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抄疯了!
    却说因为祁云所提的两幅字,正正写入了韦潭和韦渐这两位弟子的心底,所以两人都是神色动容,激动难抑,受益匪浅。

    其他弟子看在眼中,自然也难掩羡慕,一个个纷纷争抢着上前,想要表演法术。

    祁云也来者不拒,只要斗法了的,他都一一题字,将诸多问题的解决之道,化作文字留下。

    转眼又是两个弟子斗法结束……

    “嗯,你的问题是法术的运用上,有些太过僵硬,失之变化……”丁易真人也是多年的金丹真人,对于这些弟子存在的问题,自然是只要他们施展一遍法术神通,丁易真人立刻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

    然而,平时他开口说话时,这些弟子都是凝神静听,如饥似渴。

    但这一次,一个个却摆出洗耳倾听的样子,眼神却忍不住一直往祁云那边飘……

    丁易真人也无奈,但让他指出问题可以,提出解决的办法也不是不行;然而法术之中的问题,哪里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少不得要该弟子花费时间去琢磨推敲,慢慢改进。

    然而祁云呢?

    他只写一幅字……

    要说效果,其实跟丁易真人长篇大段费心教导没什么区别,然而种种意境蕴藏在文字之中,不但看着高大上,而且确实有助于弟子平时揣摩。

    所以,丁易真人无奈的时候,对于祁云的这种技巧也很佩服。

    想做到这一步可不容易!

    丁易真人心胸也算是豁达,所以他洒然一笑,干脆直接对那弟子说了,“你去请教风前辈,看他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吧。”

    “是。”

    那弟子一喜,正愁没有理由呢!

    他当即来到祁云的身前,恭恭敬敬、又饱含期待地道:“风前辈……”

    祁云一样的待遇,“拿笔。”

    这时候,谁还会质疑祁云非要笔墨纸砚?早已经有人候在一旁,一听祁云开口,立刻各个欢天喜地地争抢着送上来,“风前辈,用我的,用我的。”

    “我这边也有!而且是最上好的白云笔!”

    “我的墨已经研好了!”

    “……”

    祁云随意取了一支笔,浓浓地蘸了墨汁,在一旁递上的宣纸上笔走游龙。周遭一众修士,不只是韦家众弟子,连同韦家的一众金丹真人,连同其他的那些宗师人物,无不翘首以盼,一对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祁云手上,看着他写下一个个文字。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那弟子顿时只觉沧桑变化,尽数蕴藏在这十四字之中。松柏劈成薪柴,桑田会化作沧海……变化意境,蕴藏其间。

    仅仅十四个字,已经令他登时意识到了法术运转之间的问题,陡然间打开了思路。

    望着这十四个字,顿时体悟到了其中的千变万化。

    “谢风前辈!”

    那弟子一脸惊喜。

    ……

    后面的事情就更简单了……一个个弟子,拼命争抢着上前斗法,一个个极尽卖弄自己最擅长的法术,而后一个个来盼着风前辈题字。

    后来,那些另请来的宗师也都干脆不再多说了,直接打发众弟子去向祁云请教。

    祁云也来者不拒,一一题字。

    有法术根基不稳固的,祁云题:“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那弟子顿觉自己仿若化作青竹,根基深扎山石之中。他也顿时变作一脸的惊喜,深知日后不住潜心揣摩这一幅字,定然会让自己的根基变得扎实许多。

    也有气魄不足的,祁云题:“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有太拘束的,祁云题:“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

    再往后面,那些弟子们斗法的心思都没有了,哪怕两个人站在斗法台上,一个个所想的也不是怎么击败对手,而是怎么充分演示自己的法术,从而让风前辈可以从中找出问题,针对题字,解决自己的问题。

    所以,一个个弟子斗法越来越“假”,与其说是斗法,不如说是两边互相配合之下的法术“表演”。

    祁云也不计较,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特别是“第三神眼”的神通修炼越发精深,神目一张一合,这些弟子只是站在身前,种种问题缺陷已经看的清清楚楚。

    而他如今虽然还未完全掩掉神目的神光,但有斗笠的掩饰,也不怕被人看破。

    所以,祁云写的越发效率。

    韦坊家主和韦塘他们在一旁也早都已经看的目瞪口呆。有对此事知道一些内情的,都是对两人大为钦佩。怪不得人家是家主,是家族长老,看人家的眼光!他们都在质疑风前辈的水平时,只有他们两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要举行这一次族比。

    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果然证明了他们的眼光!

    但其实,韦坊他们心中也是万马奔腾……虽然他们有想过风前辈水准很高,只要肯指点,定然会对韦家的弟子大有帮助。

    然而却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居然高到了这样的程度啊。

    一幅幅文字留下……

    其实韦坊的心底在滴血。真的,风前辈这么高的水准,结果却只是给这些弟子题字,解决他们的一些问题,不嫌太杀鸡用牛刀了么?

    早知道如此,说什么弟子的族比啊?直接说他们韦家金丹真人的族比不就好了?

    ……

    却说祁云这边题字越来越快,到后面那些弟子上台一露手段,祁云就开始题字。但这些弟子过来一看,一个个却是惊喜难掩,很显然,祁云只是瞥一眼,却已经看透了他们的问题,而且巧妙的将解决的方法融在了笔下的诗词之中。

    所以,韦家足足百余个参加族比的天才弟子,居然只用了不足一个时辰,祁云就已经一一题字完毕。

    留下了百余句诗词!

    每个弟子都手捧着一幅祁云所写的诗词,在那里如饥似渴地参悟着,甚至连回洞府的这么一会儿功夫都舍不得浪费!

    而这些对祁云来说,其实不过是随手而为,根本没有耗费什么精力。

    题下的百余句,让韦家的一个个弟子受益匪浅,但其实对祁云的消耗、所花费的心血而言,甚至不如传授给他在纯阳宗那几个弟子的一幅观想图。

    他甚至还很有余暇地想着,也就是这一世界不重诗词,否则的话自己抄了这么多,一定技惊四座,文流千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