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木剑悬门
    祁云将松木剑横放在身前,扭头问一旁的玥儿道:“玥儿,你看我此剑如何?”

    玥儿想了想,“公子此剑好似普通,但我总觉得似乎藏着一股凛冽剑意。”

    祁云也是不由赞叹,虽然他也看不透这玥儿的来历,但显然跟脚不凡。对于这松木剑内的灵气的感知,要远远比旁的修士敏锐的多。

    祁云点点头,“你将此剑挂于门口吧。”

    玥儿不明其意,但还是乖顺地从祁云手中接过松木剑,“好。”

    玥儿将松木剑挂在了此处洞府的内门口。

    一挂上去,开始还不怎的。但等到玥儿返回自己的房中开始闭关准备继续修炼时,却总觉得心神不宁,似乎总有一口利刃悬在眼前,令她心神隐隐惊惧。

    她几次试图入定,却总是被这一股剑意所惊,始终难以进入到那种修炼的状态之中。

    好强。

    玥儿心惊。

    而此时,忽然她的耳边传来了祁云的声音,“凝神静气,心无旁骛。”

    短短八个字,却是透着一股莫名的安定的力量,顿时使得玥儿的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忽然有些明悟了祁云的意思。他故意让自己把松木剑悬于门口,正是为了锤炼自己的心性,让自己适应在这种情形之下的闭关修炼。她暗暗有些惭愧,看来自己还是差了一些,不得不借助祁云的帮助。

    玥儿再次闭目调息,祁云传音的八个字仿佛化作了八道金色文字印入她的识海之中,观想之时,八字停留识海,帮着她稳固了心神。

    很快入定,真元滚滚流转。

    一轮明月自她头顶浮现!

    其实玥儿心底仍不由涌起几分惊叹,她已经跟随祁云有一段时日,不是最初那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小姑娘了。

    但即便如今,她看祁云的修为依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这种感觉,即便是她之前面对异宝阁的糜老时,面对韦家的韦峻老祖时,都没有这样的感觉!

    好厉害……

    所以,祁云可以直接传音入心,金字悬停识海,如此神通手段,似乎也没什么好惊奇的。

    ……

    对祁云来说,修炼才是根本,至于炼制法宝,那是辅助修炼的一种手段。而把炼制的法宝出售,一来可以换取其他种种修炼的资源,二来也是一种调剂。

    祁云并没有太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他不放在心上,旁人却未必是这么想的!

    就比如曹腾,虽然之前拜见糜老时,糜老已经阐述了看法,但曹腾还是觉得祁云这种做生意的办法不对。开始几日还一直忍耐着了,不过眼见已经临近了月底,而转眼就是下个月的朔日,祁云之前所说的每月出售法宝之时。曹腾忍不住心底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去拜访下风一道友?

    看看他到底准备的什么法宝,居然敢每个月只出售一件?

    权衡一番,想想这样做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所以他就动身直奔祁云闭关的洞府过来了。虽然曹腾性子颇为傲气,但已经被祁云所折服,也就客气了许多。

    很快,曹腾到了祁云的洞府前,伸手一指,一道金色名帖缓缓飞入;同时向内传音道:“风一道友,曹腾前来拜访。”

    很守礼数。

    祁云之前就已经察觉了曹腾的临近,他也颇为奇怪后者的来意,不过也没什么。

    于是他就开启了禁制阵法,“曹腾道友请进来吧。”

    曹腾顺着祁云开启的阵法进入。

    这是他们异宝阁租借给祁云的洞府,曹腾自然不陌生,所有的洞府的禁制阵法、内部布置等等大都相似。不过,此番进入时,曹腾却敏锐地察觉,这些禁制阵法看似没有什么变化,但隐隐之间灵气波动似乎强大了许多。

    曹腾驻足观察,炼器师哪怕不是阵法大师,但在阵法、禁制一道上肯定也不会陌生,所以曹腾对于自己的水准还是很有信心的。

    然而,他在这里观察半晌,却始终没有收获……明明觉得阵法禁制被改动了许多,然而却看不出究竟改动了哪里。

    怎么会?

    好厉害。

    曹腾心底不由变得更加敬畏,不说炼器的水准,单单是这一手禁制的造诣,已经远胜过他了。

    而正好此时,只见眼前光华一闪,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前面。

    “道友请进。”

    曹腾连忙去看,认出正是始终跟在祁云身边的那个女子,只是她此时在祁云的洞府中,所以摘下了斗笠,自然就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

    曹腾竟是不由看得脸上一红,只觉惊艳之极。

    “是是。”

    他竟有些紧张。

    玥儿头前带路引他进去,曹腾连忙小心地跟在后面。

    很快便到了内门那里,却见正前面悬挂着一口松木剑。曹腾一愣,这是个什么风俗?不过旁人家的习惯,他自然也不好多问,小心伸手想拨开松木剑,从旁边穿过去。

    “小心!”玥儿连忙提醒他一句。

    但已经有些晚了,曹腾左手已经扶在了松木剑上,他顿时身子一僵,只觉一股凛冽的剑意陡然间凝入了识海之中!

    一时间,曹腾只觉自身好似被利刃悬顶,冷汗不由涔涔而下,心胆俱丧。

    多亏他本意也只是将松木剑拨开,并没有运用什么真元,更没有怀着什么恶意,所以也只是被剑气所惊了一下,玥儿在旁边一拉他,已经让他回过神来。

    曹腾惊醒,骇然色变,再看那松木剑时,依然平静地悬在那里,依然看不出有丝毫的特殊。

    曹腾心底却是更惊,不敢再胡乱动了,小心跟着玥儿绕过松木剑,从一旁进入。

    终于,在内里见到了含笑端坐那里的祁云。祁云正好伸手从半空中取过一只虚浮在那里的杯盏,端起茶壶向内缓缓倒茶。等曹腾进入时,祁云刚好将那杯茶盏倒满。

    等曹腾进来,祁云伸手一送,将茶盏送到了曹腾眼前。

    “请喝茶。”

    祁云的话语之中自然有一种令人不觉信服的味道,曹腾顿时就觉得有些口干,连忙端起茶盏小心喝了一口。

    茶一入口,曹腾只觉有九种不同的味道交杂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别样的味道。而紧跟着,就有更加汹涌的灵气,向着四肢百骸之中蔓延开去。

    “好茶!”曹腾忍不住惊叹一声,“这是,这是九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