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么……
    “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么……”

    魔主长长的叹息。

    数年前,在千傀门的谷中,魔主借着魔族圣女之身降临,就已经察觉到了祁云的恐怖的天赋。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不惜花费巨大代价试图追杀祁云。

    只是当年诸多元婴老祖明里暗里出手相助,使得祁云逃出生天,不知躲入了哪里,魔主一直没有发现祁云的行踪。

    直到后来,祁云解开那道魔念的封印,这才惊动魔主,重新追摄上了祁云!

    却不料,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可怕的地步,几位元婴出手都屡屡受挫……

    而更令魔主心惊的是,祁云依然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成长着!从解开封印惊动魔主开始,到从轻鸥大师等人手中逃脱,到此时居然击败了开阳星君……这种进步的速度,让魔主都感觉到了深深的忌惮。

    魔主决定,必须亲自出手了。

    长久的静默中,开阳星君一直有种隐隐的不安,只是他两具分身被斩,自身本源损伤太过严重,所以一直未能察觉不安的源头。

    忽然,开阳星君发觉那道隐隐竟是无声无息之中,蔓延到了他的脚下!与他的影子交汇在了一起!

    “魔主?”

    开阳星君大惊,惊叫道。

    魔主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速度很慢,“星君,我一直很看好你。不过这一次,是你为我圣界牺牲的时候了。此子对我圣界威胁太大,我必须亲自出手,将他抹杀……”

    “不——”

    开阳星君喉咙中发出惊恐地叫声,然而这叫声很快就变弱,甚至悄无声息。

    他拼命地想要喊出声,然而却只觉得对身体的掌控在快速减弱……

    燃烧符箓召唤而来的阴影,渐渐的已经完全地与他的影子交融在了一起,开阳星君只觉自己的意识都在变得模糊起来,逐渐失去了认知。

    片刻后,开阳星君重新抬起头,伸出双手活动活动,喉咙中发出了与他年龄不相符的苍老的声音,“这个身体还不错。”

    开阳星君辨识了下方向,缓步走去。

    开始速度很慢,但却越来越快……

    ……

    而几乎与此同时,却是祁云忽的神情一动,只觉被他镇压在太极图中的开阳星君的两道分身,忽然不再那么激烈地反抗。祁云惊讶,将神识透入进去,感知他的境况。

    却见那两道分身竟是相对盘膝而坐,感知到祁云的神识,一具分身睁开眼,“道友,我要向你求助。”

    另一具分身激动地站起来反对,“他是豺狼之心,向他求助无异于与虎谋皮!”

    先前那具分身道:“事已至此,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第二具分身冷哼一声,“总之我反对。”

    第一具分身道:“我们的本体已死,那么现在就应该以我为主,你要听我的吩咐。”

    第二具分身大怒,“凭什么?你实力不如我,应该听我的!”

    祁云愕然看着开阳星君的两具分身争论不休。不过听了半晌之后,他隐隐明白了一些,大约是开阳星君的另外那具身体,也就是第三具,在飞遁逃离之后,不知遇到了什么意外身死。所以这两具分身没有本体的压制,就产生了分歧,都想要争夺领导权。祁云对于开阳星君的“分身”神通还是颇感兴趣的。

    不过这当口,祁云该怎么做还不是很清楚么?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催动太极图,阴阳鱼盘旋之中,顿时已经将第二具分身隔离开来。太极图演化无穷气象,那具分身跌落进去,哪怕神通再广大,也找不到这一具分身了。

    祁云笑道:“道友,现在我们可以来好好谈谈了吧?”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异禽族的元婴秦狩从开阳星君手底逃脱之后,恍若惊弓之鸟,不敢多停,一路连连向外飞遁。

    然而,他飞出没有多远,就被人拦了下来。

    秦狩开始大怒,他好歹也是异禽族地位尊崇的元婴老祖,怎的在这里处处被人轻慢?但等他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一脸的怒色顿时就荡然无存。

    秦狩连连陪着笑脸道:“河皇大人!”

    如果说他们异禽族在南荒之地的众多异族之中,算是实力比较强大的,那么眼前的水河族,就绝对是众异族之中实力最为顶尖的!而眼前这位,更是被尊称为“河皇”而不名,是水河族名副其实的大长老。

    居然连这位也惊动了?

    秦狩心底叫苦,他并未邀请水河族过来,但河皇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显然通过其他渠道得到了消息。

    河皇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倒是巧了,正好在这里遇到秦狩道友。”

    秦狩心底一寒,连连赔笑道:“是是,确实巧。”

    河皇道:“秦狩道友为何如此惊慌?”

    秦狩不敢隐瞒,只好将遇到的开阳星君、以及祁云变化巨人族混入他们中的事情老老实实说出来。河皇听得很仔细,不少地方还会详细询问几句,秦狩都一一回答。

    末了,河皇都不由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这两人倒也有趣,你带我去看看。”

    河皇吩咐。

    秦狩不敢不从,只好重新带着河皇进入那宽广的墓室之中。这一次再进入时就已经轻车熟路的多了,秦狩一面带路一面介绍道:“这处秘境之中,许多地方都有种种禁制守护,我等花费偌大力气也难以破解。只有那巨人族元婴,也不知是哪个人族变化而成,倒是被他破解了不少禁制。”

    河皇不以为意地道:“我等异族相比起人族来,大部分在禁制、阵法等等这些小道上都有所不足,不足为怪。”

    秦狩这才想起来,虽然他们异族大部分都不大擅长禁制阵法的破解,但水河族却不一样!

    秦狩连声恭维,“是是,不过这一次河皇大人亲自出马,相信那种种禁制定然能够轻易破解!”

    河皇脸上带着自负的神色,笑而不答。

    不多久,他们也来到了墓室深处的那一座深池附近。就见无数异族正环绕在那里,围着位于深池之中的那巨人族在争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