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异光
    人魔两界通道的深处,一片昏暗之中,却有一道白衣的身影盘坐在那里。

    他的身子不高,在这幽深广阔的通道深处,简直就如同一颗米粒一般,然而他盘坐那里,却像是一道光,陡然间夺尽了所有人的眼球。

    他的膝盖上横放着一口长剑,收在鞘内;但未出鞘,已经有一种欲要夺鞘而出的慑人气势!

    “好强。”

    祁云睁开第三神眼,却仿佛看到了一束光坐在那里。他也不由心中一惊,对方的实力十分恐怖。至少也应该会是十世老人、荒祖他们那个级数的。换句话说,也是天下十神级数的?

    人族?

    但一个人族怎么会挡在这里?看他的模样,不像是来欢迎他们的吧?

    祁云看着他,懵懂无知。

    一鬼察觉到了他,心有忌惮,但也没认出来他是谁。

    青龙老祖也感知到了,好像有点儿印象?

    他们一个修为时间毕竟还短,一个被困千年,另一个偏居蛮荒之城……对于出名的自然清楚,但是不出名的,又哪里会知道?

    但后面察觉到的兽皇宗宗主,却吓一跳,失声叫道:“异光?”

    “异光是谁?”

    祁云他们都不认识。天下顶尖的元婴修士之中,似乎并没有这么一位。

    不过兽皇宗宗主,还有其他的不少势力的元婴老祖,显然都是知道此人的。听到这个名字后,一个个都不由露出了忌惮的神色:

    “原来是他?”

    “他居然也来帮魔族?有些过分了吧?”

    “不算过分,当年……”

    “……”

    兽皇宗宗主见祁云、刀帝、木帝他们都对“异光”此人陌生,连忙低声向他们传音,把此人介绍了一番。

    原来,异光出生在人界,少年成名,是远近闻名的天才修士。他的修炼精进速度,近些年来似乎也只有嵇空老祖可以相比拟。

    而且异光为人十分孝顺,对他的母亲非常敬重;以至于他突破到元婴境界,但仍始终守在母亲身旁,寸步不离。

    但关于他的父亲是谁,异光却一直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异光一次外出修炼,返回的时候却见有人堵在了他的门口——一个个污言秽词,在说着各种难听的脏话。而异光的母亲,则是一脸的痛苦,软弱地倒在众人脚下,脸上带着绝望的神色。

    异光大惊,连忙飞遁过去,将众人震退,将母亲扶起。

    而异光已经察觉,母亲竟然肝肠寸断,显然已经命不久矣!

    异光纵然修为通天,却又怎能救回母亲?他本是大怒,想要将眼前所有人都击杀,为母亲陪葬,但母亲却拉住了他,将事情原委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异光才知道,原来他的父亲竟然是魔族!

    活了这许久,异光才知道,原来他的身上还有着魔族的血脉!

    ……

    最终,因着母亲的要求,异光并未对这些人族出手。他的母亲临终前恳求,让他不要牵扯到人族、魔族的恩怨之中,不要对人族动手。异光也在母亲临终前起誓,除非自保或者其他条件,终生不杀一个人族,不杀一个魔族!

    异光这么承诺,最终也是这么做的。

    那日之后,异光便从世人的眼中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人听闻过他的踪迹。

    只约略有传闻,异光似乎去了魔界,在魔界之中游历。不过也只是传闻而已,没人能够确定。当然,若是真的话,异光只怕是少有的人族中,对魔界很了解的了。

    ……

    祁云他们才知道。祁云目光连连闪烁,“这么说起来,他也算是我们人族。”

    兽皇宗宗主吓一跳,“可他对我们人族可没什么好感!”

    祁云道:“总要试试。”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了异光的身前。一直到众人在他身前停下,异光才抬起头来,目光在人群之中逡巡一遍,很快就锁定了祁云。

    “你们回去吧,我不想跟你们动手。”

    异光的声音传来。

    祁云笑道:“可是我却想跟你说道说道,你说你明明是人族,怎的如此倒行逆施,过来帮助魔族阻拦我们?你应该跟我们一道进入魔族,去对抗魔族才对。”

    异光目光锁定在了祁云的身上,“你就是祁云吧?我听说过你。”

    祁云却继续自语道:“是了,你一定觉得自己是人魔两族的混血对吧?但事实上你从小在人族长大,对人族应该更亲近才对。”

    异光不理会他,自信道:“你的剑法十分出色,但却不是我的对手。”

    祁云却依然在说着自己的话,“你是觉得自己的母亲是被人族逼死,所以对人族抱着仇恨的念头?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母亲临终前依然不让你对人族出手?就是因为她从小是在人族长大,对这一方世界有着很浓厚的感情!有她深爱的人,深爱的土地,所以才不愿意被你破坏。”

    ……

    他们两人都是自说自话,谁说的跟别人的也没在一个点儿上。

    旁边一众人族的老祖都听得又是好笑,又是诧异……

    祁云固然有些奇怪,居然一直在说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话,竟似在故意激怒异光似的;而异光却也奇怪,居然还没有发火?

    祁云还在继续,“你既然承诺了你的母亲不会牵涉到人族、魔族的恩怨之中,那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你这不是违背了对你母亲的承诺么?”

    异光终于忍不住了,怒喝道:“我没有!”

    祁云笑道:“但事实上你已经这么做了。”

    异光冷哼一声,“你以为你是谁?你根本不知道魔族的底蕴有多强大!而且你也根本不知道,人族在魔界,实力会被压制到什么程度!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祁云谦虚地道:“你说的对。”不过话锋一转,祁云又道:“所以我才更需要你的帮助。”

    异光只觉头皮一阵阵起跳,“我不会插手到人族和魔族的战争中。”

    祁云却笑道:“可你已经插手了啊。魔族入侵我人族,屠杀我人族数百万平民的时候,你怎么不去阻拦他们?如今我们入侵魔族,你却在这里拦截我们,为他们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