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题字活人!
    却说韦家的一众弟子一个个都得了祁云的题字,人人脸上都带着惊喜难抑之色。

    而此时,丁易忽然道:“风道友,我也有一些修炼之中的问题,可否向道友请教一番?”

    祁云微微惊讶,没想到丁易居然也能舍下这个脸来。

    “丁老客气,你我交流一番便是。”

    祁云眉心之中第三神眼张开,对于丁易的问题也有所猜测,后者只怕是因为年岁渐长,却始终未能突破,所以心下焦虑。也因此,他才会舍下脸皮主动请教。

    祁云斟酌了下之后,同样是提笔写字,“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丁易望着祁云所题的十四个字,神色连连变化。

    祁云显然已经看透他的症结,而这十四个字写下来,顿时让丁易感受到了一种枯木重生,冬去春来之意。

    虽然,这些问题也绝非祁云一幅字所能解决,但祁云这幅字,却透出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使得丁易也不由动容。他微微闭目,只觉真元从四肢百骸之中悄然生出,在原本已经渐渐干涸、枯朽的经脉之中流转,生机一点点衍生。

    在众人眼中,短短不过片刻功夫,却见丁易已经好似忽然变了一个人的模样,身上竟然透出一种勃勃的生机。

    “多谢风前辈。”

    丁易起身,郑重地以弟子礼,向祁云道谢。

    虽然,距离解决他的问题还有很大的差距,还需要他付出很多的努力;也或许,因为寿数限制,他终究无法跨过这一道瓶颈。

    但是,祁云的十四字,却重新给了丁易这份韧性!

    这是活人之恩!

    丁易的变化自然也落在了众人的眼中。

    厉害。

    真的太厉害了!

    丁易真人是何等修为?但风前辈题一幅字,居然让他也有这么大的收获?这岂非是说,至少在这一点上,风前辈甚至比丁易真人也高出一个层次?

    这一下,韦家众人也坐不住了。

    但林晦真人更快,他已经一个抢步上前,同样是恭恭敬敬地持了弟子的礼仪,“风前辈,弟子也想请前辈指点一番。”

    他更干脆,直接都以“弟子”来自称了。

    其他真人都醒悟过来,这是何等的机缘?怎能平白放过?所以一个个纷纷上前请教。

    他们这些人虽然在蛮州一带平素被人恭维为“宗师”,但其实毕竟只是金丹境界!没有一个跨过瓶颈,破丹成婴。那么所谓的宗师,其实在元婴老祖眼中,根本不足一晒。

    眼下,忽然遇到了这样的机缘,是韦家弟子的机缘,岂不也是他们的机缘?

    他们比旁人更加迫切,更加希望能够有所感悟!

    韦家人更坐不住了。

    韦坊和韦塘都是心下大悔,就知道!修仙之路何等艰难?能够遇到这样的机缘,自然谁也不肯轻易放过?所以,韦坊和韦塘互望一眼,当即也都舍了面皮,纷纷上前,同样是持弟子礼,向祁云恭恭敬敬地道:“我等也想请风前辈指点一番。”

    祁云左右也是随手所写,当即请众人起来,“诸位道友何须如此客气?你我一同来交流一番便是。”

    他也一一思索众人所遇到的问题,而后信手书写,留下自己感悟。

    又是一幅幅文字题下。

    而韦坊这次机灵了,见祁云还是在宣纸上题字,这种纸上所留的文字哪里容易保存了?而且重点是其中所蕴藏的道意,一旦装裱之后,只怕也会失色许多。

    所以他立刻偷偷吩咐下人去拿了竹简过来,请祁云在竹简上题字,无疑要容易保存的多!

    还可以这样!

    众金丹宗师们都是顿悟,一个个纷纷拿出其他更易保存的材料,有拿玉器的,有拿法宝的……显然要长久保存。

    韦坊更是打算好了,这要作为他们韦家的传家之宝!

    ……

    祁云也不以为意,他此时的修为,哪怕是在法宝上留下文字,蕴藏道意,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其实他所题的字毕竟是针对每个人遇到的问题,其实在他看来,长久保存的价值不大。

    但他这么想,其他人可不这么想!

    很快,祁云又题了数十幅字。

    不过,此时韦家的后山深处,却传来了一个声音,“风道友,可否劳你过来一叙?老朽有一事相求。”

    “韦家老祖?”

    “老祖宗?”

    众多金丹宗师、以及韦家的金丹真人,一个个都是凛然。很显然,祁云的这份表现,把韦家的这位老祖都给惊动了。

    韦坊连忙道:“风前辈,传音之人是我韦家老祖,他行动有些不大方便,所以可否请您过去一叙?”

    祁云自无不可。

    于是韦坊亲自前头引路,带着祁云进入他们韦家后山。

    很快,祁云便跟着韦坊来到了韦家后山的一处深潭之畔,一来到这里,顿时只觉一股寒气沁骨。这里的寒气,竟比纯阳宗的苦寒之地还要更冷,根本不适合人修炼。

    祁云目光一跳,看来韦家的这位前辈,真的是有什么麻烦……

    “风前辈,这边请。”

    韦坊已经运转了真元,就见身上青光莹莹,头顶浮现一枚如意法宝,将他周身护住,这才能够继续深入。

    祁云修炼八九玄功之前,对抗这样的寒气已经轻而易举;而八九玄功又是玄门上乘功诀,肉身炼体的一种极上乘的神通,对抗这寒气自然更不在话下。

    所以,韦坊战战兢兢如临大敌,一旁的祁云却是闲庭信步毫不费力。

    韦坊看的大为叹服……

    终于,连连穿过了数道禁制,才进入深潭深处。

    只见深潭之中,四周岩壁上伸出了十六根泛着寒光的铁索,铁索的末端都锁在了同一个人的身上!

    但说“人”,其实只怕很多人来到这里都不会这么觉得……却见铁索所锁之人十分枯瘦,几乎就是枯皮包裹在骨头上,看着颇为渗人。

    韦坊显然已经看的多了,丝毫不以为怪,恭恭敬敬地见礼,“老祖宗。”

    显然,此人便是韦家的韦峻老祖了。

    “让道友见笑了……”从那一副“枯骨”上传出了韦峻老祖苍老的声音。

    祁云目光在十六根铁索上逡巡一番,“道友的神魂被封印在了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