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敢评定
    韩姓执事面色有些难看,原本他觉得祁云拿出来的这件法宝看着很不俗,所以哪怕去请糜老来评定,倒也不算什么。

    但谁曾想,居然只是一件纯阳法宝?

    当然,若是平常时候,这倒也不算什么事儿,但现在明显糜老的这个弟子曹腾,在找自己茬儿,事情自然就不一样了。至少可以治自己一个判断不准的过失。

    祁云虽然觉得气氛有些奇怪,不过这是他们异宝阁内部的事情,所以祁云也并不多问。

    40万蛮灵液,他也比较满意,所以便开口道:“不急着换成蛮灵液,带我去挑一处门面吧。”

    “是。”韩姓执事连忙道。

    不管怎样,祁云都算是很重要的客人。

    不过,这时候的曹腾却道:“好了,法宝评定完了。你带风一道友去选一处门面吧;选择好之后,自己去异宝阁的执法殿领罚。我稍后自会向执法殿说明情况的。”曹腾是铁了心要治下这些执事,一件纯阳法宝也来打扰糜老?要都这样,以后糜老还要不要炼器了?

    韩姓执事心头一沉,虽然这不算太严重的事情,但曹腾动用执法殿也说得过去,而自己也少不得会损失一、两个月的俸禄了。

    “是。”

    韩姓执事也不敢反驳。

    祁云却皱眉,这位韩姓执事一直很客气的服务,对方却当着自己的面处罚,未免有些让他心头不悦。

    而且,似乎处罚的原因,还跟自己有关?

    所以祁云停下脚步,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曹腾虽然有些看不上祁云的炼器水准,不过后者毕竟也算是他们异宝阁的客人,所以曹腾也不会多祁云失礼,他笑道:“风一道友,这是我异宝阁的规矩,道友就不要插手了。”

    陈楼看出了祁云心底的不快,他连忙小声向祁云传音解释了一番。

    他在蛮荒之城多年,对于异宝阁内部的这些勾当也不陌生。前后一联系,他已经大致猜到了事情的原委。

    祁云恍然,原来是因为自己这件法宝的品阶不够?

    他有些好笑。

    想了想,祁云决定还是帮韩姓执事解下围,所以他笑道:“曹腾道友且慢,我这里还有一件法宝,想要拜托贵阁帮忙评定一番,不知如何?”

    曹腾心底顿时也有些不快,心道自己可是糜老的炼器师,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贵客了?

    随随便便一件法宝,也敢让自己评定?

    不过既然对方是当面提出来的,他自然也不好推拒,那不符合他们异宝阁的规矩。曹腾只能暗恨自己不该为了打韩姓执事的脸,故意选择了当面评定……曹腾脸上都懒得挤出笑容了,一脸不快的从祁云手中接过了又一件法宝,准备再次评定。然而这件法宝一入手,他的脸色就是不由一变。

    这件法宝……

    但见这件法宝看起来只如同一个普通的珠子,持在手中,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灵气波动。然而,曹腾毕竟是糜老的弟子,眼力高明,已经察觉了异样,这件珠子自从拿出来,似乎整个炼器室内一丝风也没有了。

    原本的炼器室为了炼器时候能够更好的掌控火焰,所以大都会刻绘一些稳固灵气波动的阵法。然而即便这样,显然依然有这么明显的感觉……这件法宝,不凡啊。

    曹腾脸色凝重起来。

    祁云在一旁好似漫不经心地道:“这件法宝是我前几年炼制的,材料用的不好,手法也有问题,实在不怎么样。就拿出来卖了吧。”

    韩姓执事却没有曹腾这样的眼光,他听在耳中,心底更沉……暗暗叫苦不迭。

    深悔今天真不该冒然去打扰糜老了啊。

    祁云提出这样的要求,曹腾肯定不敢得罪祁云。但过后,肯定又会把这笔账记在自己头上!

    糟糕,简直糟糕至极!

    前几年炼制的,材料用的不怎么好,手法也有问题……这些话只是听着,韩姓执事就已经觉得很不靠谱啊!

    这法宝,也能拿出来让曹腾炼器师评定?

    然而,出乎韩姓执事的意料,先前脸色还阴得简直好像能够滴下来水的曹腾,此时脸上却透着凝重之色,语气都不由变得客气了许多,“道友请稍候,我这就开始评定。”

    祁云淡淡道:“道友请。”

    曹腾当即开始了忙碌,手忙脚乱地用着各种器物,对这颗看似寻常的珠子进行评定。

    韩姓执事在一旁有些茫然,这情况……似乎跟他所想象的不太一样?

    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

    最后甚至已经用了一个时辰!

    然而,曹腾额头上不由冒出了冷汗,评定不出来,他真的评定不出来!虽然异宝阁有相对成熟的评定的流程,也有许多辅助评定的法宝,但这一过程中,依然对评定的炼器师有很高的要求。不然的话,岂非随便一个人都能评定了?异宝阁还花大价钱养这么多炼器师做什么?

    对于法宝上所刻绘符文的评定,对于真元运转流畅程度的评定……等等等等诸多方面,都需要炼器师自己的判断。

    但是,祁云拿出的这件法宝,太特殊了!

    而且上面的种种符文十分玄妙,似乎截然不同于曹腾所经常接触的符文,使得他根本无法判断。

    曹腾隐隐判断出,这应该是一件能够“定风”的法宝,十分特殊。品阶应该也很高,因为他深知自己的炼器室内刻画的阵法的品阶。这珠子居然远胜他的阵法,品阶可想而知。

    但具体如何……该给出怎样的价格……曹腾就不敢开口了。

    终于,曹腾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他连忙道:“道友且在这里稍等,这件法宝,我也不敢评定,我这就去请糜老过来。”

    说完之后,曹腾就匆匆离开。

    这种时候,也只有请更权威的糜老来做出评定了。

    韩姓执事却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曹腾离开,满脸的不可思议,居然连曹腾炼器师都不敢评定?

    风一前辈拿出的这件法宝,究竟是怎样的品阶?

    祁云端坐那里,他对于这个结果却不意外。倒不是说这件法宝品阶有多高,但炼制的手法有些特殊,这曹腾积累不够,自然不敢贸然评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