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九十三章 采摘灵药
    只见身前如同一座巨大巍峨的宝山,山峦耸立,直逼穹顶。他们此番深入那光河之中,一路向下,按说应该是看不到“天”的。

    不过显然,这里布置有种种阵法禁制,使得头顶之处好似天穹一般。

    而天穹之下,眼前的一座宝山耸立,山上生着无数玄妙植物,有的枝条从山巅垂下,直抵山脚;有的树冠如盖,将半个山峰遮掩;有的细小如蚁虫,但却时不时探起身子,仓惶向前蠕动……

    “灵药!都是上乘灵药!”

    一众异族顿时各个都看直了双眼,哪怕没到跟前,但众人依然隐隐感知到了其中的汹涌药力。

    只怕一株株,都是很上乘的天地灵药!

    众人不由都是心动,眼中透出惊喜之色,一个个连忙飞身上去,想要去取下那些灵药。异禽族的秦狩、蚁虫族、甚至树人族的众人也都在其中。

    只有祁云,他本待上前时,忽然心中一动,感觉到了另一股隐晦的气息波动。

    这股气息波动,却似乎比那些灵药的波动更强。

    “嗯?”

    祁云有些惊奇,难不成在表面的这些灵药之外,还有其他的什么宝贝不成?祁云感知着那些灵药上都有层层禁制,想要破解也非一日之功,所以祁云当即掉转了头,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果然,行不多时,就见到了隐在山峦深处的一个幽深洞窟,祁云飞掠进入,就见洞窟石壁上刻绘着种种玄妙符文。

    “是这一处秘境的图。”

    虽然那些符文十分玄妙深奥,但祁云有着梦中的经验,依然很快一一辨识了出来。

    祁云微微点头,秘境的种种布置了然于胸。

    ……

    在祁云飞入那处洞窟,去察看那些石壁上所刻绘的种种符文时,其他的那些异族都在拼命破解灵药上的禁制。几乎每一株灵药上都有至少三层禁制,他们异族又不大擅长这方面,自然大为头痛。花这么长时间,好的也才破解了两层,差的更是一层都未曾破解……谁也还未拿到灵药。

    不过,他们看到祁云飞入洞窟,去看那些墙壁上的符文,不由都是好笑,果然是“莽人”,不知道该先做什么!

    他们这里这么多人,灵药就这么多,一个人拿走了其他人就拿不到了!

    反而是那些石壁上的符文呢?反正就在那里,早看迟看不都一样么?

    众人都纷纷自以为得计,不过人人心中打着小心思,不肯去提醒这巨人族的莽人。只有树人族的元婴感念祁云先前的“仗义”出手,见祁云还在那里耽搁时间,连连传音道:“巨人族道友,还不快来收取灵药?否则就都要被人拿走了!”

    祁云对这些树人族也颇有好感,其实他们与人族还是比较近的。而此时祁云也已经记住了所有的符文,开始向着灵药这边飞遁了过来。

    他仔细观察,果然这些灵药的分布、层层的禁制,都与那石壁上的符文之中记录的一模一样。

    祁云本就擅长破解禁制,又有了那符文的指点,要破解这些禁制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祁云先飞到了那株小如蚁虫的灵药前,根据那石壁上的记载,这种灵药名为“食灵虫草”,有虫和草两种形态,吞食天地灵气为生,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药。

    一旦成熟,肯定是造化灵药的品阶!

    祁云飞到近前,果然感觉其中澎湃的药力,几乎如同汪洋一般浩瀚。

    他也不由暗暗称奇,小小的身躯,居然药力如此雄厚?

    最先盯上这株食灵虫草的,正是蚁虫族的那个元婴,也就是被祁云劈了一斧头的那个。只是他大费周章,在这里花了许久功夫,也才只破开第一道禁制。

    第二道禁制已经复杂无比,让他许久不能破解。

    正在此时,却是祁云飞遁了过来。

    这蚁虫族的元婴一见到祁云,顿时眉头大皱,对于巨人族这个莽人,他一见到就觉得心里很是膈应。

    祁云已经到了他跟前,大咧咧地道:“你这虫卵如此废材,让开,让我来破解禁制。”

    蚁虫族元婴大怒。

    不过想想这巨人族的莽人那惊天一斧,他也很是头痛,不是很有把握接下。而眼前灵药虽多,但也免不了有异族看上了同一株灵药,所以这种情形下,一般都是大家各凭本事,谁先破解了禁制拿到灵药就算是谁的。

    所以,这巨人族虽然说话难听,但真还找不到什么差错。

    蚁虫族元婴冷哼一声,自己虽然不算擅长破解禁制,但这巨人族的莽人就擅长了?自己这么久都未曾破解,难不成他就能?

    所以蚁虫族元婴傲然道:“你若有这个本事,就自己去破解了便是。”

    祁云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蚁虫族元婴心中愠怒,表面冷着脸道:“随便。”

    他冷笑,等着看祁云的笑话。

    祁云扫向眼前的这一株食灵虫草,眉心第三神眼隐晦地张开了一下,无声无息,转瞬功夫就已经窥破了那灵药周遭所布置的禁制。

    蚁虫族元婴似乎觉得周围灵气波动了下,隐约觉得像是有人施展了什么秘法,但仔细看时,却没了丝毫动静。

    蚁虫族元婴惊疑,忍不住望向身边最近的巨人族莽人,不会是他施展什么法术了吧?

    但就此时,却见祁云已经扬起了手中的斧头!

    蚁虫族元婴顿时扫除了疑虑,这莽人,又来这一手,哪儿可能是他施展什么法术?蚁虫族元婴也是大悔,连忙惊叫道:“住手!”

    这莽人,如此鲁莽,可不要真的一斧头将这一株灵药给伤到了!

    然而,却见祁云如此威猛的一斧落下,狂猛的气机一下爆出,那在斧纹之下简直渺小不可见的灵药,身侧却是层层波光一阵潋滟,而后闪烁了几下,竟真的如同水泡一般消失不见。

    食灵虫草的真身暴露在了众人的身前,已经成了一株低矮的青翠小草的模样。

    小草上散发出诱人的清香,令人只是嗅一下,就觉得仿若甘甜入喉。

    真……真的破解了?

    一斧头?

    蚁虫族元婴有些呆愣地看着祁云,心底很是不可思议。他费了这么大力气都破解不了,这巨人族莽人只用了一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