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无法取剑
    却说众人等着看祁云拿出什么法宝来,结果,祁云却是拿出了一口松木剑?!

    松木剑也就罢了,居然一开口就直接要价3000万蛮灵液?

    顿时店中所有人都被惊得不轻……

    一时竟诡异的安静了半晌。

    然后才爆发出了一片哗然,“开什么玩笑?一把木剑也敢要价3000万蛮灵液?怎么不去抢啊?”

    “3000万蛮灵液,这一般的造化法宝都达不到这个价格吧?”

    “呵呵,店主真喜欢开玩笑……”

    “……”

    就连糜老和周琢两人也被震得不轻,即便是他们,轻易也不敢给炼出的法宝标出3000万蛮灵液的高价!这位风一道友不过初来乍到,拿出的还只是一口木剑,居然就敢这么开口?

    祁云却不多话,只示意身边的玥儿拿起木剑,悬挂在了门面大厅之内,他就已经转到后面盘膝坐下,打坐修炼了。

    众人:“……”

    所以,人家的这意思就是,爱买不买?

    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众人都有些面面相觑,原本大家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口木剑值这个价格的,但见祁云这副模样,却又忍不住有点儿嘀咕,莫非真有什么玄机不成?

    一时间,倒是有好几人有些跃跃欲试。而此时,有一人已经大笑着上前,“让我来看看你这口木剑,究竟怎么值3000万蛮灵液的!”

    “原来是何毅宗主。”不少人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何毅,也是蛮荒之城中一家小势力的宗主。不过蛮荒之城中势力超过了三万之多……某某宗宗主什么的,实在也不算多高大上的职业。不过何毅还是颇为出名的,在蛮荒之城的众多宗主之中,也是实力比较靠前的一位。金丹境界,据说结成的是四品金丹。

    “何毅宗主!”

    “何毅宗主!”

    不少跟何毅相熟的修士都是纷纷招呼。众人都在等着看何毅试剑的结果。倒是想要看看,这口松木剑究竟有什么玄机。

    何毅大笑到了那口松木剑前,就打算去拿剑。

    但祁云却看他一眼,摇摇头,“道友还是退回去吧。”

    何毅不爽,“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祁云道:“道友连取起剑都无法做到,又谈何试剑一说?还是退回去,换个人过来吧。”

    取剑都无法做到?

    何毅气笑了,说的这么悬乎,这不就是一口松木剑么?说什么取剑都无法做到?

    就连周围的其他修士,也都忍不住哑然失笑。何毅宗主是什么身份?好歹是一宗之中,四品金丹,而且是金丹多年的修士,会连一口松木剑都取不起来?那不是开玩笑嘛。

    何毅指着一旁的玥儿道:“道友这是何意?难道是说,我连你身旁的这个丫头都不如?”

    玥儿不懂隐藏修为,所以旁人也都看得清楚,她如今只是金丹中期的修为。虽然不知结成的是几品金丹,但至少真元积累上,肯定是不如何毅的。

    祁云摇摇头,“玥儿心思纯净,没有杂念,所以她可以取起这口松木剑。而道友心存试探此剑威力的念头,自然会引起松木剑的反噬,若是修为不足以抵御松木剑的反噬,自然会被松木剑所伤。我也是一番好意,道友若是不信,大可以去尝试一番。”

    何毅自然是不信的,他冷哼一声,大步上前,“说的这么悬乎,我倒要试试是不是真如你说的那般!”

    当然,因祁云所说,让他也不敢太大意,已经运转真元包裹在手上。

    但等他到松木剑前面时,刚刚准备取剑,却忽然只听身后周琢大师的声音忽然传来,“何毅道友,不如你就暂且退下,换老朽来试试吧。”

    周琢大师竟也这么说!

    这一下,店中众人不由都是惊疑,难不成这风一修士所言,竟是真的不成?

    何毅也不由一愣,但他心底却更加不服,明明听周琢大师这么说了,却仍然执意伸手朝着悬挂在那里的那口松木剑抓去!

    他心想,自己早有准备,真元护持,纵然这松木剑真有什么玄妙,自己自保总能够做到吧?

    好歹他也是一位声名在外的金丹宗师!

    然而,何毅这一下刚刚抓在木剑上,顿时只觉身前好似陡然间升腾起一股凛冽无比的剑意,剑气冲霄,化作一道璀璨的剑光蓦地朝着他的头顶劈斩了下来。霎时间,他只觉自己好似全无任何防备能力,只能坐视着那道剑气从他的身子上划过。

    好恐怖的剑气!

    何毅顿时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忍不住连连向后跌退,口中叫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而店内,其他的修士所看到的,却是何毅宗主不服气,伸手握住了那口松木剑。

    但何毅宗主还没有刚刚握住松木剑,松木剑也只是安静地悬停在那里,但何毅宗主竟然面色大变,惨白一片,并且连连跌退,口中发出惊呼……

    众人看在眼中,不觉又是惊奇,又是骇然……何毅宗主他们都是知道的,自然不可能配合风一演戏。所以说,这口松木剑真的如此了得?

    多亏糜老、周琢大师两人就在旁边,两人都是元婴境界修为。虽然他们并不以修为闻名,但毕竟境界在,所以救下何毅还是没问题的。两人同时出手,一人一边抓住了何毅,口中呵斥一声,将何毅拽了回来。

    “还不醒来?”

    糜老低喝一声,一指点在了何毅的眉心,神识透入,帮助何毅平复心神。

    何毅这才一下从那剑气的笼罩之中醒来,定定神,顿时想起了前后的所有事情。他顿时臊得满面通红,在这里待不下去了,以手遮面,匆匆离去。

    众人都没有拦他,不需他再多说什么,他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众人不觉又惊又异地望向祁云,但见后者依然端坐那里,身旁站着玥儿,神色从容,似乎这一幕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所以说,这口木剑,真的有如此神威?

    竟令一位金丹真人都取不起来……这木剑该是达到了怎样的品阶?

    店内一时有些安静。

    之前有不少修士都跃跃欲试,想要去试探这口松木剑的威力来着。但此时却都在庆幸,幸好何毅宗主抢在了前头。

    正在店内气氛有些沉闷时,忽然周琢大师道:“风一道友,可否让老朽看看此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