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棺中少女
    却说祁云进入到百花宫深处,却见百花从中竟然停着一尊棺椁!

    韦峻老祖不由吓一跳,这是什么鬼?

    如此风景如画、醉人心脾之地,却忽然多了一尊棺椁?

    而且最令人古怪的是,偏偏在祁云的感觉中,在韦峻老祖的感觉就中……都只觉得这棺椁与周围灿烂的百花交相辉映,竟没有丝毫的不协调。

    棺椁没有盖,祁云走上前去,就见棺椁之中正安静地躺着一个绝色的女子,分明正是他们之前所见的那个!

    她躺在那里,顿时使得整个百花宫中的所有鲜花都失去了颜色。韦峻老祖神念之中忍不住透出痴迷的念头,“就是她,我见到的就是她……”

    他的神念隐隐之间竟有些紊乱。

    祁云只好再次运转神识帮他稳固神念……只剩下神念的韦峻老祖,太容易被影响到了。

    韦峻老祖回过神来,老脸窘的通红。

    祁云仔细打量棺中少女,但见她一袭月白色的衣衫,双手轻放在腹间,安静地躺在那里,神态从容,似乎只是在沉睡一般。衣衫下露出的肌肤晶莹如玉,俏脸更是完美无瑕,即便是祁云看着,也有一种似乎多看一眼都是亵渎的感觉。

    美的惊心动魄。

    嗯?

    而正在此时,祁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气机的波动,他若有所思地望向了手中的玉盘,玉盘微微晃动,发出一声声道音。

    道音悠悠,清冽入心。

    祁云感觉到了一股抗力从玉盘之中传来,他思索着松开手,就见那玉盘自行飞了出去,虚空微微盘旋,一圈圈月白色的光晕围绕着玉盘幻生出来,光晕中心,似乎一个白衫少女翩若天仙。

    那少女轻移莲步,缓步步入棺椁之中,与棺中的少女融为了一体。

    祁云眉心第三神眼张开!

    就见棺中那安静躺着的少女,原本如同一个精致的瓷器一般,虽然美貌无双,但却始终透着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然而,随着玉盘飞落到她的腰间,却使得那少女似乎从九天谪落到了尘间。

    少女微微皱眉,而后,竟然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对灿若星辰的眼睛,漆黑的瞳孔透着几分茫然,搭配在如玉一般的脸颊上,让人不由心生涟漪。

    她醒了!

    她竟然醒了?

    韦峻老祖惊得跳起,这个尘封无数年的少女,居然醒了过来?

    祁云望去,就见四周的那无数鲜花开始快速地枯萎,一道道灵光从一株株鲜花之中流溢出来,渐渐汇聚到了棺椁之中,那少女身上。每一朵鲜花至少都是一株天地灵药!如此雄厚的灵气汇聚在一起,该是何等庞大?

    少女的肌肤渐渐变得更加水嫩,神色变得更加安详,气息也渐渐变得更加凝实……力量渐渐恢复,支撑着她从棺椁之中坐了起来。

    她有些茫然地望向四周,似乎一切都很陌生。

    最后,她的目光停在了祁云的身上,眼底深处露出一点点的迷茫,片刻后,她轻轻叫道:“爹爹?”

    祁云一僵,很是哭笑不得。

    韦峻老祖也顿时傻了……

    祁云当然不可能有这么一个女儿了……他试探着问道:“姑娘,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女似乎很吃力地在想,“我……月儿。这里是……家。”

    祁云思索了下,继续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自称“月儿”的少女却想不起来了。

    祁云又试探着询问了一些问题,少女却都给不出答案,似乎所有的记忆都已经缺失了。祁云也无奈,没想到进入这月宫之中,满宫的灵药都没拿到,只是捡了这么一个少女。

    祁云想了想,说道:“姑娘,我们是外来者,闯入到了这里,抱歉。我们现在打算离开了,你是怎么打算的?”

    月儿少女望着祁云,脸上竟透出几分依恋的神色,“爹爹……”

    ……

    祁云最后还是把这个叫月儿的少女带上了,这“月宫”背后似乎有不少秘密被湮没,带着这少女,或许还有解开这些疑团的一天。

    至于为什么会叫自己爹爹……祁云也哭笑不得。

    他试着纠正了几次,然而完全没用。

    祁云想想,会不会是因为这少女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所以喊自己“爹爹”?还好还好,没喊成“娘”。

    既然带上了这少女,祁云自然察看了一番她的修为。但见她虽然汲取了百花宫内所有那些天地灵药之中的灵气,但她本身仍然没有丝毫修为在身,并未开始修炼。如果以如今修仙界惯常的修为等级而论的话,大约也就是后天境初期?

    祁云斟酌了下,试探着传授她修炼功法。祁云梦中有诸多记忆的功法,他思索一番,还是试探着选定了一门——“太阴玉蟾诀”!

    这是梦中记忆之中,“月宫”一派的功法传承!

    若这少女真的与月宫有关的话,修炼这一功法,应该会唤醒一些记忆吧?

    祁云计议已定,便唤过那少女道:“玥儿,以后我便喊你玥儿吧。我这里有一套功法可以传授给你,你修炼一番,争取尽早有了自保之力。”

    祁云给她易“月”为“玥”,也是为了避免一些可能的麻烦。

    韦峻老祖神念化形出来,不过他此时的样子可比当初祁云在他们韦家所见要风姿俊朗的多了!韦峻老祖笑道:“我这里也有一些功法,最适合女子打牢基础!”

    祁云望他一眼,有些好笑。祁云笑道:“不必了,修炼是这一门即可。”说着,祁云开始不断背诵太阴玉蟾诀的功诀,一字一字传授于玥儿。

    祁云念的速度很快,而且也不解释。

    韦峻老祖在一旁听得不由连连皱眉,这么快的速度,而且这一功法如此深奥,玥儿姑娘要怎么修炼?

    韦峻老祖很替玥儿焦急!

    “太快了,风道友,你念的实在太快了!”

    “太快了太快了,慢一些!”

    “‘玄炁’是什么意思?‘紫盖’又指的是什么状态?”危急老祖连连皱眉,他是元婴境界,但对于祁云所念的这一功法,都觉深奥难测,难明其意。

    这玥儿姑娘看来并未开始修炼,又怎能明白的了这么玄之又玄的精深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