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削木为剑
    却说祁云修为渐渐到了金丹境界的最顶峰,开始逼近了破丹成婴这一道关卡。

    这一方世界,由于断绝了元婴化神之路,所以破丹成婴,几乎就是最难的一关了。

    不过,祁云有梦中记忆的经验。

    有积累的诸多灵药、灵宝。

    有这一世打磨的无比浑厚的基础。

    还有十转无上金丹……可以说,祁云的积累已经足够了!从隐龙山秘境返回途中,祁云就一直在尝试闯过这一关,然而隐隐之中,他总觉得自己似乎还差了些什么。

    差什么呢?

    祁云这几日不断审视自己的修为,按理来说应该算是每一步都打磨的十分扎实,换做旁的修士,早就应该可以尝试了!

    一直到观察玥儿的修炼,祁云才忽然醒悟,自己所差的还是自己的思索!

    梦中的诸多记忆,是祁云能够走到如今的地步,几乎金丹境界无敌,而且短短不足十年的时间就已经修炼到金丹圆满的最重要的依仗。

    然而,这是依仗,却也是束缚。

    祁云忽然察觉,自己有些太过于依赖梦中的记忆!那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不像玥儿,她的积累到了,便会自然突破,祁云却不能够。

    所以,明悟之后祁云立刻改变了方法,不再苛求真元上的积累,而是开始思索自己的道路。

    真正的自己的思索!

    破丹成婴,从金丹境界跨入元婴境界,其实最大的变化,就是在于对于“道”的思索。术之极,则近于道。对于天地造化的理解,对于诸般大道的理解,才是元婴境界的根本。

    当然,要自己的理解,却也不必把梦中的记忆全部抛弃掉,那对于祁云来说,毕竟是很宝贵的经验。

    比如此时,祁云也就很快想到了思索的办法——

    炼器!

    诸多大道都是隐隐相通的,比如天地灵药、天地灵宝之后是造化灵宝,是这些灵药、灵宝夺取了一点天地大道而成。

    法宝也相似,纯阳法宝之后是造化法宝,也是融入进去了一点天地大道才能形成。

    所以,炼器的过程,也即是一种对于天地大道的思索的过程。

    炼制纯阳法宝!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思索,所以祁云来到蛮荒之城后,除了租借一处洞府用以闭关修炼之外,顺便还租借了一处门面来出售法宝。对他而言,炼制法宝,就是他反思自己修为进境,思索破丹成婴之路的过程。而出售法宝,不过是用不到这么多法宝,出售出去罢了。

    至于这一过程之中是赔是赚,是否划算,根本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能够出售了自然更好;真的出售不了,祁云也不妨在心上。

    修为才是根本!

    ……

    所以,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祁云沉下心来,开始思索炼制自己的第一件法宝。如他所思索,炼制法宝的过程,其实就是反思自己修炼道路的过程。

    因此所选择炼制的法宝,也必须仔细思索一番,不是随随便便炼制一件就可以的。

    一番思索后,祁云首先选择炼制的法宝是——

    松木剑!

    正是封神世界之中,云中子削老枯松枝而成的一口剑!祁云还是后天境修士时,在祁家曾经用家族之内所藏的梧桐木削为木剑,用的就是类似于云中子的这种手法。

    不过那时候,祁云不论是自身修为,还是炼器手法都欠缺的很,所以那口木剑也只是略具几分神通罢了。

    差的还远。

    而祁云到如今的修为,如今对于炼器的认识,再重新炼制,已经完全不同了。

    那时候祁云还需要借助梧桐木本身的特性,但如今祁云已经不必了。

    他也采了一根老枯松枝,动手开始削。

    这一木剑不需要炼器炉,不需要火焰辅助,甚至不需要其他材料……所有的炼制手法,都在手中的“削”的过程上。但这看似寻常的过程,其实却是将天地大道融入了进去!所以,云中子炼成此剑,悬于宫门,就可以镇压无数载苦修道行的狐狸精妲己。

    这简直是神仙手段!

    祁云已经完全沉浸入了削木的过程中,他抱元自守,手中持刀,每一下削在松木上,都蕴藏着他本身对于大道的理解。

    这松木剑就有这样的好处,其他法宝也许功用更妙,神通更多,但对于大道的认识,反而是简朴的松木剑更直观。

    所以,也成为了祁云的第一选择。

    松木剑渐渐在他手中成形……

    玥儿在一旁看着,眼睛眨巴眨巴,她觉得祁云好似沉入了一种很玄妙的境界之中。他明明就在眼前,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化入了虚空之中。手中的那根松枝,也仿佛渐渐开始凝聚起一道凛冽的剑意。

    形状未成,剑意先成!

    而这股剑意,反馈回了祁云的身上,似乎原本平静无波的空间之中,都开始多了一股潜藏的剑意!

    祁云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一口直冲九霄的宝剑!

    “呀!”

    玥儿惊得连忙后退,不过再仔细感知,祁云还是祁云,松木枝还是松木枝……一切都无变化。

    祁云削木剑的过程一直持续了三日有余,随着木剑渐渐在他手中成形,木剑之中所蕴藏的剑道、所蕴藏的天地大道,似乎也渐渐在祁云身上成形。

    终于,祁云削完了最后一下!

    松木枝仿佛画龙点睛,一下子有了灵性一般!一股潜藏的剑意暗蕴其中。

    祁云削完之后,没有急着起身,反而闭上了双眼。三日以来,削为为剑的过程一点点重新浮掠过心头。每削一下所蕴藏的种种道意,木剑最后成形的道意……也都一一掠过心底。

    祁云这一坐便又是三日,直到尽数消化了此次所得,他才重新起身。

    再去看那木剑,已经剑意深敛!

    祁云还是颇为满意的,这是他第一次炼器,而且是削木为剑,就是用的普通的老枯松枝,连天材地宝都算不上。

    但削成的木剑已经蕴藏了如此之深的剑意!这手法,这炼器手段,这对于道的理解和掌控……都比祁云当初削梧桐枝时高明了何止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