道的参悟,让我很是遗憾。此番能与道友交手印证一番,我也很是欣慰。”

    风鸟族魔族冷笑,“希望你等等还能这么说!”

    刷!

    说话间,风鸟族魔族已经宛如一只大鸟一般蓦地飞掠起来,披风展开,整个人都好似化入了风中,随风而动,飘忽莫定。

    这风鸟族魔族虽然没有列入魔族的双王、七星、九幽之中,但并不意味着他的实力比这些人弱!

    那些魔族,大都是散修、或者亲近魔主的一些势力,被魔主召见,这才赐下封号!风鸟族只是魔族之中的一个势力,虽然也听从魔主号令,但相对独立的多。

    这一下飞掠出来,果然速度奇快无比!

    随着他的披风的摆动,在祁云的身侧倏忽出没。

    “好快!”

    其他的魔族都忍不住惊叹,只觉这风鸟族族长亲自出手,祁云只怕难以讨好。

    岛外。

    东海之畔,人族的一众元婴强者,一个个盘踞在那里,各种神通施展开来,遥遥关注着岛中的情况。

    “嗯?祁云与魔族动手了?”

    “好像魔族还守规矩。”

    “就知道他们这次找祁云过来,一定没存着好心!”

    众人纷纷说道。

    不过,魔族似乎还在讲着规矩,只是“切磋”,所以莫思老祖他们未免有些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

    ……

    祁云却怡然无惧,甚至他都没有起身,只在那里不住摇头,“太慢了,太慢了……你也根本没有理解了风之大道。”

    “你便懂么?”

    那风鸟族魔族怒喝道。

    而随着他的声音,他整个人都好似化入了声音之中,倏地出现在了祁云身侧!身上的披风陡然扬起,一道道青色繁奥的符文在上面交错浮现,霎时间一只凶戾妖禽的虚影浮现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祁云却忽然出手了,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口长剑,剑锋微微一转,一剑向着风鸟族魔族的方向点去。

    他的动作并不急,甚至有一种疏懒的感觉,就好似一点儿力气不舍得多花,只向风中借力。

    但随着他的一剑点出,天地之间一下子好似所有的风都汇聚到了这一剑的轨迹之中!好似号令风雨,剑身环绕风声阵阵,再外面天地却是一片空寂。

    倏倏——

    祁云一剑悄然穿过了风鸟族魔族的法术,恰到好处地点在了他胸口!

    。

    祁云收剑,从容不迫。

    风鸟族魔族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祁云剑中并没有蕴藏着任何的力量,但他清楚,祁云只要剑中有任何一丁点儿力量,都足以取了他的性命!

    他的法术神通,在祁云的这一剑下,被破的体无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