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蛮州韦家
    韦塘小心地驱使着小舟引路,祁云飞身进入舟中,依然戴着斗笠,虽然感觉奇怪了些,但天下修士性情古怪的不在少数,所以韦塘也不会多想。

    倒是他的小女儿韦浅儿一直在好奇地打量着祁云。韦塘的两个女儿,一个叫韦清儿,一个叫韦浅儿。

    她们年龄都不大,刚刚开始修炼,修为还都粗浅的很。

    原本两人心目中一直觉得父亲就是最厉害的!但今天的连番遭遇,才让他们知道,原来还有人可以比他们父亲更恐怖。

    韦清儿毕竟年龄要大一些,还比较矜持,韦浅儿就不同了。

    她看了祁云半晌,觉得后者虽然遮掩在斗笠中,但似乎也并不十分可怕。所以她趁着韦塘不注意,忍不住就溜达到祁云的身旁,“老爷爷……”

    祁云神色一僵……

    老……爷爷?

    一旁的韦塘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虽然眼前此人的实力,给他很大的压力,使得他一直以“前辈”相称。

    但前辈,和老爷爷可是完全不同的称呼啊!

    韦塘心头一紧,很多修士漠视生命,为了这点小事直接动怒的也不在少数!

    “前辈……”

    韦塘连忙向祁云喊道。

    祁云摆摆手示意没什么,反而和颜悦色地向韦浅儿道:“有什么事情么?”

    韦塘这才松口气,狠狠瞪韦浅儿一眼,这小丫头,一点儿也不省心!韦浅儿却心底委屈,自己父亲韦塘都称呼对方为“前辈”,那自己喊一声“老爷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吧?

    韦浅儿不敢再胡乱说话。

    一时无话。

    韦塘略略加快了速度,大约一个时辰的功夫,已经出了这一片水泽,远远望见了一座连绵的雄伟山脉,如同一只盘伏的长龙。

    斗笠下,祁云的目光在那山脉的形状上停留了片刻,这山脉还真的很像啊。

    韦塘心下略宽,向祁云笑道:“前辈,前面就是我韦家所在了。”稍稍停顿了一下,韦塘又试探着问道:“前辈……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前辈。”

    “风一。”祁云随口报出一个假名。

    “原来是风前辈。”

    韦塘自然是没听过这个名号的,不过天下修士何等之多?强者不计其数,他没听过自然也很正常。

    行不多时,韦塘便带着祁云来到了隐龙山脚下,但见眼前无数楼阁彼此相连,大致估量一番只怕不在万座以下。可见,蛮州韦家虽然算不得最顶尖的势力,但也相当不俗了。毕竟有元婴老祖坐镇,万年传承,慢慢积累起来的底蕴,自然也是十分深厚的。

    韦塘一面小心地在前面引路,一面热情地为祁云介绍着他们韦家的大致的情况。

    不片刻,他们一行众人已经是来到了韦家门前。

    “韦塘长老!”

    “韦塘长老!”

    韦家门口的两个守卫,看见祁云一行人之后都是连连向韦塘施礼。韦塘向他们微微颔首,却立刻转头笑着对祁云道:“风前辈,且随我先进去,我立刻就让人去通知我韦家族长韦坊。”

    祁云道:“不必如此麻烦,此番叨扰,只是为了寻一处修炼之地。”

    韦塘连连道:“不麻烦不麻烦。”

    说着,他就转头对那两个守卫说道:“你们立刻去后面通知韦坊族长,就说有贵客到访。”

    “是。”

    那两个守卫不敢怠慢。

    韦塘是他们韦家的长老,而且年纪轻轻就已经结丹成功,结成的还是上三品金丹!可谓是潜力无穷。但哪怕韦塘长老,都一口一个前辈,此人来头该有多大?

    不提这些守卫如何去通禀韦坊,却说韦塘引着祁云进入韦家,但见里面山水相连,亭台交错,暗暗契合某种阵法。

    再往前走没多久,就见一行人快步朝着他们迎了过来。

    “欢迎欢迎,在下韦家家主韦坊!”说话的是个中年的汉子,一脸的热忱。

    祁云还礼,“韦坊家主,打扰了。”

    他依然没有摘下斗笠。韦坊也毫不见怪,一见面就亲自上前迎住祁云,连连道:“道友肯来我韦家,那是我韦家的荣幸。我听韦塘传讯,道友是想要寻觅一处修炼之地?尽管放心,我韦家位于隐龙山下,灵气极为充盈,稍等就让道友随便挑选!”

    “多谢韦坊家主。”

    祁云当然明白,韦家如此热情,一方面是因为祁云救了韦塘一行;另一方面肯定也是看重祁云的实力。

    不过无妨,他身为纯阳宗门人,结成十转无上金丹,自然有他的气度。

    其实,若真的把祁云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只怕还真就正如韦坊家主所言,祁云肯来他们韦家,那真的是他们韦家的荣幸!

    韦坊想要设宴为祁云接风,不过祁云却不耐烦这等应酬,婉言推拒。韦坊便也不再坚持,亲自引着祁云去挑选了一处洞府。

    祁云对这里也颇为满意,韦家上下还算客气,再加上这里确实是修炼的宝地,所以祁云便也安心在这里稍停了。

    韦坊见祁云选定,笑道:“那道友便在这里修炼吧,还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我们说!”

    “好,多谢韦坊家主。”祁云道。

    说完,祁云屈指一弹,一口手掌大小的青色铜钟飞出,缓缓落到了韦坊的身前。祁云淡淡道:“叨扰之处,心中着实有些惭愧,正巧手中有这么一件小玩意儿,还望韦坊家主不要嫌弃。”

    韦坊故意面露不悦之色,“道友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便是,说什么惭愧?”

    他想要把那铜钟推出去,不想要。

    对他来说,对方随手拿出的一件法宝,怎比的了他这样实力强大的存在的一个人情?

    ——韦坊已经听韦塘提起祁云救他之事。

    然而,韦坊拿起那铜钟,就准备要交还给祁云的时候,却忽然双眼一直,呼吸都忍不住变得沉重了几分。

    这法宝,这法宝……

    韦塘在一旁看的大急,他好心请祁云过来,若是收了后者的谢礼,那算什么?

    他连连以目示意韦坊,但见韦坊却长长吐出一口气,恭恭敬敬地向祁云施礼,“多谢前辈了。我等不敢再打扰前辈了,这就告退。”

    韦塘还想说话,已经被韦坊拉着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