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五百零九章 嘴脸
    面对公羊族元婴的质疑,祁云却很是理所当然地道:“那怎么能相比?这件圣物品质比上一件明显要强多了。”

    公羊族很是怀疑祁云的说法……虽然隔着层层禁制,他感受也不是特别清晰。

    但黄金之角已经是品阶很高的宝物了,这块碎骨最多也不过与黄金之角品质相当吧?

    还强很多?

    公羊族元婴很怀疑,祁云就是想要坑自己!

    公羊族元婴还想讨价还价,不料祁云却笑道:“道友若是不想要,那我就卖给别的道友了。只不过,道友连自己祖宗的遗骨都留不住,未免有些面上无光吧?”

    “哈哈!”

    一旁的鬼藤族元婴忍不住大笑,巨人族的这位说话实在太损了。不过,鬼藤族元婴很喜欢!所以他大笑道:“对,巨人族道友!若是公羊族道友不要他们祖宗遗骨的话,我鬼藤族愿意买下来。”

    公羊族元婴被臊得满脸通红,他等于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了……

    他忍气吞声道:“那道友要多少灵药?”

    祁云毫不客气地要价,“四株造化灵药。”

    “不可能,绝不可能!”公羊族当即反对!造化灵药十分难得,多一株都是要了他的命了!“三株造化灵药,另外再加九株天地灵药,我最多只能出这么多了。”

    这已经堪比黄金之角最后的价格了!

    祁云想了想,估算着也差不多了,真逼急了反而不好,所以祁云慨然道:“好吧,我体念道友求回祖宗遗骨之心……”

    公羊族元婴听着怎么觉得那么刺耳呢?他不耐烦多听,连连找出来灵药,“道友请帮我把圣物送出来!”

    ……

    祁云将那块碎骨卖给公羊族元婴,自己又得了十余株灵药,其中还有三株是造化灵药。少不得,这些灵药依然被祁云直接吞服、或者炼化辅助修炼,自身修为、莲花分身的修为都有精进。而剩余的,同样送入瀚海苍穹图内慢慢滋养。

    另一边,公羊族元婴拿到了那块碎骨,但觉这碎骨虽然不像祁云说的那般夸张,但品质应是不输于黄金之角,付出这么多灵药倒也能勉强接受。

    只是他心底免不了更加恨恨,磨掌擦拳,就等着祁云从禁制内出来了!

    公羊族元婴拿到了宝物,实力大增,其他的异族当然也都心动了。

    眼见这一件碎骨交易完成,鬼藤族的元婴便连忙叫道:“巨人族道友,你右手边那件是我鬼藤族的宝物!还请道友也帮忙送出来吧,我鬼藤族也愿意用灵药来购买。”

    白骨族元婴一看不好,若其他人都得了宝物,实力大增,自己岂非就要落后了?

    所以他也忙道:“我白骨族也需要!”

    “我们也是!”

    “我们也需要!”

    “……”

    一时间,众异族纷纷出声争抢,都在争抢圣物。虽然祁云要价很黑,让这些异族一个个怨声载道,但你还别嫌贵,你不要,旁边就有人在等着呢!谁让除了祁云之外,其他人都无法闯入进来这一处秘境呢?所以,一个个高价从祁云手中买走圣物,还得一肚子郁闷地开口向祁云道谢。

    不过就在此时,昏暗的墓室之中,忽然间好似亮起了一道璀璨的星光,众人向着门口望去,就见开阳星君缓步从容走了进来。

    “道友在这里坐井观天,却是让我费了不少手脚。”开阳星君望着深池之中的祁云道。

    他径直进入,把周遭的其他异族都视若无物。

    众异族都大为不爽,公羊族元婴本就一直憋着一肚子气,“这位道友,你是什么人?怎的擅自闯入了我异族祖地?”

    开阳星君望他一眼,不屑道:“废物,连祖地都守不住,被外人混入进来都不知道。”

    公羊族元婴大怒。

    其他的异族却是一个个目光闪烁,其实同行了这么长时间,这些异族一个个也都是人精,怎会看不出这巨人族“莽人”的异样?他看似莽撞,但其实处处占便宜,不少异族早就觉得不大对劲儿了。

    只不过,正如先前,此时众人也正有求于祁云,所以当然不好拆穿。

    不料,现在却被一个外人提了出来。

    树人族元婴也在其中,他一直很感念祁云之前的“仗义出手”,所以当即站出来说话,“你不正是外人么?也想来挑拨我们异族之间的关系?”

    “挑拨?”

    开阳星君轻蔑地一笑,他信手朝着树人族一掌拍去,无数星光在他的手心汇聚,好似一道银河浮现!

    那树人族元婴只觉自身好似瞬间跌入了无穷星河之中,他大惊,连连躲闪,却根本无法逃脱。

    蓬!

    树人族元婴已经被他镇压在了掌心之中。

    其他异族无不一惊,这树人族元婴在他们中间,也算是实力非常强横的了,老牌元婴修士。虽然不少异族元婴自付不会比树人族元婴弱太多,但要说强多少也不敢夸口。

    但现在,树人族元婴在这来人的手中,居然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来人这一手掌心银河的神通,实在太恐怖了……

    这些树人族元婴从来是不讲什么信义道德的,虽然树人族元婴跟他们都是南荒之地的异族,但见对手如此强横,顿时众异族中一个为树人族元婴出头的都没有。

    公羊族元婴大义凛然道:“这位道友所言极是,我也早就觉得这巨人族元婴不像是我异族中人,此时还要多谢道友将他揭穿。”

    “是极是极。”鬼藤族元婴此时也不计较跟公羊族元婴的怨气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白骨族元婴也道:“这位道友跟这巨人族元婴是有什么仇么?他既然不是我异族中人,道友尽管出手,我等绝不会干涉!”

    众异族一个个冠冕堂皇,却都忘了被镇压的树人族元婴……

    那可是他们异族!

    开阳星君冷笑,对这些异族的嘴脸十分鄙夷。不过,他的目标只是祁云,眼前这些异族,在他眼中不过蝼蚁而已。开阳星君信步上前,“祁云道友,现在你可没办法逃了吧?”

    开阳星君自信地道。

    不过,他的目光望向了墓室中的禁制,八十一盏铜灯,眉头却不由微微一皱。

    这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