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却说祁云从水泽之中飞出,立刻就察觉到了隐约传来的灵气波动……有人在附近斗法?

    祁云仔细分辨,斗法层次停留在金丹境界。

    不过,似乎有一股透着魔族的气息……

    在东海瑶池,在千傀门,祁云已经几次与魔族交手,对于魔族的气息并不陌生。

    自从祁云揭破了东海瑶池的密谋之后,天下所有势力哗然,八百余州,所有势力都掀起了清剿魔族的战斗,却是没想到,远在这里也未能避免。

    此时正好碰上,祁云当然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所以他披上那斗笠,气息顿时变得陌生起来。

    而后,祁云就果断地朝着斗法气息波动的方向摸索过去。

    ……

    水泽深处。

    一艘小舟上乘坐着三人,其中一人年纪较长,大约三四十岁的模样,白衣长剑,相貌颇为俊朗。只是他必须要护着身后的两个少女,又被三个魔族联手围攻,顿时捉襟见肘,显得颇为狼狈。

    他身后的那两个少女,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也持着一口长剑,但明显尚未筑基,连自保都做不到。

    而另一个年龄更小,只十来岁的模样,修为就更弱了,那男子只能全程护着她。

    对面的三个魔族看出了便宜,种种法术神通倒是有半数交到了两个少女身上,逼得那男子不得不拼命维护,使得他几次因此而受伤。

    越发艰难……

    “爹爹,不要管我,快带着妹妹逃走。”

    “不,带姐姐走!”

    两个少女也很懂事,都看出了症结。那个年幼些的已经被吓哭了,一面哭着,却一面伸手去推男子。

    对面的几个魔族看在眼中,一个个越发“哈哈”大笑起来。

    “好一对姐妹花。”

    “最喜欢这种年幼可口的了。”

    “好妹妹,不要走,叔叔疼你……”种种污言秽词不住从他们口中传出。

    那男子气得脸色都发青了,只是对方势大,他也无计可施。终于,这男子眼中露出一抹果决之色,手中的长剑忽然倒转,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击杀!

    没办法,他一直不想这样做,但是,与其落到这些魔族的手中,还不如让他亲手杀死。

    男子的眼睛不由闭上,眼角泪光闪烁,心痛如绞……

    锵!

    但就在此时,祁云正好从一旁赶来,目睹了这一幕,连忙出手,丢出湛泸剑,虚空一道青光闪过,顿时将那男子的飞剑击飞!也将他的一对女儿从他的剑下救了下来。那男子心中一惊,回头却见身旁光芒一闪,已经有个陌生男子站到了身旁。

    却见来人一身普通的衣衫,却戴着一顶颇为怪异的斗笠,面貌似乎平平无奇,但这男子在脑海里仔细回忆,却觉得似乎完全没有看清楚。

    这男子也颇有眼光,顿时猜出来人实力定然十分恐怖,所以才能给自己这只感觉。

    “前辈小心……”

    那男子来不及多说,见那三个魔族已经趁着祁云刚到出手偷袭,惊得连忙一声大喝喊了出来。

    他与这三个魔族交手许久,深知这三个魔族的实力。

    他们每一个实力至少都在金丹后期,真元积累十分雄厚。而且三人手段十分诡异,诸多变化,这也是他几次受伤的原因之一。

    见三魔族联手攻来,那男子心中一惊,虽然觉得这位“前辈”实力恐怖,但这种局面未免有些太凶险了!

    然而,三个魔族施展了三种各不相同的诡异手段,其中一种脚下忽然拖出两道影子,化作了两道隐蔽的钩锁,蓦地从水波之中穿过,钩在了祁云的脚下!另一人手中却忽然多了一个草人,他拿在手中,冲着祁云一晃,那草人竟然咧嘴笑了起来。

    最后一人手段看起来没那么诡异,就见他忽然朝这里扑来,半空中,身子陡然化作了一头灰色、长足有丈余的灰狼。

    恐怖,太恐怖了!

    那男子心底一沉,这三个魔族一上来就祭出全力,根本无法招架。

    然而,他刚刚转过这个念头,立刻就目睹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祁云在三个魔族手段尽出之后,才抬起头来,眼中似乎还掠过了一丝颇有兴趣的意思。而后,他好像很随便的伸手一抓,脚下两道隐蔽的钩锁顿时被他抓中。

    锵锵!

    那个魔族连连运力想要夺回,但那两道钩锁却像是定死在了祁云手中一般,他几次运力连晃动一下都做不到!

    另一头灰狼扑在身前,祁云的另一手随手一按。

    悄无声息……那头灰狼顿时如同一只乖乖的驯养的家犬一般,登时就匍匐在了祁云的脚下。灰狼背上青筋突起,连连挣扎,但连直起身子都做不到!

    只有最后那个手中握着草人的魔族——那持剑男子也愈他交手过,这魔族手段当真诡异,一旦被他的法术所束缚上,立刻就会受到草人的干扰。那魔族将草人摆出什么动作,就会身不由己地随之而动。

    诡异非常,也恐怖非常。

    这魔族,也是之前对他威胁最大的一个!

    然而,那男子分明看到,祁云好似根本没有察觉对手的手段,已经被草人法术所锁定!

    男子一惊,这么一来,纵然其他两个魔族都被禁锢,也完全没有作用啊。

    对面的那个魔族也是大喜!他的法术诡异,所以往往很多实力远胜于他的人,都会一不留神着了他的道,只能饮恨于他手下。

    现在又多了一个!

    他最喜欢虐杀这种实力强横之辈了。

    那魔族连连驱使手中的草人,将草人摆出了诸般姿势!然而,完全没有任何反应!他心中一惊,连忙察看手中的草人,分明锁链还在啊。

    古怪,古怪。

    那魔族心中骇然,再次尝试,将草人摆出了十八般姿势。

    然而,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对面的那个戴着古怪的斗笠的人族,甚至还摆出了一副饶有兴致的姿态,在打量着他手中的草人……一只手中抓着两根锁链,锁链另一头一个魔族满头大汗。

    另一只手按着另一个魔族,后者连连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出……

    这个握着草人的魔族终于脸色大变,开始意识到,他们这次真的是撞到了铁板了!

    逃。

    快逃。

    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