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归来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你有罪
    却说祁云将那一缕破界之焰收入到兜率紫火图中,顿时被兜率紫火所吞噬!祁云隐隐感知,那一缕紫火隐隐约约又壮大了几分。

    这等火焰,都是夺天地造化的存在,需要吞噬其他火焰灵气才能壮大。

    比如祁云最初观想出兜率紫火,就是因为在炽火城的“九天之火”上,借助身下无穷九天之火的火海的力量,生就火焰。

    祁云一面感知,一面也在继续赶路。

    从木龙真人的口中,祁云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他们果然是一小股的魔族,被魔界的“圣主”派遣,来到这里藏了下来,看守布置在此的一座祭坛。

    只是,木龙真人也只知道这祭坛关系重大,至于究竟是何功用,他却也不大能说得清楚。

    “圣主”,应该便是魔界之种最强的存在了。

    从木龙真人口中,祁云对魔界更加了解。

    魔界与他们人界不同,虽然各大势力也有强弱之分,但诸如纯阳宗、十方宗等等,基本都是互相独立的存在,谁也管不了旁人。正是因为这样,东海瑶池才能潜伏千年之久。但魔界却有一位最强的存在,他们都称之为“圣主”,是魔界之种的第一人,整个魔界都在他的统治之下,不敢有人忤逆他的意思。

    当然,魔界之中也有诸多不同的传承,也有类似于“宗门”的存在,但这些势力,基本都不敢违抗圣主的命令。

    木龙真人说话也是遮遮掩掩,这些基本的消息说的很畅快,但设计到细节,却又畏畏缩缩不敢细说。

    祁云再喝问,木龙真人就苦笑连连解释,“真人!我等离开圣界时,都被圣主施加了秘法诅咒,一旦说出不该说的东西,就会立刻被夺去了性命。”

    祁云想想东海瑶池的那几个弟子,看来这木龙真人所言只怕不虚。

    但不论如何,这“祭坛”,只怕同样关系重大!

    毁掉。

    祁云当即毫不犹豫地直奔着地宫深处的祭坛的方向飞去。这一次有了木龙真人在身旁,祁云前进的速度自然更快,不多时,便已经到了祭坛的附近。

    但见眼前一尊炉鼎,四周无数魔焰环绕,炉鼎上下飞舞,竟是在虚空之中时隐时现,不住穿梭于被割裂的空间之中。

    破界之焰?

    祁云很是欣慰!

    袖里乾坤!祁云大袖一拂,顿时好似遮天蔽日,恐怖的神通力量顿时将那一缕缕魔焰摄入袖中。

    转瞬间,那些破界之焰就被送入到了兜率紫火图中!

    兜率紫火顿时也雀跃起来,连连吞噬!

    祁云清晰地感知到了兜率紫火的壮大!他心中很是欣喜。平时祁云也不住观想兜率紫火图,这一缕紫火自然也在不断壮大中。但吞噬一缕破界之焰,至少能抵了他数日的观想的苦功。

    这哪儿还会客气?

    祁云每一拂动袍袖,都会摄入一缕破界之焰,而后驱使兜率紫火轻松吞噬!

    不过转眼功夫,炉鼎旁边的那墨色的破界之焰已经被吞噬大半!

    后来,祁云实在觉得这样太不效率,所以他干脆神识一动,直接放出了兜率紫火,就见紫火流转之间,虚空之中不住追着那些破界之焰吞噬。

    那一缕缕深墨色的火焰,一感知到兜率紫火的迫近,顿时就会惊恐地四散逃逸,火苗乱窜。

    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破界之焰,在兜率紫火面前却是狼狈不堪!

    炉鼎之中,素来冰清自持的圣女,也忍不住流露出了几分惊怒的情绪波动,怎么会这样!这紫火究竟是何种火焰?怎么会有这么强的神通威能?

    但一缕缕魔焰被兜率紫火所吞噬,她的秘法也不得不中断下来,感受到冥冥之中的联系已经被阻隔。

    她的识海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道愤怒的情绪。

    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怒火!

    秘法中断,但圣女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她翩然从炉鼎之中飞出,一身墨色的衣衫,衬得她肌肤如雪。但身侧却有无数的魔焰环绕,拿炉鼎之中,更是熊熊如同火海一般的魔焰。

    兜率紫火中顿时传出了欢悦的情绪,如果不是祁云压住,只怕立刻就要飞扑上去了!

    资源,都是它壮大的资源!

    圣女从魔焰之中飞身出来,好看的眉毛微微蹙在一起,“人族,你过分了。”

    从她飞身出来,不,甚至是从一靠近这炉鼎开始,木龙真人和千蛇子两人就已经在不住地瑟瑟发抖;而等圣女出现,两人更是身不由己地叩俯下去,神情谦卑,不敢抬头。

    祁云却不以为意地笑道:“什么强盗逻辑?你们在我们人界兴风作浪就可以,我们来管下你们反而是我们过分?”

    圣女不屑理会,冷冷道:“我已经感受到了圣主的怒火。”

    祁云也不屑,“我也感受到了我的怒火。”

    木龙真人和千蛇子简直看的瞠目结舌……圣女在他们魔族之中地位崇高,而且圣洁出尘,平日里他们见到圣女都是跪伏叩首,只觉多看一眼似乎都亵渎了她。但现在,这个人族金丹,居然敢这么跟圣女说话?简直胆大包天!而且,这份心性定力,也着实可怖。

    但他们两人却只觉自己整个灵魂都在颤栗,隐隐之间似乎有些羡慕祁云的态度,但他们又觉只是这个念头,自己就已经罪大恶极。

    “你有罪。”

    圣女冷冰冰地下了判决。

    就见她伸手一指,之前装盛着她的那炉鼎飞起,化作一道墨光,径直飞旋着向着祁云的头顶压去。

    “啧啧,这是你的洗澡水么?”祁云一面道,一面飞出一掌抵住炉鼎。

    圣女白皙如玉的脸颊上顿时滑过一抹嫣红,“竖子!”

    炉鼎轰然坠落!

    这炉鼎看着轻轻巧巧,但其中竟是蕴藏着无边恐怖的威能,飞落直下,竟是震荡的空间不住碎裂出一道道裂痕。

    但祁云此时却不再压制兜率紫火,就见那紫火顿时化作一道紫线,已经没入了炉鼎之中!

    吞噬!吞噬!吞噬!

    兜率紫火连连吞噬着其中的那一缕缕魔焰,不住壮大着自身。

    祁云摇头,“明知道我有手段对付,还要拿出来,你们这些人啊,是不是上一世都是送财童子?”